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饭】抉择

概要:在加入彩虹和调配到AGIGN之间,Julien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AGIGN:GIGN的分支,属于区域应急部门,开设在法国13个地区,建设目的为更高效迅速地完成任务(毕竟GIGN就萨托利一个总部,有些地方赶过去大概还是不够快)

*大盾盒饭友情向。

 *轻微原著涉及,不影响阅读。


 

第三圈。

Julien踩着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第三次路过作为训练设施的那栋大楼时,他放慢脚步,小跑着拐了弯,绕到大路,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草坪上享受着傍晚的威风,伸直双腿稍作休息。

夜晚的基地静悄悄的,全然没有了白天的喧闹,道路上也没有来来往往的车辆,在没有训练和任务的夜晚,萨托利基地总会保持着一部分沉寂。至于办公楼,Julien偏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大楼还闪烁着灯光,隐约有忙碌的人影,即使作战人员休息了,其他部门的工作也一刻不曾停歇,维持着GIGN的正常运转。

他还不想回家休息,至少现在不想,Julien压住膝盖坐着拉伸,他经常在清晨或者傍晚绕着基地跑步,偶尔能遇到其他刚认识不久的同事,他们对他这个新加入的年轻人总是展现出十分友好的态度,会笑着对他打一个招呼。Julien没用多久就熟悉了这个基地的一切,尽管他刚加入不到半年,就已经因为乐观坚定的性格和出色的能力,以及对武器的独到见解而小有名气,他才25岁,任何人都十分看好他的前途。

前途,Julien抓了抓头发,金色的短发末梢被汗水黏在脖子上,不过不用担心,晚风会很快把汗水吹干。他又烦躁地拽了拽T恤胸口的部位,试图扇出风来让自己更凉快一点儿。

——他的前途很光明,无论是留在GIGN,还是另寻出路。Julien很清楚这一点,GIGN很需要他这样的人才,年轻,有能力,或许经验不够充足,但时间会弥补一切。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就在不久前,Julien接到了AGIGN的邀请,上面希望他去分部工作,地点正好在他的老家图尔。

没什么不好的,Julien很快决定答应这件事,他的父母总是放心不下最小的孩子,每周都要和他打一个电话,或者聊一会儿视频,他的哥哥姐姐都留在了图尔,每周的家庭聚会里他是唯一缺席的那个。为了表示家里人没有忘记他,他们总是喜欢在晚餐的时间打开视频,一边享用家庭聚会的丰盛晚餐,一边邀请视频那头的Julien加入他们的聊天。Julien对此哭笑不得,他在电脑后面啃着干巴巴的面包,饥肠辘辘地盯着屏幕中那一桌美味的晚餐,却一口都吃不到。

他不太擅长做饭,也没时间为自己准备大餐,GIGN的工作很忙,他们甚至要24小时投入工作,不可能给他时间去超市买菜。为了和家人视频,Julien只好放弃了去餐厅饱餐一顿的打算,在结束任务后匆匆忙忙地赶回公寓,路上随手买个面包,打开视频却看见对面在大吃大喝。

啃着硬面包的Julien无语长恨,只好打开一罐蜂蜜抹在面包上,勉强安慰一下可怜的自己。

他的父母一定很喜欢他的决定,Julien敢肯定,如果他能回图尔工作,哪怕工作再繁重,一个月里他也能抽出几次时间回家看看,而不像在二百多公里外的萨托利。AGIGN的名气远远不如它的总部,但是没关系,Julien不介意在其他地方多锻炼下自己,获得更丰富的经验,毕竟他还年轻。他觉得他的上司也是这么想的,等他干了几年、积攒足够的经验后再把他调回GIGN,重新成为凯旋门前更有力的利剑。

一切都计划完美,Julien只等调令落实,他甚至和其他关系好的同事打好了招呼,有同事惋惜他们新来的武器专家这么快就要离开。Julien则笑着表示又不是永远不回来,而且在AGIGN也一样是为了打击罪犯,保护自己的国家,没什么差别。

然而就在昨天,另一个邀请被递到了Julien手里。

“彩虹”,这个从来没听说过的组织要邀请世界各地的精英,具体的情况Julien还不太了解,在正式接受邀请之前,彩虹的一切被严格保密,Julien只知道GIGN里另外被邀请的还有三个人,他稍微打听过他们的打算,最后发现只有他自己深陷在左右为难的苦恼里。

Gustave的目标一直很明确,他愿意去为世界做出奉献;Emma和他如出一辙,她希望看到自己的发明能帮助到更多的人;Gilles对此没有明确表态,但他们的长官显然不介意在退役前换个工作尝尝鲜。

