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英法德组】奇奇怪怪英国人

*给 @维兹兹想吃鱿鱼丝 的生贺,第二弹!我赶出来啦ww

*论两个田径运动员与橄榄球队长的较量。

*欢脱,英法德组友情向。

 

 

Julien受到了打击。

“别问我。”Elias躲躲闪闪地避开Monika探寻的目光,蹲在地上低下头,专心致志地对付起自己那根鞋带,“我什么也不知道。”

Monika挑挑眉,抱起手臂堵在他前面:“Emma跟我说,Julien被你们合起伙儿来欺负了?”

Elias的动作僵住了一瞬,他抬起头嘿嘿笑了两声,试图讨好他们的女孩儿:“哪有,没有的事儿!我们跟Julien好着呢,不信你去问Seamus。”

 

“你不对,Seamus。”

Seamus刚关上衣柜的门,就看到Mark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站在柜门后,目光里带着些许不满。

“什么不对?”Seamus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锁好更衣柜,伸手捞起挂在把手上的外套,努力把粗壮的胳膊塞进略显狭小的袖子里,“怎么了,Mark?”

“你和Elias。”Mark皱了皱眉,说出两个名字后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组织措辞,“打击Julien。”

Seamus很快明白了Mark指的是哪件事,他终于把胳膊塞进了袖子里,过于健壮的手臂卡着袖子,但下摆却已经盖过了屁股,他不能买更大一号了,况且也没有再大一号的尺码。Mark有些羡慕地瞅了瞅Seamus外套下隐约可见的肌肉轮廓,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难过地叹了口气。

“那不叫打击。”Seamus否定了Mark的用词,“作为运动员,我们都会在比赛中全力以赴,这才是对对手的尊重。”

Mark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Seamus,在求学期间,他几乎从来没有参加过那些运动社团,只在加入SAS前才猛练过一段时间体能。他的年龄总是要比他的同学们小一些,发育尚未完全,身体上的较量就显得不够公平,他的同学们也不爱带他玩儿,好像他们在欺负小孩子一样。

至于其他需要动脑子的项目,Mark不需要全力以赴,也能轻松击败他的对手,他很少品尝败北的滋味。

“Julien很难过。”

憋了半天,Mark最终决定陈述事实,以此来唤起Seamus的良心。Seamus却仿佛觉得这个说法很好笑,他对Mark笑了起来,伸出宽厚的手掌拍了拍Mark的肩膀:“你还年轻。”

Mark打赌那只手掌原本打算落在他的头顶来着。

 

实际上,这一切都要怪Julien自己。

两天前。

“比赛?”

Dominic的公寓里,Elias和Marius并排挤在沙发上,把这间屋子的主人赶到板凳上干瞪眼。他们在Marius的建议下欣赏了一部恐怖片,因为太过于关注彼此间谁会第一个被吓到叫出来,导致直到电影看完,他们没一个人记得它到底讲了什么。

Elias提到这个词的时候,Dominic正准备站起来去开门,然后拎着这两个家伙的后颈皮把他们丢出去。Marius倒是很好奇地重复了一遍,屁股往Elias的方向挪了挪:“和谁啊?”

“和法国人的世纪性决斗!”Elias的话里永远带着夸张的成分,他兴致勃勃地回答道,“Julien和我打赌,我们打算正式来一次一百米的比赛,谁输了谁请客喝酒。”

“噢噢!”Marius发出兴奋的欢呼声,“你们终于决定在这个问题上一决高下了!”

Dominic停下脚步,暗暗翻了个白眼:“多大的人了,Elias。”

“比他大十岁而已,算我让着他。”Elias理直气壮地说,“你敢和比你小十岁的人比赛吗?我赌你不敢。”

“就是,Dominic你别说话。”Marius表示赞同。“上吧Elias!告诉那个小家伙谁才是老大!让他哭着回家找妈妈!”

Elias显然备受鼓舞:“放心吧Marius!我一定会让他输到脱裤衩!”

“幼稚。”

Dominic对此发表了极度冷漠的评论,他一向不屑参与这两位同僚不够成熟的任何活动。Monika对此表示大力支持,她早就嫌他们给自己丢人了,如果不是她的责任心还在,她肯定分分钟缝上那两张絮絮叨叨个没完的嘴,再扯扯Dominic的脸,给他扯出一个笑脸。

 

当Marius和Elias硬拉着他来到比赛场地时,Dominic丧着个脸,完全笑不出来。

“Julien!”Elias兴高采烈地向他的对手打招呼,骄傲地指着Dominic和Marius,“我的队友都来见证这场比赛了!”

