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全员向】不给糖?上榴弹!

*一个关于干员们如何刻南瓜的故事。

*迟来的万圣节梗,全员友情欢乐向。

*万圣节和 @-NIOM- 聊的梗,拖了几天写出来了23333

(莫名被屏……重发)

 

 

00

 

“所以,你们会刻南瓜吗?”

当Seamus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屋子来自于各个国家最顶尖的反恐精英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01

 

“兄弟,你为什么要刻南瓜?”

作为Seamus的好哥们儿,Adriano第一个站出来解围,他摊开两只手,做出一个耸肩的动作:“虽然我们都知道今天是万圣节,但是——老兄,成年人不过万圣节。”

“不是我要过节。”Seamus的表情显得十分无奈,“是James,他和Jordan非要搞什么派对,还抱怨说基地里一点儿热闹劲儿也没有。他们俩出去买酒了,丢给我三个南瓜让我刻,我哪儿会刻。”

“那你也不至于叫来这么一屋子人啊。”Adriano的目光在公共休息室环顾一圈,“老天,还都是男性,我打赌男厕所都不会有这么多人同时出现。”

说到这儿,Seamus叹了口气,表情更加无可奈何,他看向Mark:“我原本只想让Mark帮忙问问有没有人会刻,他朋友比较多。”

Mark抬起头,无辜地看了他一眼。

“他朋友比较多?”Mike不耐烦地出声了,“就我们家这小不点儿,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他朋友多。”

无辜的目光转移到了Mike身上。

“他和Julien关系好,Julien朋友多。”Seamus解释道。

Mark抿着嘴唇注视了他们一会儿,确实是他叫Julien帮忙Julien才找来这么多人的,但热心肠的Julien弄错了他的意思,他说自己需要帮助,Julien便以为他需要“人多力量大的”帮助——他甚至可能以为Seamus这儿有几百个南瓜要刻。

不等Mark说话,Julien已经抢先开口:

“是我理解错了,可是你看,我也只叫了我们家的那两位。”

 

02

 

那两位——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把注意力转向那两位法国人,他们此时正罕见地在非工作时间里也坐在一起,表情看上去像是恨不得把对方踢出这个屋子。

“你叫我们做什么。”Olivier不耐烦地开口,语气里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或者说,你叫他我也可以理解,毕竟谁能想到我们的行走缝纫机拿得起手术刀,却不会刻南瓜。”

行走缝纫机,Julien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他面带笑意地解释道:“我听说你也有儿子,就猜测也许你会做这些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啊……我不是再说James和Jordan。”

“他们俩跟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也差不多了。”Mike冷冷地补刀。

Gustave原本看都不看Olivier一眼,在Julien笑着看向他时,他才缓和下眼神,交叉起双臂看着那两个南瓜:“我不会刻南瓜,当然,但是我不介意把它剖了。”

“剖了谁不会!”Olivier大叫起来,“有本事你就把它剖了,再给它缝上,做一个恐怖南瓜。”

Gustave闻言转过头,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我是挺想对你这么做的。”

Julien露出习以为常的表情,Gilles忙于工作不在场,他得担当起调和的角色来:“好了,唔,Olivier,那你为什么把Maxim叫过来?”

“因为我不会啊。”Olivier理直气壮地一摊手,“所以我就去问Lera,看看她会不会,结果她说她忙,就派Maxim过来了。”

 

 

03

 

大家把目光移向坐在角落阴影里的猎人。

“我也不会。”Maxim冷冷地说,“Lera没告诉我来干什么,她只叫我过来帮忙。”

“她还说帮忙有酒喝,所以Alexsandr把我们都拉过来了。”

站在他旁边的timur补充道,他怀里抱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夹着一只铅笔。他挑眉看向满脸写着失望的Alexsandr:“告诉过你了,不会有酒的。”

“这小姑娘怎么还学会骗人了。”Alexsandr嘀嘀咕咕,努力找着反驳年轻人的理由,“刚才Seamus不是说James他们出去买酒来着。”

“得了吧,他们俩的口味哪次跟你对上了。”Timur轻轻叹了口气,顶着一副“我还不了解你”的表情,“不过Maxim,你居然不会刻南瓜?我听Lera说你在北极圈那边住的时候,屋里可是有不少皮毛装饰品。”

“闭嘴。”Maxim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我又不会雕刻动物的皮,我只管剥下来,交给会刻的人——这东西通常也不怎么需要刻。”

因为Lera的关系,和俄罗斯人关系还不错的Olivier自然而然地加入了话题,他怪里怪气地模仿着Gustave的语气:“你不会刻南瓜,当然,但是你不介意把他剥了。”

“我倒是不介意把你剥了。”

Maxim用俄语吐出一段略为恶毒的话,只会几句简单俄语的Olivier自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他抬起下巴,放开嗓门问道:“有人能翻译下吗?”

