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英法韩组】化哲敬不说话

*是 @None.Wolfling丶翊风 的约稿!欢迎约稿XD

*年轻组+安静组,Rook/Mute/Vigil友情向。

 


“他太安静了。”

Mark说出这句话的时候,Julien有点儿没能反应过来。“安静”一向是Mark自己的代言词,他不爱说话,也不擅长说话,因为他总能用简短的字词把其他人惹火,没办法很好地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于是他干脆选择了放弃交流,只挑必要的说。

Julien是个意外,年轻的法国大男孩友善且善于沟通,他不介意Mark的少言寡语,也不介意Mark偶尔的出语伤人——他知道那并不是Mark的本意,只是表达方式存在错误罢了。Julien总是以最理想化的善良来包容身边每个队友的不足,他愿意耐心地和Mark交流,哪怕他们面对面坐一下午只说过三句话,Mark似乎不太理解人际交往中的技巧,他约Julien出来喝下午茶,自己却抱着本电脑做自己的工作,敲敲打打一下午,一句话也没和Julien说。

没关系啊。好脾气的法国人笑了笑,面前是喝了足足一下午的咖啡,天知道他免费续了多少杯,而再远一些的红茶也已经泡淡了,Mark有些愧疚地看着被他冷落了一下午的朋友,张张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来缓和尴尬的气氛。

真的没关系。Julien继续解释道。你看,你告诉我了这个喝下午茶的好地方,哪怕今天你很忙,也还是遵循了见面的时间,我就更不应该打扰你工作啦!

那不是今天必须完成的工作,Mark默默想到,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做出忙于工作的假像,甚至带了笔记本来参加下午茶。但他不至于笨到连这都要直白地说出来,于是他继续盯着Julien,目光有些愣愣的,收紧胳膊把笔记本牢牢抱在怀里,仿佛那才是他安全感的泉源。

下次。最终,他努力憋出了一个词,并希望Julien不会把这个词看做是搪塞他的借口。再聊。

好啊。Julien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握成拳,主动凑过去碰了碰Mark抱着笔记本的那只手。老实说,我对空勤团还是挺好奇的,下次给我讲讲你们那边的事怎么样?既然我们现在在一支队伍里了,Gilles跟我说多了解下其他国家的队友没什么坏处。

Mark默不作声地点点头,Mike也建议他趁这个机会多和其他人交流交流,别总闷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但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该从谁下手。James很快就熟悉了新来的每一个人,并在SAS的休息室里絮絮叨叨地讲述从每一个新队友的那里挖来的八卦;Seamus凭借一向出色的领导力,很快和其他国家年长的队员们打成一片,基于他本身也还算年轻,为人又老实友善,年轻的队友也和他关系不错;Mike的脾气虽然不怎么好,但也不算绝对糟糕,毕竟辈分摆在那里,无论作为空勤团还是彩虹的一员老将,对他尊重的同事大有人在,Mike从来不用担心人际关系的问题。

只有最为年轻的Mark,并不清楚要怎么与其他国家的人相处。

他可以出色地和其他人合作完成工作,也可以在科技方面与其他国家的人才们进行交流,但要再往更深的关系里走,Mark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不喜欢和其他人讨论自己的生活日常,更不爱主动挑起话题,俄罗斯人总是沉着个脸,德国的工程师倒是很乐于说话,只可惜他一说起来就叨叨个没完没了,Mark根本找不到插进去的缝隙,也根本跟不上对方的思维。

只有Julien,或许是因为年龄相仿的原因,作为队伍里唯二的两个九零后出生的年轻人,Julien很快成为了他的朋友。Mark很满意这个朋友,Julien既愿意献出耐心来倾听Mark的想法,也不介意Mark的沉默寡言,年轻又自信的法国男孩善于与人交流,又不会完全不给Mark说话的机会,他们之间相处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恰到好处。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Mark决定倾诉他的困惑时,才选择了Julien。

James的嘴太快,如果告诉James,没过几分钟他的小秘密就会在基地人尽皆知;Seamus虽然愿意耐心地听他说,却总是不能很好地理解他的意思;至于Mike,Mark还不想因为一点小问题就去麻烦Mike,哪怕Mike多次暗示他有问题要说出来,他也不太愿意去麻烦这位老兵。