Julien身边则空空荡荡的,在看到Elias后,他小跑过来和Elias击了个掌,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嗯,你知道,我们队伍那边人比较多。”

“关系也不怎么好吧。”

“Dominic!”Elias警告地提高声音,希望Dominic的直白没有给Julien带去尴尬。

“不,不完全是因为这个。”Julien连忙摇摇头,“Emma一早就出门了,据说是和Monika有工作上的事需要讨论;Gustave最近很忙,我不想打扰他;Olivier也是,至于Gilles长官,呃……”

Julien耸起肩膀,悄悄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并不敢在Gilles的休息时间里因为这种事而打扰他:“不过我邀请了Mark,作为这场比赛的见证者。”他飞快地补充道,向来的方向回头看了看,“他说他一会儿就……等等。”

Marius和Elias顺着Julien的目光看去,在看到一个略微矮小和另一个过于健壮的身影后,Marius好奇地询问道:“你跟James和Seamus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英国人不是你们法国人的世仇吗?”

“我记得上次James还挑唆Olivier和Mike怎么不再打一架。”Elias附和着小声嘀咕道,“你确定你只邀请了Mark?”

Julien困惑地点点头:“是的,我只邀请了Mark啊。”

三个英国人最终站到了三个德国人面前,被夹在中间孤立无援的法国人感到一丝尴尬。

“嘿Mark。”Julien的目光在另外两个英国人身上打转,“他们怎么,呃,怎么也来了?”

Mark一如既往地在回答前先注视着他,Julien知道这是他在思考措辞时的习惯,于是他耐心地等待着朋友的答复,James却迫不及待地插了嘴:“怎么了Julien小宝贝儿,不欢迎我们来吗?”

“没有。”Julien尴尬地咳嗽一声,SAS和GIGN之间的矛盾人尽皆知,他本人虽然不在意这件事,依旧坦然地和Mark做亲密的朋友,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在意,“只是有点意外,Mark没说你们要来。”

“他没说的事情可多着呢!”James哈哈大笑两声,用胳膊肘撞了撞Seamus的胯部,“是不是,Seamus大宝贝儿?快说说我们打算干什么来着?”

“不是我们.”Mark抢答道,他认真地盯着James,一字一句地辩驳他的用词错误,“是你。”

“好吧,好吧,是我。”James认输地耸耸肩,他向来懒得跟Mark在细节问题上计较,他们的小天才能斤斤计较地反驳他一整天,“Mark告诉我你们打算在这儿比赛,是不是?这么好的热闹我怎么能错过!再说光你们两个比有什么意思。”

说着,他用力拍了把Seamus的屁股:“加上他怎么样?我们的记录保持者。”

这突如其来的参与者不光Elias和Julien愣在了原地,就连Seamus本人也困惑地皱起眉头:“我不记得我来这儿是为了比赛,James。”

“来都来了,不然你以为我叫你过来干嘛,看热闹吗?”

“不,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为缓和关系这件事做点儿贡献,既然Mark正好是他的朋友。”

“哇哦Seamus,没想到你这么贴心,在橄榄球队的时候没少安抚哭泣的小朋友吧?”

“你别在这儿跟我废话。”

Elias和Julien对视一眼,他们当然听说过Seamus是SAS体能状态测验时的记录保持者,也稍微了解过这位可靠的苏格兰人在十六岁就已经成为了国家青年橄榄球队的队长。身为运动员的骄傲使他们乐于接受各种挑战,也不会惧怕任何强劲的对手。

“也许我们可以试试。”Elias开口道,“反正——这只是一场友谊赛,多一个参与者没什么不好,是不是啊Julien?”

Julien点点头,友善地冲Seamus笑了笑:“欢迎加入。”

Seamus叹了口气,他并不想打击这两个小家伙的自信心,特别是Julien,他原本还想来借这个机会稍微缓和一下和法国人的关系,却没想到被James打乱了计划。始作俑者反而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摩拳擦掌地催促着:“还等什么?他们都邀请你了。”

“好吧。”

Seamus最终无奈地摇摇头,伸展开手臂做起简单的热身运动:“输了别哭鼻子。”

“谁输谁赢可还不一定呢!”

Julien自信地笑了起来,在场的三位参赛者里,他是最年轻的那个,区区一百米足够他们来较量彼此间的能力了,他会用实力来告诉他们,年龄有时候能占领优势。

很快,他们结束了热身,蹲在了起跑线上,Dominic不情不愿地担当起这场比赛的裁判,站在起跑线旁边,眯起眼睛观察着他们三个人有没有抢跑或者越线的打算。

Julien半跪在地上,膝盖贴着胸部,随着Dominic的预备口令,他略微抬高身体,将大部分重心压在后腿上,从小腿到大腿的肌肉绷紧成一道完美的线条。左边的Elias也做好了准备,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手指抓着地面;右侧的Seamus则略微不同,他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错落有致,从跪立到前倾身体,Julien只觉得仿佛有一只巨人从他旁边突然耸起,带着十足的压迫感。

“跑。”

Dominic一声令下,三个人同时窜了出去,于此同时还有Marius突如其来的一句提问:

“我有个问题!你管Seamus叫大宝贝儿,管Mark叫小宝贝儿,那你管Mike叫什么?”

