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名柯】恶评博客(后篇)

前篇中篇

 *已经完全写跑题……今天也有欺负风见!(x)


这个REI绝对不是自己的上司降谷零!可以肯定了!

抱着这样的心情,难得休假的风见裕也愉快地拿着手机打起游戏,一个月没玩,他的技术略显生疏,不过好在REI不断在在后面为他守住血线,虽然时间耗费的久了一点,但是终归是做完了最近的限时任务。

「好怀念这种和裕也桑并肩作战的感觉呢。」REI发来一条消息。

风见裕也满面春风地回复:「今天没什么工作了,不如就陪REI酱多玩一会儿吧!」

「不行哦。」REI发了个苦恼的表情,「我常去的咖啡厅遇到了一点麻烦,服务生小姐很为难呢,我必须去陪她了。」

咖啡厅?小姐?麻烦?

三个词瞬间又把风见裕也拉回了之前的可能性里。

他确实了解到降谷零所在的咖啡厅里有一位女服务生,在男人堆里人气同样很高,虽然没有降谷零在JK中的人气那么夸张就是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名字应该是榎本梓,上次在超市的时候还看到她和降谷零一起推着车采购,看上去关系不错的样子,如果是榎本梓感到烦恼的话,以安室透的身份,降谷零一定会去表示关心的。

「那个女生和REI关系很好吗?」风见裕也感觉自己的手又有点颤抖。

不,不可能,他安慰着自己,降谷零绝对不会说什么“我在你心里你比工作还重要,感觉好开心呢!”之类的话,光是想想就够形象崩塌的了。

「嗯,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哦!」REI回复道。

风见裕也吞了吞口水,哆嗦着手指敲击键盘:「很久之前就想问了,REI酱经常去的咖啡厅,叫什么名字呀?我也很喜欢喝咖啡呢!」

「波洛咖啡厅,很有名的!」

波洛咖啡厅。

风见裕也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不不不,他试图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对方真的是降谷零,是不会把这么直白的信息直接告诉他的,更不会跟他卖萌犯傻装可爱——等等,说到卖萌犯傻装可爱,虽然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寒,但那可是降谷零,有着三重身份的男人,随便演绎一个新创建的人设岂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呆萌可爱的傻白甜REI酱?

这一定是降谷先生的新人设!

也许对方透露波洛咖啡厅给自己,是因为不方便直说,才在游戏里以这种方式约自己见面的!

既然对方都这么直白了,风见裕也也不打算再装下去:「刚才REI酱说的女服务生,是叫做榎本梓吧?」

REI发了个惊讶的表情:「哇!好厉害啊裕也桑,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呵呵呵呵呵,风见裕也镜片反光,不要再装了啊降谷先生,你再这么卖萌下去——

我可就要跟公安部的同事们说你打游戏用女号这件事了。

「哈哈,我也去过那家人气很高的咖啡厅呢。」见对方没有坦白的意思,风见裕也跟着继续演了下去,这可是他为数不多和上司亲近的机会,「我家离那不远,REI酱现在在店里吗?」

「在的喔」

「那请REI酱等我一会儿!」

我要当面拆穿你这个打游戏用女号的家伙!

「咦?可以和裕也桑见面吗?好兴奋啊!」

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见面吗?!你兴奋个鬼啊!

「不过这家店快要打烊了,请裕也桑快一点哦!」

哈,果然就在店里上班!还装!

风见裕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想到可以当面拆穿上司用女号的事实,他就无比激动,全然没有了上次怀疑REI酱是降谷零时的紧张——就算REI酱是降谷零又能怎么样呢?反正玩女号的又不是他!

而且,打游戏其实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公安部很多同事都会打游戏的,风见裕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告诉他的上司,多和下属打打游戏有助于增强感情,并希望以后能继续一起打游戏。

风见裕也迅速披上衣服出门,抱着无比美好的期待,发动车子向着波洛咖啡厅一路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波洛咖啡厅。

“诶——?!”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榎本梓终于从威胁的目光中解脱出来,却得知由于鹤山丽子的搭档突然上线,她已经和久违的搭档一起做完了限时任务的消息。

“抱歉呐小梓,人老了就是容易糊涂,看到裕也桑上线,我一高兴就忘了限时任务只能做一次的事情。”

鹤山丽子不好意思地冲榎本梓道歉,榎本梓连忙摆摆手:“不用在意的,鹤山奶奶,我找别人一起做就好啦!”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就是了。”她小声嘀咕道。

临近打样,咖啡厅里只剩下了三个人,安室透核对好一天的收入账单,并列好了第二天要去采购的内容,检查完水电气是否关好后,听到榎本梓难过的低语,他从兜里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既然鹤山奶奶的搭档上线了,那么我今天也来和小梓小姐做搭档吧。”

“诶?”榎本梓迅速抬起头,“可以吗?”

“可以的,今天晚上没什么事。”安室透笑了笑,“只是我好久没玩,等级可能有点不太够。”

“没关系没关系!这次的任务没有等级限制的!虽然等级低打起来会比较费时间……不过安室先生那么厉害,一定没问题的啦!”

