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德搞】O, mein Freund!02

*男朋友篇,奇美拉后续。

*一个捕捉一只养伤的耶格格的故事。


02

 

出门对Marius来说是件很麻烦的事。

准确地说,对Dominic而言更麻烦。

腰腹的贯穿伤让Marius没办法靠自己的力量更换衣物,就连坐起来都显得十分费力,他先翻过身,采取半趴在床上的姿势,随后再靠手臂来撑起身体,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腰腹一点儿劲儿也用不上。

Dominic弯着腰,在病房的衣柜里翻找Marius的衣服,他先从衣柜底下揪出一件格子衬衫和一条牛仔裤,扭头看了看窗外的天气。立在病房外的大树左摇右摆,被吹得不能自已,是个大风天,Dominic伸手在衣架上拨弄两下,取下一件高领毛衣,以及一件厚实又挡风的防风外套。

Marius老老实实地坐在床上等他,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的动作:“不,不要那件毛衣,我不喜欢高领的。”

Dominic对他的意见充耳不闻,他抱着一堆衣服走回病床边,拽过Marius的胳膊帮他套上衬衣:“不穿这件就戴围巾,你自己选。”

“这两个选择是一样的!Dominic!都像戴了项圈一样。”

“……”

“真的,脖子一点儿也不舒服,真搞不懂怎么会有人喜欢穿高领,我都嫌勒得慌。到底是哪个白痴设计出来这种衣服,真该买个项圈给他戴戴。”

“或者我买条项圈来给你戴上。”

“Dominic!”

“好了,闭嘴。”

Marius乖乖抬起胳膊,把手准确地伸到袖子里,Dominic摆弄他的幅度不大,以免扯到他腹部的伤口和身上其他杂七杂八的划伤。衬衫并不是毛衣最好的搭配,只不过如果是普通衬衣,难免要抬起胳膊来穿进去,这样高危险的举动很可能给Marius带来不必要的疼痛,就像上次,他只不过是身边没人照顾而抬手按了下床头铃,就被腹部的伤口折磨到死去活来。

我只是想叫护士。事后,Marius委屈巴巴地看着匆匆赶来的Dominic。我想喝口水,可是你把杯子拿到那么远的地方,我根本够不着。

Dominic皱起眉:你可以等我回来。

我很渴。Marius嘀咕着,目光盯着被搁在床头的水杯。我很渴,Dominic,渴得要命,而且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Dominic张了张嘴,最终也没把承诺说出口。

虽然因为Marius莫名感到口渴的症状让负责观察他的研究人员们高度紧张了一阵,但哪怕Marius被怀疑出现了奇美拉后期感染的可能,除了上厕所和办理手续的时候之外,Dominic再也没离开过他的视线。

 

系好衬衫的扣子,Dominic拿过毛衣,把下摆一路卷到领口,对准Marius的脑袋扣进去。Marius知道自己的抗议没有奏效,于是他左右摇晃着脑袋,努力表现出自己真的很不舒服:“它勒到我的脖子了,Dominic,它还很扎,你是从折扣店淘来这件衣服的吗?我感觉我……无……法……呼……”

“安静。”

Dominic懒得搭理他夸张的表演,拽着他的胳膊套进袖子里。随后,他拿起牛仔裤在Marius腰上比了一下,硬实的布料和紧勒的裤腰对伤口一点儿好处也没有,他不确定Marius是否会对牛仔裤有意见,于是他放下牛仔裤,起身去衣柜里找出一条宽松的运动裤。

“我想要那条牛仔裤。”Marius又开口发表意见了,并对运动裤露出嫌弃的表情,“只有糟老头子才会穿这种松松垮垮的裤子,Dominic,牛仔裤更适合我,你该让我穿牛仔裤才是。”

这家伙怎么这么多事,Dominic翻了个白眼,把牛仔裤塞进衣柜最底下:“没什么可商量的,Marius,除非你愿意在腰上系皮带。”

“牛仔裤并不一定要系皮带。”Marius抗议道。

“很可惜,你这条要是不系皮带,别人就能看见你的内裤。”

“看不见!”

“看得见。”

“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我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黑色的。”

“那是因为你知道我穿的是黑色的!”

“别人很快也会知道。”

“不!他们不会!如果你不说出去他们就不会!没人知道我的内裤是什么颜色!没有人!”

“当然,他们又不用帮你洗内裤。”

Marius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尽管他的生活起居几乎都被Dominic一手包办,但他还是没办法习惯自己的一切隐私都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之下,特别是一些麻烦又惹人嫌弃的事——尽管Dominic从来没抱怨过什么。

眼看Marius总算安静了下去,Dominic拎着运动裤回到床边,他先托住Marius的后背,扶着他躺回床上。脱掉病号服的裤子对Dominic来说已经习以为常,自从拔掉导尿管之后,Marius坚决不要再穿那种围裙一样的衣服,站起来还能看见半边屁股。Dominic觉得这是Elias的错,最年轻的德国人在前来探望时无意发现了这一点,没忍住噗嗤笑出了声,这声轻笑却给Marius的尊严造成了严重的打击,无论Elias怎么道歉,Marius都气呼呼地不肯搭理他。

等你好了,我把我的盾牌给你玩好不好?Elias诚恳地认错。

不行。Marius生气地拒绝。你那玩意儿满大街都是,有什么稀罕的。

Elias使出杀手锏:那……那我把法国人的东西弄过来给你拆,这总行了吧!