然而这次,即使是Julien也难得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停下拿衣服的动作,光着上半身站在浴室的隔间门口,更衣室内部的浴室很小,如果一定要洗澡,大家都宁愿多走上几步、跑回住宅区的公寓洗。Julien对此无所谓,对于总是运动经常出汗的他来说,用最快的时间洗干净自己比什么都重要,眼下,他刚冲了个冷水澡,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冷水浇在运动后发热的身体上的快感,带着一身沐浴乳清香的味道准备离开浴室。

刚拉开帘,Julien就看到Mark直挺挺地站在他面前。

幸好他在腰上围了块毛巾,Julien吓出一身冷汗,他进来的时候更衣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天知道Mark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来的。他不知道Mark等了他多久,但一想到刚才一边洗澡一边开开心心地哼着歌时,也许Mark就站在帘子外面面无表情地听着,或者在心里点评他唱歌有没有走调。

“你怎么在这儿?”Julien有些尴尬地问道,咳嗽一声示意Mark稍微把门口让开一点,他好从隔间出来去拿衣服。Mark听话地错开身子,Julien伸手去拿他的上衣时,听见了Mark不知道对谁做出的“安静”的评价。

“我还以为你是这儿最安静的呢。”Julien开了个玩笑,拿起T恤套在身上,宽松的T恤下摆盖住了他围在腰上的毛巾,也盖住了他的屁股,“你在说谁?”

Mark平静地注视着他,丝毫没有移开目光的意思:“化哲敬。”

“谁?”

过于别扭的发音让Julien一时没想起来,显然,这个名字不是他们所常听的某种语言之一,为了表述清楚,Mark不得不提起另一个名字:“Vigil。”

噢,这下Julien想起来了,那是个韩国人,他们新加入不久的同事之一。他和韩国人的交集不多,除了工作之外,他们几乎没有在私下交流过,不过印象里化哲敬确实很少讲话,甚至比Mark还要没有存在感,至少在他面前,Mark还是会努力多说几句的。

“你可没资格说人家安静啊。”Julien笑了笑,“看来有人要接你的班了?”

Mark摇摇头,他跟Julien说这个可不是因为这一点:“我们很像。”

“对啊,所以我才说有人快要接你的班了,你们都一样不爱说话。”

眼看Julien还是没能理解自己的意思,Mark有些着急了,他不自觉地抬手比划起来,重复着上一句话,并在里面加了更多的解释:“我们的问题,很像。”

这下Julien明白过来了。

他惊讶于Mark对他人头一次主动表达出来的善意,也许是同性相吸,也或许是专业领域的重叠导致在工作中Mark会对化哲敬表现出关注,Julien承认自己没有过多关注这个来自韩国的新同事,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专攻的也是不同领域,Julien没有和他过多交流的必要。但是Mark,Mark却比任何人都要提早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发自内心地担忧化哲敬身上可能存在的问题。

毕竟Mark自己也一直头疼人际交往方面的问题,是Julien一步步耐心地开导他到现在,硬拉着他参加休息日里的各种活动和聚会,不然Mark就是宁可自己闷死在家里,也不愿意踏出家门一步。

你得多出来走走。Julien苦口婆心地劝道。你不出来走走,别人怎么愿意平白无故跟你交朋友呢。

这话听上去就像是幼儿园老师一样,Mark不服气地想要反驳,他憋了半天,最后有模有样地学着Mike的样子说出老爷子的经典台词:这里是特种部队,还是幼儿园?

特种部队也要搞好和其他同事的关系啊。Julien笑的直不起腰,Mark那平淡的语气根本没有模仿出Mike的一丝精髓。嘿,脱下这身制服,我们也只是普通人而已,又不是彩虹超人小马。

面对Mark疑惑的目光,Julien补充道:彩虹小马,一个动画片,你没看过吗?

Mark摇摇头,不明白为什么Julien会去看那种无聊幼稚的动画片。

就像现在,他也同样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表达的很清楚,Julien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却还是不肯给他提出任何建议一样。

Mark固执地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Julien却略微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手往更衣柜的方向伸了伸,又尴尬地缩了回来,他上身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下半身却光着两条大腿,腰间搞笑地围着一块毛巾。

怎么了,Mark不解,不明白Julien为什么还不穿上裤子,于是他友善地出声提醒道:“穿裤子。”

“我知道。”Julien吸了口气,他的内裤就在衣柜里,整齐地叠好和裤子摆在一起,但是在Mark死死盯着的目光下,他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当着Mark的面儿穿上——特别是在Mark衣冠整齐的前提下,“你能别盯着我穿内裤吗,Mark?”

