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二百斤

*梗来自GIGN在脸书上发的一张图。

 

 

当Olivier的后背狠狠摔在落叶堆上的时候,Gilles一手压制着他,同时转过头去向学员们讲解格斗的要领。

“……力量并不一定起决定性作用,技巧才是关键,即使面对比你健壮的对手,只要拥有技巧,也一样可以把对方制服。”

说着,他还顺手拉了把Olivier的胳膊,被别着胳膊压在地上的雄狮配合地抗议出声,他懒得在学员面前拆Gilles的台,比如这只是示范动作,真要打起来输赢可就未必;或者质问他自己哪里比他壮了,明明Gilles才是个快二百斤的胖子。

“两人一组,自己练习。”

Gilles发出指令,学员们纷纷散开,在“鬼屋”前的空地上两两一组地进行格斗训练。Olivier躺在地上翻了个白眼,弯起腿用膝盖顶了顶Gilles的裤裆:“行了,赶紧把我拉起来,你还要压到什么时候。”

Gilles还压在他身上,没有丝毫动换的意思,似乎是起了临时考验的念头,Gilles非但没松手,反而加了把力气:“或者你可以自己挣开。”

“你个老家伙得职业病了吧。”Olivier瞬间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力量,他的胳膊被反别着,姿势格外不舒服,“起开,我早不是你手底下的学员了。”

Gilles最终还是松开了他,并伸过来一只手,友好地把他拉了起来。Olivier拍了拍裤子上的土,Gilles好心地帮他掸干净后背上的落叶,虎背熊腰的年轻人双手抓着腰间的皮带,分开腿站得笔直:“接下来你就在这儿看着?这就是你的工作?”

“是的。”Gilles回答,目光望向打作一团的学员,“等这项训练结束,也许我们还来得及去趟超市。”

“去超市做什么,家里有什么吃什么吧。”

“正是因为你从来都不做饭,才不知道冰箱已经空了。”

Olivier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空了?你说冰箱空了?这不可能,上周它还没空。”

“……你还记得是上周。”Gilles抬起手腕,把表盘对着Olivier,“今天已经是这周的周日了。”

是的,没错,今天是周日,是休息日,Olivier发出一声沮丧的叹息,天知道他们有多久没有一起享受过一个正常而又完整的休息日了。

“好吧。”他选择听从Gilles的安排,“等你下班了,我们就去超市。”

Gilles点点头,目光在学员中巡视了一圈,在场的训练官不只他一个,足够负责对学员的监督与指导。于是他冲同事打了声招呼,一手揽住Olivier的肩膀:“来吧,我们走走。”

“这鬼地方有什么好走的。”

Olivier大声抱怨道,一边迈开了腿,靴底踩在脆弱的落叶堆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今天的训练所选场地在“鬼屋”门口,这栋选拔训练中标志性的建筑静静地立在树林中央,周围的空地洒满了金黄色的落叶,夕阳西下,落日为原本就金灿灿的枯叶们镀上一层金边。

“鬼屋”是每个参加过选拔的GIGN成员闭着眼睛都能走出来的地方。在选拔期,这栋破旧的房子总能以各种微小的变动来给学员们造成困扰,也许今天要爬一段狭小的通道,明天就改成了徒手攀爬墙体外的水管,后天又会在这间房子里撒满烟雾,再过一个礼拜,房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装上了滑索。

Olivier还记得在他还是学员的时候,有一次因为体力透支而实在没力气攀爬上这栋房子,几次尝试都失败之后,Gilles二话不说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愣是把他给踹上去了——他不想让Gilles失望,更难以想象Gilles对他发火的样子。

眼下,他和Gilles并肩走在一起,Olivier指了指墙体外的一段下水管,示意Gilles看过去:“你在那儿踹了我一脚。”

Gilles露出思索的表情:“我不记得了。”

“我替你记着呢。”

“小心眼。”

“嘿!”

报仇的第一步就遭到了挫败,Olivier只好放弃这个念头:“我一直很好奇,Gilles,为什么你不踹别人只踹我。”

Gilles诚恳地看着他:“你的目标范围比较大。”

“……”

“因为我很看好你,Olivier。”在Olivier被他的玩笑惹怒之前,Gilles及时发出安抚的信号,“我可不希望你在训练阶段被淘汰。”

“那你还给我打分那么低!”Olivier大声抗议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Gilles,我听你同事说了,就你给我打的分数最低!”

“他那是看现在咱俩关系好,挑拨离间。”Gilles不慌不忙地回答,“再说,你相信他还是相信我?”