“那就拜托小梓小姐了。”

“交给我吧!”

打开更新后有些陌生的游戏界面,一个月都没碰过这款游戏的安室透简单回忆了一下操作,翻阅过错过的游戏通知,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任务通知和奖励通知,他玩这个游戏本来只是因为答应榎本梓帮忙通关,对这些一点也不在意。

“准备好了吗?安室先生?”榎本梓晃了晃手机,“我随时都可以开始哦!”

“嗯,小梓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安室透点击同意组队申请,放松下身体,斜斜地依靠在吧台旁,一只胳膊架在吧台上,活像一个普通的御宅族青年,下班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游戏。

 

风见裕也长了个心眼。

他没有把车直接开到波洛咖啡厅门口,那太惹眼了,即使降谷零邀请他去咖啡厅他也不能这么显眼。于是,他先是把车开到了附近的路边,随后步行至波洛咖啡厅,同时,他特意没有选择径直的路线,而是绕了个弯,从侧面接近咖啡厅,以便于观察。

由于已经打样,咖啡厅的灯只亮了靠近门口的一盏,椅子整齐地倒扣在桌子上。风见裕也看到店里只剩下三个人,一个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上司,一个是他看过照片的服务生榎本梓,另一个老奶奶虽然完全没有印象,但可以推测也许是老板之类的。

三个人以不同的姿势待在咖啡厅里,唯一的共同点是手里都拿着手机,拇指噼里啪啦地在上面敲个不停。风见裕也心中暗喜,他虽然知道降谷零会打游戏,可从来没亲眼见过对方打游戏的样子,现在看来,降谷零不但会打,还对游戏很痴狂——一下班就打游戏,可见是痴狂到了什么地步!

甚至在游戏里卖萌,风见裕也默默吐槽,降谷先生的时间真是充裕。

眼下,可以完全确定游戏里的REI就是降谷零,没有再观察下去的必要了。风见裕也迈起步伐,昂首挺胸地走向咖啡厅,忽视掉门口挂着的表示歇业的牌子,直接推开了门。

叮铃铃——

风铃应声响动,咖啡厅里的三个人同时抬起头,老太太眯着眼睛,安室透目光一凛,榎本梓最先反应过来,她暂停掉手上的游戏,带上一脸抱歉的表情:“十分抱歉,这位客人,今天已经打烊了……”

风见裕也看都没看她一眼,目光直逼降谷零。

REI酱。

风见裕也动了动嘴,发现自己无法说出这个词。

快说啊!风见裕也催促着自己,明明在游戏里直接就可以说出来的!而且说起来瞒着自己打游戏的明明是对方!自己才是抓包的那个,应该理直气壮起来才是!一个游戏ID而已,又不会暴露对方的真名!

“R……”风见裕也刚发出一半的声音,被上司用充满杀气的目光怼了回去。

是你叫我过来的呀?风见裕也欲哭无泪,他不明白上司把自己叫过来又这么凶的意义何在,本着早死晚死都是死的心态,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闭着眼睛大声喊出了那个游戏里的ID:

“REI酱!”

“REI酱就是你吧!”

降谷零心里涌上一阵恶寒。

风见这家伙是欠收拾了吗?他下意识地想要活动活动手腕,思考着怎么把这家伙像丢垃圾一样丢出去。

零酱这个叫法,从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嘴里出来,怎么想都太恶心了!!!

不过下一秒,安室透迅速反应过来,鹤山丽子的游戏ID确实是叫做REI,再结合下她口中提到过的那位搭档,以及明明打完了游戏却还在店里不走的反常行为,大概是约了人在这里见面吧。

所以那个叫裕也的,还真的是自己的这位部下啊。

拿真名的发音当做ID,这家伙也真是够可以的。

“REI酱?”

令人恶寒的名字又一次响起,不过这次是从榎本梓口中传出的,她困惑地重复了一遍:“我们这里没有叫REI的女孩子……啊!鹤山奶奶!他是不是来找你的啊?”

鹤山,奶奶?

风见裕也推了推眼镜,有点搞不清楚情况。

他可是清楚地看到降谷零的眼神从凌厉到充满杀气再到嫌弃的,现在,对方的眼神已经完全变回了作为安室透时温和的模样,面带微笑地注视着他。

怎么感觉自己会死的很惨的样子,风见裕也打了个哆嗦。

“啊呀呀,被这么大的小伙子叫REI酱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呢,裕也桑。”

鹤山奶奶笑眯眯地冲风见裕也招招手:“REI酱就是我哦。”

……哈?

风见裕也当场死机。

“没想到裕也桑真人是这么精神的小伙子。”鹤山丽子感叹道,“还特意跑来这里找我,能从游戏搭档到现实,真是十分有缘分呢!”

风见裕也还没从死机里缓过来。

反倒是安室透,在迅速弄清前因后果之后,摆上和往常一样的笑容,假装不认识风见裕也的样子:“啊,原来是找鹤山奶奶的,正好我和小梓小姐还有一点没打完,不如就请客人先在店里坐坐,要喝点什么吗?”

