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德搞】航迹云 04

 前篇走:01 02 03 

*更啦!我没坑!

*打广告:开提问箱啦,点这里随便问!



04

 

在差点儿炸了Dominic的厨房后,Marius被一脚踹出了家门。

“我们下个月见!”

飞行员一点儿没有自己被嫌弃的自觉,热情地冲Dominic挥手。Dominic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目送他钻进租来的车里。他们最终只享用了一顿由咖啡胶囊和培根卷肠组成的油腻早餐,鉴于Marius搞砸的那几片面包是Dominic最后的存货,他不得不把去超市采购这件事提上计划,同时煎了两根又粗又长的香肠卷在培根里,免得盘子里就摆着一片培根显得十分单薄。

“如果你家里有土豆就好了。”Marius遗憾地絮絮叨叨,一只手搭在摇开的车窗上,“芝士焗土豆是我最拿手的一道菜,我叔叔教我的,不算太难,至少对小孩子来说不算太难。在他忙到没时间给我做饭的时候,就叫我自己去买几个土豆,然而那时候我还够不到灶台,好吧,也有几次被烫到过,你看我手上现在还有疤,就是不太明显。只有芝士焗土豆能烫到我,你猜猜这是为什么?你肯定猜不到——因为其他的我根本不会做!”

Dominic对凑到他眼前的那只手毫无兴趣,那上面有几道浅浅的疤痕,像是训练和维修时留下的小纪念。不过他总算有点明白Marius会把烤箱设定为三十分钟的原因了,这个白痴怕不是根本不会正确地使用烤箱,Marius没准儿把面包当土豆烤,Dominic庆幸自己及时发现,阻止了烤箱爆炸这一惨剧。

震惊!GSG9队员惊死于烤箱爆炸!这究竟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Dominic一点儿也不希望看到这样愚蠢的题目出现在第二天的报纸上,他拍开Marius那只晃来晃去的手,倚在修理厂的门框上示意对方快点儿滚。

Marius坐在车里,潇洒地从他挥挥手,随后一脚踩下离合踏板,挂挡加油门,一手扶着方向盘哼着小曲儿,沿着小镇笔直的公路向飞机场的方向开去。烦人的家伙终于离开,Dominic松了口气,准备再回去睡一觉来弥补这个混乱的早晨,离他上班的时间还早,他打算先眯上二十分钟,变得嗜睡之后,短暂的休息能让他暂时打起一些精神。

然而还没等他踏回自己的小屋,发动机的轰鸣声又由远而近,Dominic转身看向马路,那辆破旧的手动挡汽车又开了回来,伴随着引擎突突突的噪音,以及Marius愚蠢的笑容,透过前挡风玻璃都挡不住那股傻劲儿。

“没想到吧!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Marius从车窗里探出头,兴奋地冲Dominic打招呼:“早上好!Dominic!”

“……”Dominic一点儿也不想回他一句话。

“我忘了这车快没油了,幸好这次发现的早,不然又要像上次那样停在半路上熄火。”Marius一板方向盘,车辆利落地转了个弯,反光镜蹭着Dominic的腰拐向修理厂里面的小加油站,“上次真是太倒霉了!明明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就那么狼狈,天知道那天我走了多远,噢,简直让我想起了那该死的五公里,天气又热得很……你这儿能加油吧?”

险些被反光镜撞到的Dominic十分不爽,他指了指加油站:“自己交钱。”

“太好了!”Marius大大咧咧地把车停好,下车后取下油枪插进加油口,转头看向Dominic,“我这算不算为你增加收入?”

算给我增加麻烦。Dominic懒得搭理他,他现在甚至怀疑Marius到底是不是一位合格的飞行员,会不会有那么一两次在起飞前才发现没加油,如果是,GSG9应该把他踢出去,立刻,马上。

——踢出去,这个词划过脑海时,Dominic感觉有一丝不对。他一直没能搞明白Marius作为技术人员却来这儿负责他的原因,这完全没道理,无论是身体检查还是状态评估,都应该由专业的相关人员来完成,鉴于Marius每次抽血都恨不得在他胳膊上捅个大窟窿的行为,Dominic甚至怀疑他的急救课有没有合格。

哪怕在加入GSG9后不久后就被调去卧底,几乎没什么正经工作的经验,Dominic也知道GSG9的正常工作绝不轻松,如果Marius真的是一位备受器重的“天才”——按Marius自己的话说,Dominic坚决不想承认天才是他这个类型——那么Marius不太可能有时间每个月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跟他待上一两天,尤其是在这项工作和Marius的专业毫无关联的情况下。

除非Marius压根儿就不被看好。

Dominic希望他的上司不要给他派来一个快被踢出去的蠢货来监视他,但是转念一想,他自己也和一个边缘人物没什么区别——两个坐冷板凳的队员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抱团取暖,Dominic不喜欢这个说法,更何况Marius——天真又可怜的Marius,似乎根本没思考过上司派他来这里的动机,还在傻乎乎地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等待加油结束,丝毫没注意到Dominic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带上了些许同情。

“好啦!”最终,Marius拔下油枪,放回加油站的凹槽里,大步跨回车里打火起步,“我们下个月见!”

