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SAS中心】脏话?废话?骚话!

Morowa不喜欢说废话。

 

“我反对。”

James高声说道,在工作结束后的夜晚,他和其他同事们一起聚在赫里福基地的酒吧,摇晃着酒瓶谈论他们那位新同事。

“Seamus告诉我会有一位女性英国人加入我们的时候,天知道我有多开心。”James继续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虽然她不是来自SAS——好吧,这有点儿遗憾——但她终归是个英国人!那个该死的法国人再也不能唱‘Gay or British’。”

“他唱了什么?”Mike皱起眉,显然他并没有听过这首歌曲。

“原曲叫‘Gay or European’,Mike,别听他瞎说。”

“哇哦!没看出来你懂的还挺多嘛,Seamus大宝贝儿?”

没有理会James刻意的挤眉弄眼,身强力壮的苏格兰人以沉默作为回答,他和James坐在同一排沙发上,Mike和Mark坐在对面。Seamus放下酒杯,弯曲起手臂支在桌上,害的James不得不往旁边挪了挪:“你快把我挤出去了,大块头。”

“如果你再那么叫我,我就拎着你的领子把你丢出酒吧。”

“嘿,不可能,兄弟,你可以把我扛出去或者踢出去,但绝对做不到丢出去。”

“我说到做到。”

“你肯定做不到,你根本就不可能把我拎起来,不然那画面真是太美了。”

Mark眨了眨眼睛,默默地听了一会儿这种无意义的争吵,他的目光移向Seamus格外粗壮的手臂,又看了看James和其他人比略显矮小的身躯,把两个人的身高比例在心中默默算了一遍,突然出声:

“做得到。”

James的嘴巴停顿了一瞬,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向满脸无辜的Mark,他们的天才专家在数字上从来不可能出错。眼看Seamus露出得意的表情,James咽了咽口水,迅速转移了话题:“我们还是来聊聊Morowa的问题吧,刚才说到哪儿了?”

“Gay or British。”Mark诚实地提醒道。

“是的,没错,谢谢提醒。Flament嘲笑我们是基佬——说真的,Mike,你怎么没把他的嘴和鼻梁一起打烂?”

Mike轻哼一声,活动手指的骨节:“我没听到他这么说,倒是你说了好几遍。”

James做出躲避的样子:“我发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尊敬的Mike先生,明明法国人才更像是基佬,听说Gilles每天出门前还要抹护手霜和润肤乳,哦,还要喷香水,不然你以为他的手怎么那么白的。”

Mike对Gilles如何保养手部皮肤并没有兴趣,眼看James在跑题的道路上越走越远,Mike决定一把把他拽回来:“你刚才说你反对Morowa什么?”

“噢!你不说我都忘了。”James故意猛地一拍脑门,“她不喜欢说废话?我第一个跳起来反对!她的话比谁都多!不信你问Mark!”

眼看Seamus和Mike的目光都转了过来,Mark认真地摇摇头:“她不说废话。”

James露出吃惊的表情:“什么?天啊,我真建议让Gustave帮你联系下耳科的医生。上次我们合作时她说的话你都没听到?比如什么:你怎么回事小老弟,你个傻哔——,你他妈敢过来吗。”

James绘声绘色的表演吸引了酒吧里一部分人的目光,Seamus十分嫌弃地别过头,假装自己不认识他。

Mark安静且专注地听完James的模仿,等James消停下来后,他点点头:“她说过。”

“那你还说她不说废话?刚刚那些是什么?”

“是脏话。”

Mark老老实实地回答,语气严肃正经。

James愣了一秒,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他越过桌子大力拍打着Mark的肩膀,Mark露出困惑的表情,他看了看旁边同样发出一声嗤笑的Mike,不明白有什么好笑的。这绝不是他的幽默带来的冷笑话,而是客观分析的结果——脏话不等于废话,这是一个事实。

“好吧,好吧。”James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天知道为什么他要故意笑的这么夸张,“那你告诉我,Mark小宝贝儿,你对废话的定义又是什么?”

Mark低下头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很快,他便得到了答案,他抬起头看向James,诚恳地说道:

“你说的。”

紧接着,仿佛觉得这话不够严谨似的,Mark又憋出一个词补充道:“大多数。”

“他说的那叫骚。”Seamus冷漠地纠正道。

“什么骚!”James一拍桌子,“你别凭空污蔑人清白。”

“谁污蔑你清白了。”Seamus十分嫌弃地揭露起James的黑历史,“上次在健身房,我就做个卧推,结果你跟那两个法国人说什么?”

“我让你干他,当然!Seamus,Gilles已经老了,要是连他都比不过,那可真是丢人。”

“可是躺在那里做卧推的又不是你和Flament!你们两个起什么哄?”Seamus头疼地闭上眼睛,“我就不该叫你,叫Mark都比叫你消停。”

“啊哈,Mark那小胳膊小腿儿,你也不怕万一杠铃真掉下来砸你脖子上,他拎都拎不起来,只能像条英国史宾格犬似的围着你团团转,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压到窒息。”James蛮横地强调道,“再说,骚话不等于废话……骚话!说话的事儿,能叫骚吗!”

Mark难过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胳膊,那上面虽然不算是肌肉饱满,但也算是健壮有力,至少不像James形容的那样软弱。更何况,如果Seamus真的被掉下来的杠铃压住脖子,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叫人来帮忙,就算周围没有人、他自己也没有力气把杠铃举起来,那也可以顺着胸膛和腹部把杠铃推开,总之,他绝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事被杠铃压死。

这个假设并不成立。Mark坚定地想到,于是他理所当然地对James的絮絮叨叨做出了评价:“废话。”

“没错,废话。”

Mike对小家伙的话表示赞许,James瞪大眼睛,仿佛对于自己被孤立这件事倍感受伤,嘴里接连吐出一串晦涩难懂的话,什么“你们不要像法国人学习。”“就算队里总该有个被消遣的对象但也不该是我。”

酒吧内外一时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END

 

 

玩了下孔乙己的梗hhhhh

本来想写卤蛋的,结果没插进去23333

说真的卤蛋姐自己满口粗鄙之语,有什么资格说自己不喜欢废话啊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我还是好想看大盾和大锤做卧推,旁边狮子和毒气斗嘴,躺在下面的那两位直冒黑线:能不能闭嘴!x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