Marius怀疑地打量着他,Elias拍拍胸脯:我跟Julien关系好着呢!他会帮我弄到的。

一言为定!Marius迅速屈服于法国的诱惑,和Elias达成协议。

坐在一旁削苹果皮的Dominic一声不吭,要是Marius知道Elias只能弄来Julien的护甲,没准儿会当场气到跳脚。

 

Dominic的动作很快,病房的温度一点儿也不低,但重伤未愈的Marius比一般人更加惧怕寒冷,他现在光着腿躺在病床上,下半身只穿着一条内裤,在失去被子的保温下瑟瑟发抖。

“快点儿。”他催促道,脚腕被Dominic抓着套进裤腿里,“我快冷死了,就像我刚从观察室里醒来时那样——那两个法国人和那个俄罗斯人真够残忍,他们只管手术,却不管之后的事,直接把我丢到隔离观察室,护士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我醒来的时候,上帝呀,我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光着屁股,身上就一条薄薄的被单,我还以为我到了停尸房……”

“麻醉之前跟他们说你怕冷啊。”

“你在开玩笑吗,Dominic,那时候我哪还有力气说话。我在那件该死的观察室冻了快半个小时,我从来没有那么冷过,幸好没过多久James就来看我,顺便给我加了条被子——说到这儿,我一点儿也不该感谢他,他根本没问我还疼不疼,你猜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什么?”

“幸好你还活着,Marius,赶紧给我还钱,五十英镑呢。”Marius模仿着James的英国口音,“五十英镑可是最大的面值。”

套好了两只裤脚,Dominic开始慢慢把裤子往上提,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免扯到Marius的腰:“谁让你欠钱不还。”

“我拿等价的欧元还过他!”Marius大声说道,“可是他说欧元不算!”

“那么,他是想坑你。”

“谁说不是呢。”Marius点点头,目光盯着天花板,“不过至少他没让我冻死,最开始的那几天很难熬,你不在,法国人和俄罗斯人只会说让我头疼的话题,看我的目光好像我快死了一样。只有James,James愿意进来陪我聊聊天,虽然大多数都是他在说,你信吗,Dominic,他说话的次数居然比我还多,我觉得我差不多学会英国口音了,也许归队之后我可以假装自己是个英国人。”

Marius天马行空的逻辑让Dominic无法理解,话题怎么就从欠钱跳到伪装英国人去了,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Marius要伪装成英国人,不过他可不想仔细询问,不然Marius一定会拉着他唠叨个没完。

提到屁股的时候,Dominic一手拽着裤腰,一手托起Marius的腰,Marius尽量放松地配合他,但还是忍不住皱眉,絮絮叨叨的声音也渐渐小了下去。Dominic快速把裤子提上来,不给Marius造成过多的痛苦,提好裤子后,Dominic像完成一件大事般松了口气,手一松。

啪!

松紧带狠狠地弹在了Marius的腰上。

Dominic和Marius都愣了两秒钟,他们互相望着对方,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很快,Marius痛苦地皱起脸,嘴巴难看地撇着,眉毛都拧到了一起,手指微微颤抖,他紧闭起眼睛试图做深呼吸,但任何牵连腹腔的动作对他而言都是负担,他默默地忍耐了几秒钟,随后爆发出一阵绝望的哀嚎:

“Dominic!!你杀人啊!!!”

Dominic冷着脸偏开头,并不想面对自己的小失误,对Marius的嗷嗷叫假装充耳不闻——更何况,那根本不是嗷嗷叫,充其量只能算是夹杂着哭腔的细微呻吟,Marius已经疼到连发出更大声音的力气都没有了。

听不见,真的听不见,Dominic安慰着自己的良心,是Marius的声音太小了,如果不仔细听,本来就听不见。

 

 

TBC

 

 

以上是真实事件改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身边真实发生过的!(我为什么这么高兴x)

班迪又不是花钱请来的护工!照顾人有不周到的地方很正常嘛!【ADS警告】

以及腹部的手术是要光着的,全麻醒来之后真的会很冷很冷,盖多少被子都没用的。于是脑补一只瑟瑟发抖的耶格格。

没有死于奇美拉却死于队友不给盖被子,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请看今日走进彩虹(喂

 

五十英镑是最大面值这个梗来自NIOM,耶格借这么大面额的钱是要去干嘛啊233333


评论(1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