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原著向】追击

*克拉克/查韦斯,时间线在89年左右。

*一个关于六号如何把二号拐到手的故事(x)

 

“你很不错,年轻人,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干。”

克拉克重复着他在麦克蒂尔堡特别行动作战中心说过的话,对查韦斯再一次发出邀请。

现在,他们按照查韦斯的要求,坐在作战中心附近的一家墨西哥餐厅里。在结束了南美洲的行动后,每个还活着的士兵都得到了升职和假期,查韦斯也不例外,他大口咬下了手里的玉米卷,没有比满满一口肉都含在嘴里更幸福的感觉了,令他感到惊喜的是,这家店居然没有忘记放番茄酱。要知道在几天前,他还窝在南美的丛林里,可怜巴巴地啃着又冷又硬的三明治呢。

“先不说这个,约翰,你带过去的三明治真的很难吃。”查韦斯评价道,咽下最后一口碎肉,“维加很喜欢,但我讨厌里面的酸黄瓜——还记得维加吧?他为我们背了一路的机枪。”

克拉克稍微回想了一下,一个身强力壮的活像一头熊的士兵浮现在他脑海里,他点了点头:“记得。”

“他把我的三明治抢过去一半。”查韦斯半真半假地抱怨道,“那家伙真能吃。”

“可他现在不在这儿吃墨西哥餐。”

“是的,你没邀请他,他就在作战中心乖乖吃土豆泥吧!”

克拉克笑了笑,他知道查韦斯与维加的交情十分不错,眼下,查韦斯的抱怨只是一种朋友间的玩笑,而不是在背后说战友坏话。他注视着年轻人狼吞虎咽地解决了午餐,擦干净手准备品尝接下来的甜点。

“话说回来,丁,你真该考虑和我一起干。”克拉克重复着自己的邀请,他注意到查韦斯似乎是在故意回避这个问题,对此克拉克表示理解,没人能在面对了那么多烂事之后还愿意继续为国家干脏话儿,至于克拉克自己,则纯属一个例外。

查韦斯握着手里的叉子,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盘子里的甜点:“你总该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吧?”

“当然。”克拉克痛快地点点头,“吃完这顿午餐,你告诉我答案,怎么样?”

“嘿!”

查韦斯不得不放下叉子,似乎又开始拖延时间,他皱起眉,手指有节奏地敲击起桌子:“跟你干我也没意见,约翰,只不过你得告诉我要去干什么,我受够了所谓的秘密任务。”

克拉克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那以后你可有的受的。”

“看来你很有经验?”

“只有我骗政府的份儿,小子,我和你可不一样。”

查韦斯对这个称呼格外不满意,他或许年轻,但一点儿也不小,即使克拉克和他差了几乎一辈,他也不愿意听到对方这么称呼自己:“还要我叫你老爹吗?克拉克老爹?”

“总有一天你要这么叫的。”克拉克开玩笑地说道,“不过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儿子,我有两个女儿,有那两个小天使在就够了。”

查韦斯挑起眉毛,他对克拉克几乎一无所知,跟别提对方的家庭成员:“你结婚了?”

“不然我的女儿是你生的吗?”

“居然有人愿意跟你结婚。”查韦斯的语气里透露着惊讶,“她知道你的工作?”

“知道,完全知道。”克拉克耸耸肩,“要是没有她,我可能活不过二十二岁。”

查韦斯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他很好奇克拉克要如何平衡工作与家庭间的关系,事实上,他也想过组建一个家庭,生几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但他的家庭背景本身就不能令姑娘们满意,更别提他还有着一份十分危险的工作:“她救了你?”

“那是另一段故事了,孩子。”

克拉克选择避而不谈,言外之意便是我们还没有那么熟。他喝了一小口饮料,清了清嗓子:“关于之前说的事,丁,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些——虽然我不保证我的设想能够实现。”

“欺骗政府是犯罪,约翰。”查韦斯开玩笑道,“说吧,有兴趣的话我会考虑。”

克拉克谨慎地左右看了看,餐厅很大,零零散散坐着来享受午餐的客人,所有人都在和朋友热情地聊着天,没有人注意他们的谈话。于是他压低声音,手指敲了敲桌面:“虽然我们还在和苏联过不去,但是世界的格局已经变了,丁,总有一天我们将要对付的不再是一个国家。”

“什么意思?”