一句话便把Olivier噎了回去,年轻人憋憋屈屈地沉默了一会儿,用极其微小的声音吐出一个词:“废话。”

Gilles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看学员们训练的地方,碍于大庭广众,他把原本准备抬起来揉揉Olivier头发的手放了回去,转而抬起腿,用靴面踢了踢年轻人的小腿:“不过我没看出来,Olivier,原来你这么记仇。”

“那是。”Olivier抬起下巴,“刚才那笔账我也记着呢,大礼拜天的,你把我拉出来给你当演示对象。你才报复心强,Gilles,不就是上次我给你把杠铃片加错了吗,至于今天把我往地上摔这么多次?”

Gilles收回腿,脚尖踢开面前地面上的落叶:“这不有叶子。”

“叶子管什么用!回家我不得洗衣服!”

“哪次不是我给你扔洗衣机里,你才想的起来洗。”

“哪次也不是!”

Olivier坚决不肯承认自己的生活作风有些邋遢,Gilles懒得跟他争辩,只是顺口提醒道:“一会儿去超市的时候记得买洗衣粉,牙膏也快用完了。”

“家里还有什么是没用光的吗?”

“上次买的白糖还剩大半罐,你要是愿意拿它当晚饭吃,我没意见。”

Olivier当然不可能拿糖当饭吃,他把Gilles刚才说的两样东西默默记在心里,和Gilles一起绕着鬼屋溜达了一圈。太阳从地平线消失后,天还微微亮着,只有晚风簌簌地穿过树林,带着夜晚即将席卷而来的寒气。

Olivier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呼出来的热气哈在手掌上,随后,他又把两只手交叠在一起用力搓了搓。Gilles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注意到大大咧咧的年轻人把手上的火药残留蹭到了嘴唇底下:“下午去靶场了?”

Olivier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点点头:“所以我才说,我们从来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周末。”

“那么,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也得洗衣服。”Gilles抬起手,用拇指抹去Olivier嘴唇底下的黑点。他相信Olivier的袖子上一定也沾染了不少残留,这也是家里洗衣液总是用的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反正这衣服总归得有人洗,Gilles顿时萌生了一个不错的念头,他拍了拍Olivier的肩膀“走吧,他们差不多也该结束了。”

“感谢主,你终于下班了。”

Olivier用夸张的语气说道,他和Gilles并肩走回训练场地,学员们还在辛苦又卖力地试图把自己的搭档摔在地上,每个人都灰头土脸的。Gilles拍拍手示意他们终止训练,Olivier自觉地退到一边,抱臂等待着Gilles正式结束一天的工作。

在吸引了全体学员的注意力之后,Gilles发话了:“在你们回去睡觉之前,我认为你们还应该再上一课。”

眼看疲惫了一天的学员们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Gilles冲站在一旁的Olivier招了招手,等Olivier同样带着一脸莫名奇妙的表情走过来之后,他揽住年轻人的肩膀,用力拍打了两下。

“来做我的对手,Olivier。”

 

再一次被狠狠摔在满地的落叶上之后,Olivier拍了拍Gilles的大腿示意自己认输,他算是想明白了,他打不过Gilles,而且没有人比Gilles更能记仇,没有。他不过是小小地抱怨了一下,却换来这个二百斤的胖子一屁股坐在他身上的待遇,这一点儿也不公平。

一点儿也不。

 

 

END

 

 

无论在什么地方狮子都压不住大盾呢(疯狂暗示.jpg)

 

图里的房子是“鬼屋”,也是GIGN选拔训练出镜最多的地方,而且经常会被各种小改造,比如遍布烟雾然后让学员进去。有个小短片专门拍摄过这间屋子。

上上周看到这张图就立马写了这个梗的手稿,然后一直拖到现在才发出来(最近实在没时间上电脑打字,只好靠存货更更新这样子)虽然这幅图的配字表示是GIGN的其他工作人员在做训练,大概为了表示他们有和作战部门一样的能力?但总而言之感觉大盾拉着狮子去演示然后借此机会报仇把狮子往落叶上摔很不错x

当然主要还是想看他们一起在满是落叶的地方遛弯XDD

说起来GIGN在选拔训练的时候,有好几个格斗训练的镜头,都是在室外有阳光的地方拍摄的,还都是下午,学员们两两三三聚在有太阳照射的地方(GIGN的选拔训练大多在秋冬开展,确实比较冷)看上去暖暖的。

感觉……好像猫啊……要跟着太阳走ww


不过真动起手来狮子也未必是大盾的对手……好歹人家盾盾拿过好几个冠军呢。

狮子:你别得意!再过二十年!看我不一脚踢开你的拐棍儿,放开了揍你!

大盾:真残忍啊Olivier(并更加用力的压住了(住手


评论(1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