一直闷不做声的Shuhrat冷不丁地愿意帮忙:

“他要把你吃了。”

 

04

 

在Timur的嘴角刚刚翘起一个弧度时,一旁的德国飞行员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把他吃了哈哈哈哈!”Marius拍着Dominic的大腿,擦擦笑出来的眼泪,“他那么大,一口也啃不下啊,得分好几顿吃!”

Dominic十分嫌弃地往旁边挪了挪,实际上,如果说在场有一个人会刻南瓜,那一定是他,但他并不想把这项技能展示出来,免得又被Marius笑个没完。在他刚刚回归正常生活时,Dominic一直居住在哥哥家里,赶上过侄子幼儿园组织的万圣节活动,双胞胎的优势就体现在这里——Cedrick有事无法陪儿子参加活动,只好叫Dominic稍微打扮打扮,冒充他去。

Dominic万般不情愿地陪着侄子坐在幼儿园活动教室的地板上,一起刻了一只世界上最难看的南瓜。

丑哭了。

这是Cedrick看到南瓜后的评价,随后,Dominic便把南瓜扣在了他脑袋上作为恼羞成怒的报复。

拍不着Dominic的大腿,Marius转而去拍Elias的,和他一起笑的直不起腰来的盾兵也用力拍打着他的肩膀,屋子里啪啪啪的声音一时不绝于耳,直到看不下去的Dominic一人踢了一脚,笑声才渐渐小下去。

“是Shuhrat拉我过来的。”

没等其他人问,Marius主动介绍起来:“在实验室的时候,他问我愿不愿意给英国人帮忙,我当然没意见啦!听说还是动手的活儿,这种事我们德国人最擅长了,所以我把Dominic和Elias一起叫上了,结果居然是刻南瓜,而且我们居然没有一个人会刻南瓜,你说气人不。”

 

05

 

你说气人不。

在场的三位亚洲男性脑门上同时冒出黑线,廖子郎用胳膊肘捅了捅江夏优的腰:“听说是Marius把你拉过来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才正好叫上了你和化哲敬。”江夏优瘫在沙发上,摆弄着手里的手机,“为什么不发明一个刻南瓜机呢?直接往里放就行。”

被莫名其妙拉过来刻南瓜的化哲敬默默地注视着他们,仿佛在犹豫是否加入他们的话题,不过很快有人帮他解决了这个问题,Mark径直地走过来站在化哲敬身边,简短地纠正道:“是我叫的。”

“啊,你给他发了短信,对吧?”江夏优拖长声音,显得懒洋洋的,“但是不好意思啊,当时我们正在一起吃饭。”

“快别提一起吃饭的事儿了。”廖子郎插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较真,忘了当年萧美莲怎么跟你分手的了?”

“她砸了我的无人机。”

“另一件。”

“哦,她做的拉面没有味增。”

说到这儿,江夏优的表情罕见地显得义愤填膺,他坐直身体:“没有味增的拉面不能叫拉面,她做的一点也不对。”

在场的英国人纷纷对他投以难以置信的目光,要知道在英国黑暗料理的熏陶下,萧美莲的出现简直是上帝派来的天使,蹭着廖子郎的面子,英国人们经常喜欢去他的公寓品尝“正常的”食物。

其中,Mark总是会得到最优厚的照顾,萧美莲会记得给他多做一份,有好吃的也会先叫上他。按照她的说法,James太烦人了,Mike不好接触,Seamus饭量太大——还是我们的Mark最好,穿着围裙的萧美莲喜欢捏Mark的脸颊,像投喂自己的小弟弟一样。Mark大多数时候都乖乖地坐在餐桌旁,吃完饭还会主动帮忙刷碗,一句话也不多说。

我怎么没这待遇。懒得洗碗的廖子郎发出一声叹息。胳膊肘往外拐的女人。

“兄弟,我得说句公道话,没人比得上萧美莲的手艺。”尽管待遇方面甚至比不过英国人,廖子郎还是选择站出来替自家人撑腰,“你不能因为这样幼稚的理由就诋毁她的厨艺。”