“当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结束之后,你猜猜剩余的军事力量会拿来做什么。”

“继续效力,或者退役,回家喝西北风,抱孩子,再生两个可爱的女儿。”

克拉克警告地瞪了他一眼,似乎并不喜欢查韦斯不合时宜的玩笑:“不,敌人会永远存在,当‘国家’这个敌人消失掉以后,也许是宗教,也许是种族,也许是其他的什么——这些总是会产生矛盾,我没办法猜的太具体。但是丁,曾经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有时候最可怕的战争不是发生在国家之间,而是发生在个体,发生在你我身边。”

查韦斯拧起眉毛,他还年轻,不能完全理解克拉克的意思:“你是说十九世纪发生的那些事吗?”

“不,这不是内部的问题”克拉克摇摇头,低声吐出一个单词,“恐怖主义。”

查韦斯沉默着没说话。

“它们总有一天会冒头,并把我们身边变成战场。”克拉克继续说道,“战争将不再是你跑到别的国家去做的事,也许你只是和你的女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或者带着你的家人出来聚餐,就会有人拿着枪威胁你说:嘿,兄弟,知道吗,今天你死定了。”

“……看来你在这方面好像很有经验。”

“我经历过类似的事,我很了解生活被变成战场时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查韦斯思索了一会儿,他提出疑问:“好吧,就算这个假设成立,你准备让我去做些什么?”

“这个假设现在还不够条件成立。”克拉克说,“但总有一天会,到时候仅仅一方的力量是不够的,恐怖主义迟早有一天会蔓延到整个世界。我们需要的是一只由多国成员组成的队伍,当然,现在说这个不够现实,即使你转到我手底下来干的也不是这活儿,我只是告诉你有这种可能。”

“多国……”查韦斯沉思了一会儿,他把目光移向一旁,不远处的一张餐桌上,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孩子在享用午餐,看上去不满五岁的小孩摆弄着桌上的小马玩具,妻子温柔地对丈夫笑着。查韦斯无法设想这家人如果遇到危险会如何应对,那位丈夫戴着眼镜,看上去文文弱弱,但却是一位温柔的好父亲,他拿起一件玩具,耐心地教孩子正确念出玩具的发音。

Rainbow。

他注视着那位父亲的嘴型,目光转回克拉克脸上。

“我觉得你的提议不错。”查韦斯评价道,“如果有一天真的成立,我觉得叫彩虹就挺好的,你看,彩虹也是由不同的颜色组成的。”

“别以为我没看见你盯着那个孩子手上的彩虹小马看了半天。”

查韦斯笑了起来,他没能瞒过克拉克敏锐的眼睛,于是他耸耸肩,拿起叉子继续享用面前的甜点:“我跟着你,约翰,我用处大得很,甚至能教你女儿俄语或者西班牙语。”

克拉克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查韦斯一脚:“打我女儿主意你还早了点儿。”

“只是个玩笑。”

查韦斯默默挨了一脚,他还不太能理解孩子对自己有多重要,毕竟他连一场恋爱都没谈过。

 

 

END

 

 

然后彩虹六号里克拉克的女儿就嫁给了查韦斯,真香(x)

想写一个彩虹组建之前的故事,从克拉克邀请查韦斯开始,一直到组建彩虹,这中间隔了差不多十年。感觉以克拉克的敏锐程度和经历,他或许很早就意识到恐怖zhuyi会带来的危险,以及多国联合部队存在的必要性了,但是碍于年代问题,才拖到快二十世纪成立彩虹。

查了下,彩虹小马是83年发售的,玩梗XDD

 

查韦斯是真的跟了克拉克一辈子(像是什么入赘的女婿(雾))从彩虹到校园,忠心耿耿的,好喜欢他们俩hshhshhs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