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德搞】五日谈|2

第一个故事

 

Marius对他的晚餐很满意。

显然,这位旅客是做过攻略的,景点附近有不少为游客们准备的餐厅,Marius也乐意时不时放弃员工食堂,混进游客里,跑去景点的餐厅尝尝鲜,还刻意戴上棒球帽或者墨镜,他的薪水完全满足这点小小的支出,偶尔换换口味也是不错的选择。

旅客似乎很了解Marius,他挑了一家口碑不错,也完全符合Marius口味的餐厅,看着Marius心满意足地叉着熏肠配土豆泥。工作了一整天的飞行员确实饿的够呛,旅客好心地把自己那份食物也让给他,得到了Marius喜出望外的目光,而旅客自己则点上一颗烟,对晚餐兴趣缺缺。

在注意到Marius不满地皱起眉后,旅客推开窗户,方便烟味尽早散出去。

“你抽烟?”Marius在狼吞虎咽之中抬起头,抽动鼻子,“你这个年纪可不该抽烟。”

旅客耸耸肩:“习惯了,嘴里总得抽点儿什么。”

“你还抽别的?”

“……以前抽过。”

旅客偏开目光,不太情愿地承认道,他尽力让语气显得和之前一样平淡,并磕了磕烟头上的烟灰:“不过现在,用这个代替也不错。”

Marius欲言又止地眨了眨眼,他放下叉子,把干干净净的盘子推到一边,服务员恰是时候地端上甜点,Marius换了一套崭新的餐具,叉起一个蘸满了巧克力酱的炸奶油球,放到嘴边舔了口巧克力。

蘸蜂蜜会更好吃些,Marius遗憾地想,还没等他说出口,旅客却像是明白他的心思似的,提前抢先说道:“可惜这里没有蜂蜜。”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蜂蜜?”Marius惊讶地问道。

“我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

面对对对方的故作神秘,Marius耸耸肩,张开嘴一口咬下嘴边的奶油球,低下头一边咀嚼一边含含糊糊地嘀咕:“那你一定不知道我讨厌烟味。”

“什么?”

Marius咽下嘴里的食物,旅客耐心地等待着他享用甜点,而Marius却放下了叉子。

“你不是想听故事吗?”Marius说,“我给你讲一个烟鬼的故事怎么样?”

 

“烟鬼?”

Dominic转过身,冲Marius不满地皱起眉:“你叫谁烟鬼。”

Marius故意拼命用手扇动着周围的空气,做出一副快要窒息的表情:“你啊!当然是你,Dominic,这儿除了你还有人抽烟吗?我看没有,哎Elias,你抽烟吗?”

正抱着盾牌盘腿坐在地上检查线路的Elias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他迷茫地摇摇头:“不抽啊。”

“你看看!Monika肯定也是不抽的,就你。”Marius猛地一拍巴掌,做出痛深恶绝的表情,“就只有你抽,别狡辩了Dominic,你刚才是不是出去抽烟来着?一身的烟味可别想骗我!我闻得到,我鼻子灵着呢!”

Dominic放下手里的钳子,他的电箱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公寓里有限的工具无法彻底修理好它,他才不得不挤到这间工作室来做检修,这儿有属于他的工作台和更全套的工具——虽然已经被Marius东借走一个西借走一个,丢的差不多了。

Dominic不喜欢在工作间里工作,这里有吵闹的Marius,和爱跟他一唱一和的Elias。Monika偶尔会忍受着噪音来这间工作间,但更多时候,她会被这间工作室里的三位男士弄疯,怒气冲冲地抱着仪器跑到属于法国人的地盘。

Emma是很欢迎她的,Dominic也考虑过去那里避难,却遭到了女士们的拒绝,理由是“这里是女士的空间”之类的烂借口。就在Dominic思考是不是自己平日里脾气太糟,导致人缘儿不太受欢迎时,一转身,就看到跟在他屁股后面就差吐舌头摇尾巴的Marius。

你去哪儿,Marius就跟到哪儿。事后,Monika沉痛地表示。然后Elias也会跟过来,他和Marius加在一起太吵了。为了以除后患,我们只能从隔绝你开始了。

Dominic大度地点点头表示理解,转手就用电线电了Marius的屁股——在他脱了裤子准备解决生理问题的时候。

而现在,害他被迫留在这个工作间的元凶竟然好意思反过来指责他的生活习惯。Dominic放下钳子,抱起手臂看向Marius:“可不,灵着呢,跟狗似的。”

察觉到了Dominic语气不对的Elias咳嗽了一声,试图提醒Marius今天Dominic心情不太好这件事,Marius愣了一秒钟,仿佛是被Dominic的话噎住了,在Dominic皱着眉准备重新投入工作时,Marius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你看!他承认他抽烟了!!!”