Seamus险些一个踉跄。

这是德国人的阴谋!他怨念地想道。James略带沙哑的笑声响彻整个儿运动场,就连他自己也回答不上来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然而如果时间允许Seamus回头看看Marius那张格外无辜的脸,就能明白这个问题真的是Marius思维上一贯的天马行空,绝对没有暗算他的意思。

 

“Julien今天怎么这么拼啊?”

Olivier无所事事地站在杠铃凳旁,Gilles正躺在上面做着卧推,作为他的好搭档,Olivier得负责做他的安全保障,免得他们的训练官不小心被掉下来的杠铃砸死。事实上,鉴于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Olivier的目光四下乱转着,打量着健身房里其他正在做不同锻炼的同事们。

Gilles收起注视天花板的目光,一边继续卧推杠铃的动作,一边侧过头去看身旁的Olivier:“Julien怎么了?”

“从咱们进来之前,他就在跑步机上。”Olivier冲跑步机的方向抬了抬下巴,示意Gilles看过去,“听说前两天他和Elias赛跑来着,好像还带着那个英国人。”

“哪个?”

“最高的那个。”

“是Seamus,别总那个那个的。”Gilles纠正道,“对你的同事有点儿尊重。”

Olivier不屑地哼了一声,对那些二话不说就动手的英国人没什么好尊重的,他盯着已经不知道跑了多久的Julien:“你不好奇结果?”

Gilles深吸了一口气,不用开口,Olivier就默契地帮他抬起杠铃杆中间的部分,抬高手臂和他一起把杠铃放回架子上,等Gilles从卧推椅上坐起来后,他又丢给他一瓶矿泉水。

“没什么好好奇的。”Gilles说,活动着发酸的手臂,“显然,Julien输了。”

“你怎么断定输的那个不是苏格兰傻大个儿。”

“作为一个超重的人,Olivier,你好像没资格说人家是傻大个儿。”

“啊哈,那位可是过重。”

Gilles懒得在这个问题上和Olivier计较,他看了会儿背对着他们的Julien,在遭受打击后明显不服气的年轻人把速度调的比往日都要快,他的双腿仿佛不知疲倦地交错迈动着,肩膀剧烈地起伏着,呼吸节奏更是早就乱了套。

“不去安慰安慰吗?”Olivier幸灾乐祸地问道。

“先把你今天的训练做完再说。”Gilles不为所动,绝不给Olivier任何可以偷懒的机会,“如果你能像Julien那么自觉和勤奋,也许我能少操点儿心。”

在Olivier大声抱怨起来之前,另一道声音隐隐飘了过来:

“你知道吗,我觉得按照这个规律,James没准儿叫Mike老宝贝儿。”

Marius神神秘秘地凑到Dominic和Elias身边,自以为小声地大声嘀咕着:“英国人真是奇怪。”

Dominic和Elias同时被这个略显别扭的叫法恶心到皱眉,没有对Marius的推理发表任何评价,反而是一旁的Olivier开口赞同道:“没错,英国人真是奇怪。”

Gilles沉痛地扶住额头,他看了看这片属于空勤团基地的健身房,又看了看堆在拳击台角落里的护具,思考着到底要怎么把这些护具捆在Olivier身上,才能避免发生像上次一样的惨剧。

 

 

END

 

 

英国人一点也不奇怪,英国人都是James的宝贝儿!

好像写一个宝贝儿系列(住手)

其实最开始想的就是一个闪闪和盒饭比赛赛跑,盒饭叫上了mute,毒气过来凑热闹,还非得拉上大锤,于是三个人比了个赛,一速的盒饭输惨了,的故事。

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写的有点赶orz

 

以及很想看大锤快要撑爆衣服的肌肉量XD

也很想看做卧推的时候失手被砸到的大盾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感觉这更像是狮子会干的事情23333

还很想看自信的小家伙被打击、又因为乐观的性格而睡一觉就好了、并继续不断努力完善自己的Julien小天使!!!啊他怎么这么好【抱紧】

 

 

最后再次祝维滋滋生日快乐www

第二弹写的感觉不怎么好QAQ希望不要嫌弃——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