“没有味增的拉面是没有灵魂的,朋友。”

江夏优在这方面出乎意料地固执,他伸手指向桌子上的南瓜:“要是真有本事,你叫她今天晚上过来做南瓜汤,反正谁也不会刻那玩意儿。”

 

06

 

就在一群精英围着几个南瓜发愁的时候,Taina路过了这间屋子。

“干什么呢?”她走进来,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不知道你们男人也喜欢这么做,幸好我没看见Vicente。”

巴西人还是正常的,Taina欣慰地想,加拿大人和西班牙人也很正常,不会搞这种类似姐妹会一样的活动,聚在一起围着几个南瓜唱歌跳舞把酒言欢。

男性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显得一脸迷茫。

“James和Jordan让我们帮忙刻几个南瓜。”作为事情的“发起者”,Seamus主动硬着头皮出来解释道,“可是我们没一个人会刻。”

“刻南瓜?”Taina挑起眉毛,这才想起今天是万圣节,她挤开身高体壮的Seamus,径直走到桌子旁,端详着三个南瓜,“这还不简单。”

说着,她抽出腰间刀鞘中的短刀,反手握住刀柄,用刀尖在南瓜上点了点,又轻轻比划了几下,在南瓜顶儿上画了一道圈:

“来几个人把顶儿去了,瓤掏出来,剩下的我来。”

“还要掏瓤啊。”Marius露出十分嫌弃的表情,“好恶心。”

“废话,你以为直接刻吗?”Taina瞥了他一眼,冲他抬了抬下巴,“就你,快去,把瓤掏了。”

Marius的表情瞬间僵住,他求助地看了看左边的Elias,Elias果断地偏头看向窗外假装看不见;他又看向右边的Dominic,Dominic二话不说闭上眼睛:“我瞎了。”

“我有洁癖啊!”

“你没有。”

“我有!我真的有!你相信我!其实我和Gustave一样每天洗一百遍手!”

莫名中枪的Gustave疑惑地皱起眉。

“洗一百遍手?”Dominic睁开眼睛,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去把手洗烂了,我就替你掏。”

“Dominic——!!!!”

“……”

“你个残酷的家伙!!!”

“你还洁癖。”无视掉Marius的哀嚎,Dominic交叉起双臂,重新闭上眼睛,低声抱怨着,“你先把床底下的袜子洗了,再跟我说洁癖。”

 

07

 

Taina的效率一向可观,唰唰几下,三个南瓜就刻好了。

Seamus松了口气:“好了,这下我可以跟James交差了,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说着,他探头向门口看去,却意外看到Bosak家的小女孩站在休息室门口,怀里抱着一个小南瓜,怯生生地望着他们。

“你们好……”她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那张和她母亲Zofia几乎一样的脸上却写着和母亲完全不同的紧张无措,小家伙就连波兰语都说的不太利索,她比比划划地诉说着自己的需求,“你们会刻南瓜吗?”

她指了指自己的南瓜示意,又指了指桌子上刻好的南瓜:“我也想刻。”

“那么问题来了。”

Elias第一个举起手:“有人听懂她说什么呢吗?”

“呃,她说了‘你们’‘我’之类的词。”Julien猜测道,“我想她是想要那个刻好的南瓜,毕竟今天是万圣节。”

“这还不好说,给她呗。”

眼看Elias抬腿就要去拿桌上的南瓜,Alexsandr发出一声轻哼:“小家伙说的是她想要我们帮她刻一个南瓜。”

Olivier吹了个响亮的口哨:“Lera没告诉我你还会波兰语。”

“她没发现的事情多得很。”Alexsandr有些得意,他站起来,走到小姑娘面前蹲下,露出一个随和的微笑,用低沉的嗓音说道:“你想要一个南瓜对吗?”

小姑娘傻在原地,嘴巴一抽一抽的:“是、是的。”

“那么,让那个姐姐帮你刻。”Alexsandr指向Taina的方向,Taina正擦着手中短刀上的南瓜汁,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头冷冷地看了这边一眼。

小姑娘的嘴巴瘪的更厉害了,她看了看凶巴巴的Taina,又看了看粗声粗气的Alexsandr,紧紧抱着自己怀里的小南瓜沉默了几秒钟,随后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一屋子的男士们顿时一阵手忙脚乱,神经绷得比遇到恐/怖/分/子还要紧。

“你把她弄哭了!”Marius义正言辞地指责,“你们俄罗斯人怎么这样!”