哦,Mark点点头,顺从地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这让Julien哭笑不得,同样作为男人,他其实并不那么在意这件事,毕竟彼此间的玩意儿上厕所的时候偏下头就能看见,没什么好遮掩的,只是刚才Mark盯着他的目光实在太过炙热,让他觉得有些别扭而已。

“其实没什么难的啊。”Julien解开腰上的毛巾,把它团起来丢进衣篓里,伸手准备去拿自己的内裤,“如果你想对化哲敬表达善意,直接去做就好了,比如帮他测试下装备之类的,反正你们都很擅长那方面的事,我就完全不行。”

Mark还乖乖地背对着他,Julien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无法通过他的表情来判断他是否赞同,于是他继续用字正腔圆的英语补充道:“所以我没办法在这方面帮忙,Mark,你得想办法自己去和化敬哲做那个,比如……呃……”

Julien抬起腿的动作僵了一瞬,倒是Mark一反往常地主动站了起来,冲站在门口的人挥了挥手。

 

化哲敬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好。

他不过是路过了更衣室,又恰好听到似乎有人在说自己的名字,他倒不至于担心是否有人在说他的坏话,化哲敬猜测是他的同事们在讨论他这个新来的,这很正常,他不如南那样善于与他人交流,在一个新环境总会有人对新来的表示好奇。

于是,他并没有主动避开或者躲在走廊里偷听,那没必要,化哲敬继续走自己的路,径直地路过更衣室,看到那个总是在关注他的英国男孩面对大门口坐着,而他身后的法国男孩则正抬起一条腿,准备把平角内裤往上套,宽大的T恤下摆之下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若隐若现。

与此同时,他们刚刚交流的话题还在化哲敬脑海中飘荡——他当然听得懂英语:

“所以我没办法在这方面帮忙,Mark,你得想办法自己去和化哲敬做那个。”

做那个。

化哲敬品味了一番这个词组,不确定他来这儿之前错过了什么,但就法国人湿着身体和头发,一边光着屁股甩着屌,一边说出这样的话,他直觉猜测不是什么好事。

化哲敬尴尬地站在门口,没有理会Mark的招呼,迈开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Julien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尴尬。

他不过是想穿个内裤!!!Julien欲哭无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穿个内裤都如此尴尬和艰难,他匆匆套好内裤,又手忙脚乱地把裤子穿上,总算把自己打理利落。Mark依旧背对着他,在化哲敬没有搭理他并直接走开后微微低垂下头,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难过的气息,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挫败和打击。

Julien略微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安慰Mark,暂时忘掉刚才丢人现眼的那一幕。他走过去拍了拍Mark的肩膀:“我想他只是不知道怎么加入,呃,加入这样的话题。”

“话题很好。”Mark认真地说道,不明白这个话题究竟哪里不对,“是他不想。”

“也许你该在另一个地点再主动点儿。”Julien继续安慰道,“你看,我们在更衣室,这其实挺尴尬的。”

“我穿了衣服。”Mark平静地说。

“……”

面对Julien的无语凝噎,Mark思索了一会儿,想起刚才Julien光着下半身的样子,恍然大悟道:“被你吓走了?”

你自己想办法去吧!Julien忍住摔更衣柜门的冲动,不断地在内心重复着耐心恒心爱心,勉强扯出一个笑脸:“大概是吧。”

Mark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了Julien的意思:“下次不要你在。”

“为什么?!”

“尴尬。”

Mark无辜地眨眨眼睛,表示自己只是在陈述事实,没有任何恶意。Julien拍在他肩膀上的手慢慢收紧,紧紧捏着Mark的肩膀,捏到Mark不得不因为疼痛而皱眉。

“嘿Mark!原来你在这儿!Mike他找你有点事儿,他说……噢天哪!”

James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显然,他看到了刚才的这一幕,在空无一人的更衣室里,仗着没人能看见,身强力壮的Julien揽着比他高一头的Mark,手指紧紧捏着他的肩膀;Mark则因为这粗暴的行为而疼到皱眉,却又无力挣脱,活像是校园欺凌。

我就说法国人佬儿真是该死!就连我们的Mark小宝贝儿都不放过!

