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糟糕的礼物

*大盾生贺第一弹!先上个短打XD

 

“如果你想举办蛋糕派对的话,Julien会很乐意参加。”

Olivier跨坐在椅子上,扶在椅背上的手掌支撑着下巴:“或者酒吧狂欢,夜店蹦迪,都是很适合你的方式,五十岁总得好好庆祝一下。”

“看来你还记得我是五十岁,不是十五岁。”

Gilles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Olivier给出的建议永远显得格外不靠谱,他看见Olivier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于是他伸出手,捏了捏雄狮的脸颊。

“五十岁怎么了。”Olivier拍开Gilles的手,“相信我,蛋糕派对真的是一个好主意,上次Julien不是学会做蛋糕了吗?”

想到前不久Gustave过生日时Julien准备的那份橄榄油口味蛋糕,Gilles尴尬地咳嗽了一声,Olivier好奇地看着他,显然,年轻人并不知道这背后的真相,而Gilles一点儿也不想尝试Julien失败的作品:“我不需要开派对,Olivier,周四是工作日。”

“你总不能工作24小时,我是说,这里是彩虹,比GIGN轻松多了。”

“看来你对你的旧单位很不满。”

“不不不,在龙骑连我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我们有倒休。Olivier摇摇头,“而在GIGN,我有点儿纳闷你怎么还没过劳死。”

“……明天我才五十岁,Olivier,别诅咒我。”

“我知道,当然,我还没给你唱生日快乐歌。”

“你还会唱生日快乐歌?”

“为什么不会,别小瞧人啊Gilles,我特意为我儿子把它复习了一遍,虽然我儿子没有听到,但我给他留了语音消息。”

“天啊,真是场灾难。”

Gilles沉痛地看着Olivier,年轻人不明所以,他承认在和儿子相处的问题上,他总是要格外困惑些:“怎么了,我总不能给他寄一盒磁带吧?你知道年轻人都喜欢通过网络发信息。”

“没错。”Gilles欲言又止,他仔细思考了措辞,委婉地采取了一种最不会伤害到Olivier心灵的说法,“我是说,你唱歌很难听。”

Olivier露出明显受伤的表情。

“这么说不公平。”受伤的雄狮抗议道,“你又没听过我唱歌,怎么知道很难听?”

“我……”

“你必须在听完之后才能发表评论。”

Olivier坚定地说,他从椅子上抬起头,宣布了自己的计划:“就这样,明天我会给你唱一首生日快乐歌,Gilles,听过之后你才有权力评价它是否好听。”

“如果我说不好听?”

“我会多加练习。”

Gilles头痛地闭上眼睛,他想起了半个多月前,当 Gustave被迫品尝Julien亲手制作的蛋糕、还要违心对小家伙多加鼓励时,他那幸灾乐祸的嘲笑。现在,报应来到了他身上,区别在于是他并没有Gustave那样的好脾气,Olivier也不是需要鼓励的小男孩儿。

“要是你在我身边唱歌,Olivier。”

Gilles的脸上写满了诚恳:“我就把Morowa叫来,你知道英国人都是什么脾气。”

 

 

END

 

 

一个短打!

备受挫败的小狮子和rook抱头痛哭:为什么你做难吃蛋糕就被夸了

Rook(震惊):我的蛋糕很难吃吗???

Doc(掏出左轮):Flament!前来受死——


(关于rook做蛋糕难吃这个梗,参见上篇Doc生贺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