“就你话多。”Maxim毫不犹豫地站出来维护自家人,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小女孩,“小孩子都这样,哭不死。”

“让她妈妈发现我们把她弄哭了,你想过后果吗?”Marius打了个激灵,“她会把咱们弄死!”

“不不不,Zofia没有这么残忍。”Elias及时补充,“她会先把咱们按住打一顿,然后绑起来用震撼弹轰死,哦,看在那些女士之间的友谊上,可能还会有榴弹电车什么的,再让Lera打上激素,保证我们死的慢一点、痛苦起来。”

Marius哆嗦了一下:“听上去似乎很惨烈。”

听到妈妈的名字,小女孩的嚎啕大哭停顿了一下,随后慢慢转为抽噎,她抽抽搭搭地抹着眼泪,断断续续地说道:“妈妈、妈妈不在家,万圣节需要南瓜,妈妈买了南瓜,可是我不会做……”

“她在说什么?”Marius神经兮兮的,“我似乎听到了妈妈。”

Elias一脸慌张,断章取义地翻译起来:“她要去告诉她妈妈了!”

“老天!我们死定了!”

 

08

 

“都闭嘴。”

Maxim忍无可忍地制止了两个德国人无意义的哀嚎,Dominic随之松了口气,他不想跟着一起丢人。

猎人从沙发上站起来,抽出腰间别着小刀的刀鞘,Marius好奇地看着他的动作,小声对Elias嘀嘀咕咕:“他不会是想毁尸灭迹吧?”

“我看像。”Elias附和着点头。

“你俩都给我安静。”

Dominic一人赏了一个爆栗后,两个德国人终于真正地安静了下来。

Maxim冷着脸,走到小姑娘面前蹲下,弯起左手的食指刮去小姑娘脸上的泪痕,他晃了晃右手中的刀鞘,用刀鞘的尖端碰了碰小姑娘怀里的南瓜,嘴里吐出简单的波兰语:“想刻?”

小女孩点点头:“嗯。”

Maxim又转过身,用刀尖对着桌上刻好的南瓜:“一样的?”

小女孩用力点点头:“嗯!”

Maxim了然地把刀鞘别回腰间的皮带上,伸出双手托住小女孩的腋下,略微用力把她抱进怀里,粗壮的手臂托着她的屁股,站起来向Taina的方向走去:“眼泪擦干净。”

坐在Maxim手臂上的小姑娘匆忙腾出一只小手用力抹了抹脸颊,把一张小脸越抹越花,Maxim侧头看了她一眼,皱着眉顺手从一旁的桌子上抽出一张纸巾,塞进小女孩手里:“擦。”

小女孩接过纸,笨拙地攥在手里擦脸,小小的手掌很难完全抓住纸张,湿掉的部分垂下来,蹭到Maxim肩膀位置的衣服上,似乎发现这是个好主意,小女孩干脆低下头,把脸整个儿埋进了Maxim的肩膀。

再抬起头的时候,Maxim的肩膀上留下了一片眼泪口水鼻涕的混合物。

“……”

那张和Zofia几乎一模一样的小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小孩子破涕为笑就是几秒钟的事,她用小手蹭了蹭Maxim的肩膀,奶声奶气地评价道:

“弄脏了!”

 

09

 

“你哄孩子很有一手啊?”

Timur倚墙而立,旁边坐着满脸低气压的Maxim,对方正一脸冷漠地用纸巾擦肩膀上的混合物,然而那只是徒劳,谁都知道这件衣服必须得彻底清洗才能干净。

“你家里要是有弟弟妹妹,这是很容易的事。”Maxim冷冷地说,他并不是天生就擅长哄小孩,但是家里有几个小的,作为老大哥就必须掌握这项技能,“男孩闹起来才是没完没了。”

“说的太对了,兄弟。”Adriano凑了过来,“我们家的男孩总是打架,害得我每次都得帮他们打回去,不然他们就哭到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接着哭。”

“哭就揍。”

“那你刚才怎么不揍。”

“又不是我们家孩子。”

Timur笑了笑,他自然知道Maxim有多爱自己的弟弟妹妹,只是作为哥哥,Maxim不擅长表达和承认这份爱。他不打算拆穿这一点,于是把话题引向了别的地方:“说起来,我不知道你会波兰语。”

“会一点。”Maxim看了眼缩在墙角备受打击的Alexsandr,他们的老伙计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挫败,罕见地展现出难过的一面,“再说,你以为只有家离得近的人才会说?”