在听到James添油加醋地复述了一边当时的场景后,Mike的脸瞬间拉了下来,并撸胳膊挽袖子打算随时再去修理法国人一顿。

至于Julien,Julien决定再也不在这间多灾多难的更衣室洗澡了,永远也不。

 

尴尬一直延续到日常工作。

五对五的演习通常是为了测试新装备,以及干员们突发奇想弄出来的小玩意儿,毕竟没有指挥官会蠢到真的只派五个人投入真正的任务里,也几乎不存在只靠五个人死守几分钟的情况。“演习”更像是一个工作之余的放松,也只有趁着这个机会,那些助攻科研方面的专家们才能通过实际来测试新装备是否可行。

作为新加入的同伴,化哲敬也得到了这个机会。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在同一方里看到Julien。

化哲敬不说话,除去和同事间必要的信息交流外,他一点也没把多余的精力消耗在Julien身上。倒是Julien自己差点儿一脚踩上护甲包,被调试演习模拟系统的Mark一把拉住。

“你走神了。”Mark平淡地陈述事实,开始在搭建的模拟场景里寻找适合安放屏蔽器的角落。他主动提出要喝化哲敬一起参加测试,但对方却显得不太乐意——化哲敬要测试的是另一种对信号的屏蔽,可Mark放下的屏蔽器把可以探寻到他的设备都提前屏蔽了,化哲敬测试的效果就大打折扣。

只是,想到自己作为刚加入这里的新同事,化哲敬不好意思把关系搞得太糟,也不善于圆滑地拒绝别人的邀请。于是他只好点点头,答应了Mark的要求,并意外地看到了跟在Mark身后的Julien。

你也来。Mark强硬地说,硬拽着Julien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睡得迷迷糊糊的Julien还没搞明白要去哪儿,就稀里糊涂地被套上了演习测试用的模拟装备,并在看到化哲敬的同时瞬间清醒,吓出一身冷汗。

“下午好。”Julien尴尬地打着招呼,打开护甲包示意化哲敬按照流程模拟取走一片护甲,这样在模拟装备强制他们倒地时,同样作为防守方的他们更有重新站起来的机会。化哲敬却没有理会他,他只是看了Julien一眼,随后便堂而皇之地跑走了。

“啊……”Julien缩回手,在模拟演习的时候大家懒得取这一片护甲是常有的事,作为非技术人员,Julien来这儿的大多数原因都是被强行拉过来,Mark或者Emma,甚至是Marius,他们都知道这个法国的小家伙脾气格外好,哪怕被占据休息时间也绝对不会发火儿。

至于Julien自己,在这场“演习”中他最大的作用并不是总被人遗忘的护甲,而是他拿下GIGN射击冠军的精准射击技术,这才是他最强势的武器。他很乐意在演习里磨炼这项技能,毕竟通过模拟系统去射击活人比干巴巴地打靶子要有用多了,这也是他很少拒绝这项额外工作的原因之一。

然而化哲敬不取他的护甲,这让Julien感到了一丝别扭。

他真的只是穿了个内裤!Julien在内心委屈巴巴地辩解道,如果不是Mark盯了他那么久,他怎么会光着屁股站半天!

始作俑者似乎还没有嗅到空气里那一丝尴尬的气氛,他十分尊重Julien的劳动成果,蹲下来“取”一片护甲加在模拟器上,进攻方即将开始突袭的倒计时结束,Mark习惯性地抬起手,想要和Julien像往常一样碰个拳——这还是Julien给他养成的习惯。

Julien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走远几步才反应过来,Mark的手还固执地悬在半空中,好像哪怕演习已经开始了,他也一定要完成这个步骤才行。

“加油。”

Julien匆匆转过身来,碰了下Mark的拳头,模拟器在限制他的速度发挥,这让Julien格外不满,他被强行设置为了最慢的速度,而如果不是这套模拟装置,哪怕身上真的裹着厚重的护甲,他也能在战场上以最快的速度做出反应。

总比强行移除ACOG的某两位德国人强,Julien安慰着自己,敲开窗户封板的一条封,至少他还有选择使用自己喜欢的瞄具的权利。

没过一会儿,外面的枪声激烈地响了起来,似乎某个地方开始交火。Julien躺在地上,躲在掩体后保持瞄准门口的姿势,他的余光还能看见窗户封板,如果有人想要破窗而入,他能第一时间调转枪口给他一梭子。总得有人必须要留在这里,确保他们要坚守的地方的安全,Julien主动承担起这项工作,让那些跑得快的跑腿儿去。

模拟屏幕的一角显示着参与演习的人的状态,Julien瞥了一眼,Mark不知道躲到了那个角落,没有被交火波及,无论是心跳还是“血量”都十分平稳。这宛如游戏一样的模拟装置一直被诟病的只有这一点,他们的医生不赞同用血量来代表状态,毕竟血量只是按照中枪数量计算,但假设在现实中被打断一条腿,是不可能因为血量充足而继续站起来横扫万马千军。