Dominic走上去,一巴掌拍上加油口的门,更加确定了这个连加油口都忘记关的没头脑绝不会是什么优秀的飞行员。

 

Marius走了之后,Dominic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安稳,没有人会大清早叫他起床晨跑,也没有人会给他准备可能会炸掉烤箱的早餐,Dominic很快重新进入他习惯的生活,早上睡一个小小的懒觉,起床后随便弄口吃的,在修理厂待到下午,随后拉下卷帘门结束一天的工作,去小镇的面包店里买一个三明治,最后回到自己的小屋里看一晚上电视,早早睡下休息。

他不喜欢做饭,,也懒得去超市采购食材,一日三餐几乎都靠在外面买,或者一些速冻食物,完全没有任何做饭的必要。面包没有了他还可以吃冰箱里其他的食物,直到冰箱完全空空如也,Dominic才不得不十分不情愿地开始罗列购物清单,从修理厂借了辆车准备去镇外的大超市采购。

Dominic还记得上次回家的第二天,Cedrick非要拉着他去外面转悠,正好家里也需要添置物品,Cedrick便不容拒绝地一手领着儿子一手拉着弟弟去了家附近的一个超市,小男孩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父亲身后,奶声奶气地叫着要坐在车里,Cedrick当然不介意,一把抱起儿子丢进购物车,推婴儿车的工作自然而然地交给了Dominic。

一路都推着个空婴儿车的Dominic感到十分诡异,他看着他的哥哥一边按照清单采购物品,一边还要手忙脚乱地阻止儿子的破坏。小家伙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站在购物车里这儿摸摸那儿碰碰,一不小心就会推倒什么,Cedrick还要小心别让儿子掉出去。Dominic好心地走到购物车旁边,用身体挡住小家伙的其中一侧,他的侄子立马不满地大声尖叫起来,小手拍着Dominic的屁股要他挪开。

肉嘟嘟软绵绵的小手当然不会打疼Dominic,他只是翻了个白眼,继续堵在购物车旁边,顽劣地挡住侄子的一侧视线。对抗不过的小男孩双手插着纸尿裤,气鼓鼓地坐回车里,背对着Dominic表示自己再也不要理他,没过一会儿,当Dominic从货架上取下一罐糖果丢进购物车时,小男孩迅速露出惊喜的笑容,冲Dominic讨好地咧开嘴,表示叔叔最好了。

Cedrick笑的比谁都开心。

最后那罐糖果被Dominic自己吃了个干净,一颗也没给小家伙留。

时隔大半年,Dominic甚至不确定幼儿的记忆力有没有那么久,也许他的侄子已经记不清他了,不过他临走前把糖罐留在了侄子的卧室里,他打赌只要小家伙看到这个糖罐,一定会想起那些令人伤心欲绝的往事——谁让这小东西还没长牙、根本不能吃糖呢。

面前的购物车里空空荡荡,没有坐在里面穿着纸尿裤的小男孩,Dominic晃晃头,试图把家庭这个词甩出去。他拿出购物清单,按照上面罗列好的项目去寻找他需要的食物和用品,拿上三四个最大的包装丢进购物车,Dominic选择的大多是保质期足够长的食物,他可不想每周都开车出来折腾一次。

路过卖菜的地方,Dominic犹豫了一下,挑了十几个新鲜的土豆。

尽管收银员飞快地扫描着一个个物品,结账还是耗费了他不少时间,在把付完款的东西放进塑料袋拎回车里后,Dominic坐进驾驶座,拉开小票仔细核对上面的价格,计算他每个月的津贴是否足够支撑他在这里的生活。幸运的是,在这个小镇上几乎没什么可以消费的地方,Dominic对去酒吧喝酒之类的事也丝毫没有兴趣,他的积蓄都放在家里,由Cedrick暂时保管,Dominic只等着每个月定期打到他新卡里的津贴,勉强可以当做他在修理厂的工资。