只有Julien自己,因为恰好同时接到了两个可能的调令而苦恼不已。

他的上司宽容地准许他自己选择,挑选他们不是彩虹的决定,而是彩虹对GIGN发出邀请,GIGN内部自己挑选合适的人才。他们选中了Julien,也给了Julien可以自己选择的机会,是留在法国继续守卫自己的国家,还是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多国联合组织中为世界而战,这个选择对年轻的Julien来说未免太难了些。

夕阳谢幕不代表黑夜降临,在天空还沁在地平线下的余辉中时,道路两旁的路灯已经准时打开了。Julien闭上眼睛,跑步并没有解决他的问题,他原本以为在长距离奔跑后头脑会更加清醒,就像他从小做的那样,然而这个选择显然太困难了,即使呼吸已经平复,他随时可以站起来再跑上五公里,他的问题也依然没能得到答案。

 

“原来你在这儿。”

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Julien下意识睁开眼睛扭头看去,Gilles不知何时站在他身旁,正抱臂俯视着他。

“长官。”Julien慌忙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土站直身体,紧张地盯着Gilles。他们关系一般,只在选拔训练的时候谈过几次话,Gilles给他留下了足够严苛的印象。直到正式加入GIGN,和许多前辈都打成一片, Julien也没有胆子凑到Gilles身边去问他要不要晚上一起喝酒,他们的年龄差实在太大了,当然,Julien很尊重他这位有资历的老队员,只是尊重和像朋友一样玩闹是两码事。

Gilles松开双臂,抬了抬手示意他不用紧张:“叫我的名字就好,你在这儿做什么?”

Julien张了张嘴,他不好意思把自己幼稚的困惑说出来,只好改口道:“跑步。”

“我记得你是运动员出身?”

“是的,在高中毕业之前一直都是。”

“参加过不少比赛吧?”

说道熟悉的话题,Julien自然而然地放松下来,脸上忍不住露出些许骄傲的表情:“当然,图尔中学联赛的最快记录,有几项现在还是我的。”

“怪不得,这里的训练对你来说看上去一点儿也不难。”

想到在通过考核后拿到的评分表上,自己的成绩和评价都位居前列,Julien拼命压下嘴角的笑意,但他打赌如果自己身后有条尾巴,现在一定摇的正欢。

Gilles给他的评价也不低,Julien回忆着,在训练期间他和Gilles有过几次谈话,大多是在训练结束后的夜晚,坐在温暖的车里。Gilles会问他一些最近的情况,指点他训练上的疑惑和困难,鼓励他调整心态,最后从车子的储物柜中取出一块热乎乎的曲奇或者华夫饼,在被训练和寒冷折磨的夜晚里,那些小甜点一向是最好的慰籍。

只可惜,这样的谈话只有两三次,大多数时间里,Gilles还是那个严厉不讲人情的训练官,会把他们折腾到一步也走不动,他只会偶尔像其他训练官那样骂两句脏话,更多的时候,只要Gilles那副山一样的身躯往身边一站,学员们就连大气都不敢出。

正式加入这支队伍后,Julien了解到Gilles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不好接触,他也十分敬畏这位老队员。眼下,他们面对面站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Julien绷直脊背,努力挺起胸膛让自己看上去精神十足。

“坐下吧。”Gilles显然是看出了他还有些紧绷的状态,率先学着他之前的样子坐在了路边的草坪上,“有些事我们得谈谈。”

Julien咽了口口水,他听话地坐下,蜷起腿抱着膝盖,皮肤上汗津津的触感已经不见了,傍晚的威风把他吹了个透心凉:“好的,Touré……先生。”

Gilles摇摇头,放弃了纠正Julien叫法的打算,他们已经是平级的队友,完全没必要如此生疏:“关于去向的事,Orosco*让我来问问你的打算。”

“我……”Julien迟疑地停顿了一下,他移开目光,盯着柏油路来掩盖自己的不安,“明天才签署合同。”

“但是你今天晚上考虑好了吗?”Gilles问道。

Julien心虚地点点头,随后又小幅度地摇了摇,失落地垂下脑袋:“没有。”

“那明天你打算签哪个?”

“……我不知道,先生。”

Julien艰难地承认了自己的状况,他真的还没想好要怎么选,也许到明天早上,他会用投硬币的方式来决定自己的未来,但那显然是不够理智的。

Gilles打量着他,Julien下意思避开他的目光,他不想看到他的长官对他的扭捏感到失望,这又不是他的错,如果没有正好接到AGIGN的邀请,也许他会直接答应去彩虹,现在只有他有这个选择的问题,其他人只要按照调令走就好了。

“告诉我,Julien,你在犹豫什么?”