只不过,模拟装置终归只是测试技术时才使用的附属品,测试技术才是主要的目的,总不能在测试中中一枪就倒地不起,虽然血量这东西一直被人诟病,也还是保留了下来。

脚步声由远而近,Julien提起精神,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口的方向,来人似乎完全没有保持寂静的意思,一个黑漆漆的脑袋探了进来,Julien放松戒备,认出那是选择回点的化哲敬。

他这才注意到屏幕上化哲敬的血量有些不太对劲,也许是在刚才的交火中受到波及,化哲敬的血量只剩下了一半,他匆匆跑到Julien先前方向的护甲包旁,拿起最后一片护甲加在身上。随后,他看了一眼藏在掩体后的Julien,一句话也没说,又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

他干嘛突然回来穿护甲?

Julien愣了一瞬,随后反应过来,也许是化哲敬一开始觉得和他相处比较尴尬,于是没有拿起那片护甲。但是现在,在激烈的交火中,化哲敬意识到护甲的必要性,要是想更长时间地测试新装备,就必须保证自己不一开场就倒下去,干瞪眼一整局。

他的作用终归是会被意识到的。Julien欣慰地想,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开始,他可以通过护甲包这个东西来作为交流的开端,来帮助Mark发散他的善意,作为Mark的朋友,Julien知道这位安静的英国人不怎么擅长说好话,哪怕本来是好意,也会因为说话的方式而显得不太友善。

想到这儿,Julien顿时来了精神,他准备等这场演习结束,就忘却先前的尴尬,主动去和化哲敬交涉。他平复好呼吸,手指稳稳地搭在扳机上,继续瞄准大门口随时可能会突破进来的对手。

化哲敬的头像暗了下去。

一切就像游戏一样,Julien迅速改变位置,他不明白化哲敬才出去不到半分钟,怎么会发生如此大的失误。耳机里传来Mark平稳的询问:“爆头?”

“嗯。”

“护甲没用。”

“嗯。”

“Rook没说?”

“没。”

“他不对。”

“嗯。”

对话保持着双方一向简短的风格,Julien忍无可忍地咳嗽一声:“我听见了,你没问我,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我以为Mute给你解释过了。”

通讯器对面沉默了一会儿,仿佛对面那两位可以通过电波交流,Julien耐心地等一会儿,听见和他关系不错的Mark固执地重复道:“你不对。”

“……”

Julien无从反驳,只好认输地叹了口气:“好吧,我不对,下次我该给每个人都详细地解释一遍,哪怕他们根本不在乎这个和防弹衣没什么区别的玩意儿。”

对面又是一阵安静的沉默,就在Julien以为对话结束,决定把注意力重新转回这场已经快要变成玩闹的演习中时,Mark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你在生气。”他说,“别幼稚,Julien,很丢人。”

“……你知道你现在的话一点安慰的意思也没有吧?”

“有。”

“Vigil,天啊,Mark没有说错。”听到化哲敬的声音插了进来,Julien头疼地闭上眼睛,“你们的问题真是一模一样。”

Mark困惑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化哲敬,对方也在同样困惑地看着他,他们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明明是发自内心的安慰,Julien却无法理解他们的意思。

 

 

END

 

 

两个话废只需要眼神交流就好了呢xxx

努力表达善意的Mark:你太安静了。

化哲敬内心(这到底是直白的挑衅还是事实的阐述还是简单的赞许,英国人真难理解

 

Julien心里苦:你们两个比任何人都难以理解(╯‵□′)╯︵┻━┻

 

是翊风提供的梗!吃完安利之后发现把年轻组和安静组搁一块儿好像也很有意思的样子wwww感谢约稿啦!

 

关于五对五演习主要是为了测试装备这个梗,来自于 @Biot Breathing ,首先原著里九几年就有了模拟训练的装备,围攻里的演戏感觉可能也是模拟场景;其次现实情况里出任务不可能只派五个人去,十五个人还差不多,又不是隔壁幽灵小队(x)也几乎不存在防守方那种给时间布置好守点的情况,所以实际上五对五的演戏是没有实战意义的(要说PVE是演习倒还差不多,那些kbfz好比是移动靶或者模拟出来的敌人啥的),感觉就更像是为了让干员们测试新装备,玩玩闹闹的感觉。

不过也都是私设啦hhhh欢迎讨论XD


评论(2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