“Alexsandr总是比我们会的多一些。”

“除了不会哄孩子之外。”

“公平来讲,那真的不是他吓哭的。”

“你少帮他说话。”

 

10

 

Taina握着手里的刀,打量着眼前小小的南瓜。

小姑娘站在一旁期待地看着她,目光又带着些小心翼翼的畏惧,这让她想起了她那最小的弟弟,Dengoso,在他们那个贫穷到买不起玩具的家里,几样玩具都是从老大玩到老二,老二再给老三,最后到最小的Dengoso这里时,已经坏的差不多了。总是得不到新玩具的Dengoso曾因为这事发过脾气,大哭着想要一个新的玩具,比他大一些的Taina知道家里不可能有钱给他买玩具,于是跑去捡了些木片,刻了几个玩具丢给他玩。

现在想起来,那些玩具又简单又丑陋,年幼的Taina并没有多么出色的雕刻计较,也不太会正确地使用刻刀。但是那些玩具在Dengoso看来确实最漂亮的珍宝,爱不释手,他一直把它们留藏到现在,偶尔还会拿出来问Taina记不记得小时候的事。

当然记得。Taina懒得搭理他,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会忘。

就是因为这几个简陋的玩具,在家里的所有兄弟姐妹中,Dengoso和她的关系最为亲密,从小时候动不动就粘着姐姐,到长大后追随姐姐的脚步成为巴西的警察,甚至去玻利维亚做过卧底——虽然最后还是需要Taina去给他擦屁股。

不过现在,Taina盯着面前的小南瓜,琢磨着怎么下刀。

Dengoso最喜欢什么来着?

她走神地想到,等她回过神来,手上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她刻了一个可爱又俏皮的骷髅在南瓜上,耳朵甚至用蝴蝶结代替了。

我刻了什么。Taina抬起头,想要解释这不是她的本意,但周围围观的男士们那看透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没想到我们的Taina这么少女啊。”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Taina警告地瞪过去,挥了挥手里的刀。

是的,Dengoso小时候喜欢蝴蝶结——准确来讲,他并不喜欢这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但是年幼的小男孩固执地认为姐姐是女孩子,女孩子的东西姐姐会喜欢,姐姐喜欢的他也喜欢,做蝴蝶结可以让姐姐也一起玩。

 

11

 

“还没刻完呢。”

小女孩出声说道,她指了指南瓜的背面:“我要名字。”

“她要刻名字。”备受打击的Alexsandr有气无力地翻译道。

“我要自己刻!”

“她要自己刻。”

Taina把南瓜转过来,打量了一下背后的大小:“太小了,只能刻一个字母。”

说着,她把刀交到小姑娘手里:“握住了。”

小姑娘用力点点头,使劲儿攥紧对她来说有些粗的刀柄,Taina则握住小姑娘的手,蹲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和她一起在南瓜背后刻下小姑娘姓氏的首写字母。

 

12

 

“抱歉,你们有看到……噢天啊!”

Zofia踏进休息室的那一刻,正好看见Taina握着自家女儿的手,而自家女儿手里则攥着一把小刀。

当妈妈的哪顾得上什么礼貌不礼貌,她二话不说,径直挤开围观的男士们走到女儿面前:“你们怎么可以让她玩刀?!”

说着,不给其他人回答的机会,她又瞪起自家女儿:“还有,谁让你自己跑出家门的?我不是告诉过你这地方不准乱跑的吗?为什么自己跑出去,跑丢了怎么办!”

“对不起……”小女孩放下小刀,垂着头道歉,“今天是万圣节,我想给妈妈惊喜。”

“不管什么节你都不能自己跑出去!听到没有?”

“听到了……”

“回家!”

“等一等妈妈!”小女孩连忙转身踮起脚,从桌上取下小小的南瓜,献宝似的献给Zofia,“看!是阿姨帮我做的!”

Zofia叹了口气,耐着性子蹲下来打量着小南瓜:“嗯,不错。”

“还有!”小女孩把小南瓜塞进妈妈怀里,紧接着又从桌上拿下来大南瓜,猛地向上一举,差点儿顶上Zofia的下巴,“这个是叔叔做的!”

“哦?”Zofia怀疑地抬起眼睛看了看周围的几位男士,“你们做的?”

Taina在旁边冷不丁地出声:“你觉得可能吗?”