——稳定又安宁的生活没什么不好。Dominic踩下油门,手动挡的车对他来说已经太麻烦了,他就像个提前退休的老年人一样,拒绝一切可能产生麻烦的事情,他懒得去思考加档与抬离合之间的配合。明明自动挡可以提供方便,却偏偏就是有人依然热爱手动挡的车感,比如Marius,那家伙每次租的不知道是哪辈子的车,又破又旧,引擎那突突突的噪音听着十分刺耳,Dominic严重怀疑机场的租车服务有欺负顾客的嫌疑,特别是欺负那种看上去就傻乎乎很好骗的顾客。

从大超市所在的城镇返回小镇的路不算太远,大概只需要二十分钟车程,Dominic打开车窗,这座城镇他从来没有好好逛过,每次只按照导航从他所在的小镇开车过来,采购好后便开车离开,绝不多停留哪怕一分钟。只可惜今天不巧,Dominic出门前忘记带手机,他记得大概开来的方向,只要沿着中间一条连接着从小镇到城镇的道路就好,但是城镇中的路他只记得一条,他必须保证自己尽量不偏离这条道路。

拐弯抹角,抹角拐弯,城镇中弯弯绕绕的小路比笔直的公路要麻烦许多,Dominic时不时注意路边的路标,然而那些路标中的一部分被涂鸦和广告挡住,看不清原本标注的内容。当他拐进一条狭窄的小巷时,路边更加混乱的涂鸦和脏乱的地面让他意识到他走错了。

单行线不能掉头,也不能倒车,Dominic只好继续往前开,准备在下一个路口转回正确的路上。道路两边稀稀拉拉地停着几辆车,街上冷冷清清的,只有开张的那些小店门口坐着一些人,这清冷的地方似乎没什么好生意,他们冷漠地注视着不属于这里的Dominic。Dominic不打算招惹他们,下一个可以转弯的道路都各自向左右笔直延伸,没有供他拐回去的路口,他看见前面有几个聚在一起的年轻人围成一圈聊着什么,他放慢车速,缓缓开过去停在他们身边,摇下车窗打算问个路。

“下午好。”他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客气一点儿,“你们知道……”

几个年轻人转过头来,Dominic的喉咙猛然一紧,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空气中飘散着熟悉的味道,他下意识抬起下巴,想要让鼻子尽情享受这种味道曾带给他的快乐——尽管与痛苦比起来,那些快乐显得微不足道——大脑迫不及待地抢过指挥权,安排他的眼睛往年轻人们的手里看,那些烟雾缭绕的东西就近在咫尺,Dominic动了动嘴巴,他的大脑在焦急地指使他加入这场久违的盛宴。

年轻人在街道黑暗的角落里聚众吸毒并不是什么令人惊奇的事,Dominic主动避开过,也不得不积极加入过,甚至也亲自带头干过,只不过那绝对非他所愿。

就像现在,苯丙胺的味道毫无防备地冲入他的鼻腔,唤醒沉寂已久的罪恶。

年轻人们的目光十分飘忽,对不准焦距,Dominic知道这种反应是正常的,对于他们手中的那种类型来说,通过熏燃后吸入比直接注射更容易获得刺激。Dominic挣扎着脱离开大脑的控制,摇上窗户,靠在驾驶座的靠背上试图平复呼吸,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戒断后再复发的反应甚至比初次吸食还要强烈,他闭上眼睛,反复警告这不是现在该做的。

Dominic踩下油门,落荒而逃。

 

 

TBC

 

 

先声明,我个人是不太接受班迪在卧底结束后还会主动想要吸毒这样的设定,偶尔开玩笑玩梗无所谓,但是正剧的话我不会写这样的内容,请放心。

 

被误会印象的耶格(是最优秀的飞行员!

这章的内容是之前就想好的,但是去希腊旅游的时候真正看到了在街道上聚众嗑药的几个年轻人……就在那种狭窄脏乱的街道,还有难民聚集区,围在一起有的吸有的注射。冒着被打的风险我还特意多看了几眼,基本上都是一副不良少年的长相,然后了解到警察根本不会来这种地方,因为知道来也没用orz

感觉还是……挺震惊的,感慨一下中国禁毒的力度真的很不错,我第一次离毒(和谐)品这么近。

↑所以说自己旅行的好处就是可以到处逛,然后逛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x)

 

总之真正看到之后感觉和想象的还是不太一样,原本的大纲正好也想写这样的内容,就和现实所看到的融合了一下XDD

 

最后……手动挡的车虽然有感觉,但是开起来真jb费劲!!放着自动挡为什么不开!!!我爱开自动挡!!!

虽然确实手动挡开起来咔咔咔的掰挡有一种自己是藤原拓海的感觉x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