“没什么,长官,先生,只是……”Julien深吸了口气,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我没办法平衡它们。”

“我相信你不是在担心钱或者福利待遇。”

“不,当然不是!”Julien睁大眼睛,提高声音反驳道,“那从不是我加入这里的目标,也不是我为之奋斗的目标。长官,我只是没办法确定彩虹是什么,如果调去AGIGN,我能清楚这依然是为我的国家而做的正义的工作,就像现在。但是彩虹——没人知道它是什么,如果它做的事情不那么正确,或者和我的国家毫无关系,我不确定我愿意接受这样的工作。”

说到这儿,Julien咽了口口水,不,这不是他最初想要表达的意思,他愿意为世界作出贡献,但前提是他不能抛弃自己的国家,谁知道彩虹这个充满迷雾的组织究竟是什么。哪怕彩虹的一切行动都是正义的,但如果他的国家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反而跑去别的国家救援,那么他训练并战斗到今天的一切就显得毫无意义,

Gilles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如何应对他的疑惑,Julien干巴巴地看着他,想张嘴再说什么来补充,又生怕自己越说越乱。

“明白了。”Gilles最终开口,“你在你的国家和世界中纠结,对吗?”

“我只是想确定当我的国家需要我时,我会站在这里,而不是跑去异国他乡。”Julien点点头,“我们完全不知道彩虹是什么,也不知道谁会向彩虹请求帮助。”

“据我所知,彩虹原本只隶属于北约组织,至于现在就不知道了。”Gilles解释道,他拍了拍Julien的肩膀,看着这个满脸迷茫的大男孩,放缓了语气,“让我来告诉一个关于彩虹的故事。”

“你听说过彩虹?可那不是保密组织。”

“是保密的,没错,但在我比你稍微大一些的时候,大概三十多岁,那时候是二十一世纪的初期,世界各地的部队里都流传着一个黑衣人的传说。”

Julien好奇地抬起头,眼里充满了专注。

“我没见过他们,当然,当时流传的消息有是一支不知名的部队,对恐怖势力形成了极大的震慑,从来没人见过他们,因为他们行动时会换上当地警方的衣服,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

“但是你知道,GIGN有空中作战的相关训练,所以我们和空降部队有一定的联系,关系也相当不错。其中有个人,路易斯,那家伙的枪法比你还准,在一次结束联合训练后,我和他在酒吧的角落喝酒,我们聊了几句,付账时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钞票,连带掉出了一个臂章。”

“那是一个类似联合国的标志,上面印着Rainbow,我没看清,他很快把它收了起来。那时候我不知道彩虹意味着什么,直到前几天我接到了邀请。”

寄放着邀请的密封带上也印着同样的标志,Julien了然地点点头,十几年前Gilles遇到的很可能就是当时彩虹的一员,但他不明白这个故事的意义是什么,他注意到Gilles用怀念的目光打量着他,仿佛从他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他和你很像,永远那么自信。”Gilles很快给出了解释,随后,他移开目光,注视着渐渐变暗的地平线,“不过之后我就再没听说过他的消息,彩虹的名声也渐渐消失,听说这次是重组这个组织,我也不确定他们为什么而解散。”

也许因为经费,也许因为国家矛盾,也许因为政治,也许因为遭受重大损失,一切都有可能。Julien小小地动摇了,他不希望加入这么一个不稳定的组织,毕竟无论怎么想,政治因素导致解散的可能性都更大一些,比起在异国他乡成为政治家们手底下的棋子,他更愿意选择报效自己的国家,守护自己国家的人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世界总是需要被保护的。”Gilles说,“在二十世纪末期,你没赶上那段恐怖主义横行的日子,相信我,是人在的地方就会有战争,无论是针对国家还是针对人民,我很庆幸那时候彩虹愿意挺身而出,也很高兴它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可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了。”Julien小声辩驳道,“我们有能力对抗恐怖主义,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国家。”

“当他们不止针对一个国家时,即使有能力,也会疲于应付。”

不等Julien说话,Gilles就站了起来,随后又像是觉得自己过于压迫似的,弯下腰来揉了把Julien金黄色的短发:“不过就算是我,也不了解这个全新的彩虹。我想告诉你的是,无论是加入AGIGN还是加入彩虹,你的选择都是正确的,你有选择留在并保护自己国家的权利,GIGN也十分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说实话,我们一向严重缺人,Orosco不怎么高兴彩虹从我们这里挖墙角。”