“我就说。”Zofia耸耸肩,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女儿身上,“听着,我们要回家了,拿好你的南瓜,跟叔叔阿姨说再见。”

“再见。”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小南瓜,冲其他人挥着小手,又特别跑到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想说的Alexsandr身旁,“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再见!”

“为什么!!!”Alexsandr发出一声哀嚎。

小女孩的手一指Maxim:“你比他凶!”

屋子里传出阵阵低低的笑声,倚着墙的timur抿着嘴唇,面带笑意地低着头,左手托着笔记本,右手用铅笔在上面画着睡也看不懂的草稿图。

 

13

 

那张草稿图上,有一个小女孩,一位女士,一群男士,还有四个南瓜。

三个大的,一个小的。

 

14

 

目送走了Zofia母女没一会儿,James和Jordan就踏进了休息室。

“哟,这么热闹。”Jordan显然对如此盛况显得有些惊讶,他摩拳擦掌地看向桌子,“南瓜呢?这么多人总该刻好了吧?”

“我们家这位大块头是不会搞这种精细活儿的,我就猜得请外援。”James上去就跟Seamus勾肩搭背,“但你怎么请这么多啊,我这就买了几瓶酒回来。”

“还有糖呢!”Jordan补充道,拍拍裤兜,“不过那也不够分的。”

Seamus皱起眉头:“你们哪儿来的糖?”

Jordan和James相互打量了一眼,迅速达成共识:“今天是万圣节啊。”

“万圣节你俩去要糖?丢不丢人?”

“不是我们俩。”James的谎话张口就来,“Zofia那个女儿非要糖吃,我们俩这不琢磨着基地里也没别的孩子了——至少彩虹这边没有,所以陪她去别的社区要糖吃了。”

 

15

 

屋子里一阵诡异的寂静。

 

16

“怎么了?我是说真的!”James奇怪地看着其他人,“那小家伙话都说不利索,是不是啊Jordan。”

“就是啊,还是我教她糖用英语怎么说。”

“不得不说,你们美国人的发音真是奇怪。”

“你们英国人更奇怪,好吧。”

 

17

 

诡异的寂静还在持续。

 

18

 

“还等什么呢。”

Mike率先打破了寂静的气氛,他交叉双臂坐在沙发上,冲James和Jordan努了努嘴:“打一顿,打一顿就让他们知道说慌的代价了。”

“怎么有些人永远改不了暴力的坏毛病。”Olivier嘀嘀咕咕地评价道。

“暴力?”Mike挑起眉,“你以为这儿是哪儿,年轻人。”

 

19

 

“我看不妙。”James小声对Jordan耳语道,“我们家老爹跟那个法国人居然一个鼻孔出气,不是他老年痴呆了就是法国人得狂狮病了。”

“那玩意儿会传染的吧。”

“是啊,要不咱俩先撤吧。”

“我觉得行。”

“撤。”

 

20

 

正在James和Jordan一步步悄悄后退时,Seamus健壮的身躯及时堵在了门口。

“要去哪儿?”

一向老实又好脾气的苏格兰人面带友善的微笑,他承认自己受够了总被这两个家伙整,就像今天,明明是那两个人的主意,却让他叫来这多人刻南瓜,这一点儿也不够意思。

他必须把这份被压迫的痛苦报复回来。

反正人多,Seamus默默地想。打一顿也不知道是谁打的。

 

 

END

 

 

不要欺负我们又易碎又老实的大锤宝宝啦!

说是全员向但是也没有完全全员(那么多干员真的塞不进去了……)原本只想写短篇结果一不小心八千多T-T

万圣节那天和NIOM聊天,聊到了这个梗,包括还有什么热切美名其曰要当护花使者,陪着佐菲亚的女儿去要糖吃,防止女孩被俄罗斯人吓哭(俄罗斯人:???)然后被ash拧着耳朵教训他幼稚什么的XD

过节嘛,就很想写一个放松状态下的干员们。

 

这篇大多数梗都来自于NIOM,感谢!

 

文里的Dengoso是女鬼的弟弟,在和荒野的联动任务中出现过,总觉得很黏姐姐,而且女鬼对他也很宠的样子(虽然宠的方式很傲娇……)

以及我真的很想看诡雷冷着脸哄孩子【住手!】是可靠的兄长型!

最后!兰州拉面才是王道!味增算个屁!味增只配加在汤里!(bushi

 

 

最近该忙的事情都忙完了,差不多可以恢复更新频率啦!

准备开约稿,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约2333


评论(2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