Elias沉痛地举起盾牌挡住脸,假装自己不认识他。

“你不能总抽烟,Dominic。”Marius转向他的同事,义正言辞地指责道,“那玩意儿没什么好的,又不健康又浪费钱,你看我从来不抽烟,攒下来的钱肯定比你多。”

“死了也带不走。”Dominic冷冷地反驳道。

“谁告诉你我把钱都存着了?”Marius瞪大眼睛,“不抽烟,我可以拿工资去干别的,比如……”

“比如请我们吃饭!”Elias眼睛一亮。

“等等,我不是……”

“听见了吗,Dominic,Marius说要请我们吃饭!”Elias打断他,,大声宣布道,“不守约是小狗,Marius,你必须说到做到,今天的晚餐你请客!”

“修你的盾牌去!火车头!手电筒!”Marius急急忙忙地蹿过去试图捂住Elias的嘴,Elias的反应比他快的多——运动员和工程师的出身怎么能比呢?Marius猛地一下扑了个空,脑门撞在Elias的盾牌上,“靠!”

Elias还盘腿坐在地上,一手举着他的老伙计,Marius惨叫着退开时,Elias才连忙放下盾牌:“哎呀,抱歉,你知道这是条件反射,受到攻击我就想举盾牌。”

“你这是谋杀!”Marius委屈巴巴地捂着脑袋,撇撇嘴故意做出一副要哭的表情,“你谋杀我,Elias,一定是因为嫉妒我的才华,请客绝对不带你去。”

“还真请客啊?”

“只请Dominic!”

“别别别,Marius,我又不是故意的。”Elias迅速放下盾牌,好言好语地讨好Marius,“请客怎么能少了我?我可是你的好兄弟,好搭档。”

“谁跟你是好兄弟!是兄弟你拿盾牌打我!”

“这不是意外吗!”

Dominic冷漠地看着Marius和Elias又开始像平时一样,丢下工作跟两个孩子似的吵架,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这间分配给德国人的工作室注定安静不了几分钟。

“用盾牌的打他算什么。”Dominic开口道,指了指桌上的电箱,“下次,Elias,我会考虑在你的盾牌上增加点击装置,隔五米你就能电他的屁股。”

这个注意好。Elias无声地冲Dominic做着口型,下一秒就被Marius抵着肩膀怼在了墙上。

“你怎么能给他提供灵感!”Marius毫不讲理地指责道,“叛徒!”

Elias一边手忙脚乱地反击,一边委屈地大声喊冤:“是他要电你的!Marius!你去打他啊!要不,我帮你一起打过去也行啊!”

 

噗嗤,听到这儿,旅客笑了起来,Marius也忍俊不禁,他舔了舔嘴边残存的巧克力酱:“最后还是我负责请客,你说倒霉不倒霉。”

“那你带Dominic去了吗?”

“带了,当然带了,还有Monika,我们关系很好的。”Marius眨了眨眼,“不过那天我去的是无烟餐厅,你猜怎么着?哈!我就喜欢看Dominic那副犯了瘾坐立不安又无可奈何的窘迫样,可少见了。”

“真残忍。”旅客评价道,“幸好今天是我请客。”

“当然啦!你请客,你说了算。”

Marius咽下最后一口甜点,满意地揉了揉肚子:“不过我可一点儿也不残忍。”

“怎么说?”

“如果不是我。”Marius刻意挺起胸膛,“那个叫Dominic的根本没有和我们在一个工作间的机会,如果不是我帮他戒掉了那些不该沾的东西。”

旅客托住下巴,手边的烟灰缸里落满烟灰,他掐灭最后一颗烟:“什么东西?”

“那是另一个故事了。”Marius摇摇头,站起来披上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而且有点儿长,我吃饱了,也累了,现在只想回家睡一觉,明天我还要上班,还得早起——早起意味着早睡,这真是个循环的灾难。”

“也许我可以送你回家,路上……”

“噢不,不不不,我和我的同事住在员工宿舍,就在景区里,你进不去。”Marius连忙摆摆手,“而且我同事的脾气不怎么样,他不会喜欢你的。”

旅客思考了一会儿,想起临走前Marius的同事比过来的中指,了然地表示理解,他从桌子侧面拿过账单,按照上面的费用留下钞票,又塞了一定的小费进去。

“这家餐厅不错。”他评价道,转头看向旁边的Marius,“如果明天我还请你吃晚餐,你愿意为我讲另外一个故事吗?”

Marius拉好外套的拉链,听到邀请,他愣了愣,随后痛快地点头答应:“当然,如果你还想请客,我会用故事来交换。”

“不过我有个条件。”在对方露出微笑之前,Marius补充道,他盯着那双棕色的眼眸,故作神秘地眨眨眼。

“我要去无烟餐厅。”

 

 

TBC

 

 

 

 

这篇基本是无聊又不能玩手机的时候写手稿,晚上电脑打出来,和平时风格可能有点儿不一样?我自己是觉得有点儿怪怪的2333可能一个字一个字写跟直接在电脑上打还是有点儿区别吧。

想试一试慢悠悠地讲一个故事。

 

总之是希望喜欢啦www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