Julien被这个比喻逗笑了,他没想到Gilles也会开玩笑,于是他回馈给Gilles一个浅浅的微笑:“我会好好考虑你的话,长官。”

“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

“好的,Gilles先生。”

小家伙在某些方面出乎意料的固执,Gilles不打算揪着这点不放,天几乎彻底黑了下来,路灯下团聚飞舞着几只蚊子,他看向道路的尽头,那里连接着基地的停车场:“一起回家?我记得我们住的不远。”

Julien摇摇头,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眼手腕上的电子表:“不用了,我通常习惯自己跑回去,晚上的空气很好。”

“年轻人的体力真富裕。”

“……有时候跑到一半也会叫出租车。”

Julien咳嗽一声,不甘心地承认道,在繁重的训练和工作下,即使是他也会有下班回家趴在床上呼呼大睡一步也不想动的情况。只不过即将被调离,最近几天的压力都不算大,倒是他自己被调离地点弄得十分烦恼,跑步反而可以帮助他缓解焦躁的情绪。

“多跑几次那条路没什么不好,调离之后,无论去哪儿,都有很长一段时间回不来。”Gilles耸耸肩,“我还在考虑我的房子怎么办。”

Julien的表情瞬间凝固:“糟糕,我忘了跟房东说不续租的事……”

Gilles趁机打铁:“彩虹的住宿是免费的。”

Julien拒绝上当:“去图尔的话,我可以回父母家住,那边的房价比这里便宜多了。”

眼看没能骗到这个大男孩,Gilles露出无奈的笑容,他拍拍Julien的肩膀,转身向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明天见。”

“明天见,长官……Gilles。”

Julien目送他离开,随后面向相反方向的大门,活动活动手脚腕简单热身,为接下来的长跑做准备。他盯着面前笔直的道路,就像在起跑前会观察赛道一样,道路延伸到大门,这不是唯一能离开基地的路,却是大家走的最多的一条,无论是回家还是出任务,这条道路都最受欢迎。

他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基地了,Julien想,他也许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踏上这条道路,不能和GIGN的同事一起在回家的路上聊天,不能沿着这条道路一路跑回家,他会去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地方,但无论如何,这条路他可能不会再走了。

Julien回过身,看向Gilles的背影,他在这里工作了至少二十年,这条路也走了二十年,Gilles本可以安安稳稳地走下去,一直到他的工作期满,可以领着退休金安心回家,没必要在这个年龄另辟蹊径,离开这条道路。

他为什么会做出离开的选择,是嫌GIGN的工作不够崇高吗?ulien否定了这个答案,他们的工作无论在哪儿都是一样的,无论警察还是军队,普通宪兵还是特勤队,他们工作的意义永远都相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区别只在于能力更强的人,就要承担更多的风险,但社会治安也离不开那些普通的人,他们共同组成维护这个国家的高墙,坚不可摧。

如果组成一个维护世界的盾牌呢?

Julien很快给出了答案。

他用靴尖磕了磕地面,这是他起跑前的习惯动作,清冷的月光无法提供太阳那样的温暖,夜晚冷风瑟瑟,但这对Julien来说并不是问题,跑起来,不必依靠外界,他自身才是散发温暖的源泉。

一步,两步。

Julien踏上这条道路,一条同样的道路。

 

 

END

 

* Orosco,现实里GIGN总负责人的名字,是将军。

 

明明想写大盾人生导师结果根本写不出来【哭】

倒是想写了好多Rook,RookRookRook【大口吸——】

吸Rook是人生一大乐趣!

 

关于rook接到AGIGN邀请的这个私设,其实是因为有一天查资料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AGIGN,然后又正好看到所在区域有图尔,就觉得也许这对rook来说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呢(毕竟他这个年龄加入彩虹实在是年轻……)

就脑补了一个关于选择国家还是世界的思考。

结果好像并没有写出来什么有深度的东西(啪)

反正最后肯定还是去了彩虹嘛是我们彩虹的小可爱之一!

 

原著中那个法国人真的跟rook超级像,自信的笑容,还射击很棒,怎么看都是rook的类型啊【抱紧】所以这里提了一下。至于大盾和他见过面是私设。


最后关于盾饭,我自己觉得大盾属于那种正经的时候严肃一逼,私下里其实挺……温和的?大概就是那种像山一样的父爱吧(x)而且可能有一点隐隐的腹黑属性,喜欢逗这些个年轻人玩(没有)

深受其害的年轻人,狮子盒饭电车,T_T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