“不、不用了。”风见裕也浑身僵直,在安室透的引导下坐到鹤山丽子对面,整个儿人都透露着一股绝望的气息。

“明明就差这一点了。”榎本梓重新拿起手机,面对着再次失败的提示,忍不住叹了口气,“就算是和安室先生一起也不行吗……”

“毕竟我不是很擅长打游戏嘛。”安室透撩起额前的头发,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似的,故意提高了声音,“诶?鹤山奶奶好像说过搭档的水平很高,而且刚打完这次的任务,不如麻烦裕也先生代替我一次,怎么样?”

说着,他微笑着把自己的手机递到风见裕也面前:“说起来我还不知道呢,这位先生的名字,不会真的叫裕也吧?”

裕也,风见裕也打了个哆嗦,平日里降谷零都是以姓氏称呼,几乎没叫过自己的名字,以这种温和的语气恳求自己帮忙的时候就是完全没有了。

“怎、怎么可能!”风见裕也干笑两声,战战兢兢地接过手机,“谁会拿自己的真名当做游戏ID嘛!”

“说的也是。”安室透善解人意地点点头,看着下属窘迫的样子,他忍住快要笑出来的顽劣念头,用夸张的语气恳求道,“那就拜托裕也先生了!”

“您、您叫我裕……啊不是,游戏ID就好……”

“那怎么行,您可是这里的客人呢。”安室透笑眯眯的。

我不是我没有!降谷先生您听我解释!!!风见裕也欲哭无泪地坐在椅子上,打量着手机屏幕上真正属于安室透的角色——男号,普普通通的外表,跟本人的相貌毫不搭边,装备和服装根本就是随意搭配,他特意瞥了眼ID,发现上面赫然写着:

哈罗。

降谷先生你起ID这么随便的吗?!!!

 

第二天。

“解释下你昨天的行为,风见。”

“是!”

风见裕也挺直脊背,他的上司正靠在自动贩卖机旁,等待着一个合理的解释。

“REI酱……啊不对,鹤山女士在游戏里对我说波洛咖啡厅遇到了一点麻烦,那里的女服务生感到很烦恼。在确认了名字之后,联想到这个ID,我误以为是您遇到麻烦但又不方便直说,才通过游戏的方式隐蔽联络。”风见裕也推了推眼镜,对自己的借口还算满意,“毕竟您,呃,有些时候确实会不方便联络我。”

降谷零上下打量着他,仿佛是在考量这番话的真实性,最终,他叹了口气:“不是说过了不用担心我吗,风见。”

“可是您总是这样!”风见裕也抬高声音,“库拉索的时候就是,天鹅的时候也是,虽然我对您突然挂电话没什么意见,也知道以您的能力来说完全不需要我们担心,但是,降谷先生,我还是……”

“还是对我挂电话意见很大?”

“没、没有这回事!”

“比起关心,这么迫切地来我,我看是因为你以为我在玩女号,想看笑话吧。”

“怎、怎么可能!”

“这次就算了。”降谷零并不反感下属的关心,虽然这样直白的关心显得有些多余,“下不为例,你那么堂而皇之地来找我才会有危险——对你来说。”

“是!”风见裕也低下头,随后,他又迟疑地咳嗽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询问道,“所以……咖啡厅那边的麻烦是指——?”

“啊,一个恶评博客而已。”降谷零挥了挥手,转身向楼梯口走去,“不用在意。”

恶评博客?

针对降谷先生的吗?

风见裕也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离午休结束还有一段时间,足够他回办公室打开电脑看看是怎么回事了。

 

在浏览完【主题帖】【波洛咖啡厅短评】黑的仅仅是脸吗?【主题帖】【波洛咖啡厅短评疑点】黑的仅仅是美食博主!(安室太太粉丝团紧急制作)两篇帖子后,风见裕也在办公桌后面沉默了许久。

安室太太粉丝团。

太太粉丝团。

粉丝团。

他的双手毅然决然地搭上键盘。

 

 

【主题帖】【波洛咖啡厅短评】黑的仅仅是脸吗?

 

——xL——

某知名博主

 

呜哇,昨天大家的反响很强烈啊!

大家的回复我都看啦!

针对那张粉丝团的帖子呢,我想说的是,既然是粉丝团,那么在判断标准上难免不够客观吧?毕竟安室先生长得很帅,很容易笼络女孩子们的芳心呢!

作为美食博主,我当然是要以公平的目光来判断菜品的好坏啦!

店员长得再帅也不加分噢(笑)

为了解答大家的困惑,我昨天晚上又去了一趟波洛咖啡厅,特意点了份意大利面品尝,等下写感受哦。

 

——xL——

 

简直是找死。

觉悟吧!

 

 

 

*您浏览的地址已不存在*

 

 

——

 

 

“喂?对,是我,把这个地址的博客给我封了。……别问为什么!封了!就这样,别说出去,再见。”

 

 

 

END

 

 

 

是公报私仇的风见(x)安室太太粉丝团幕后大佬xxx

 

说好的一个欺负博主,莫名其妙变成了欺负风见,果然是风见大大太可爱了吗(这不是理由啊喂!

不过这是因为这篇本来就只是一个欢脱恶搞的,所以才这么写,有ooc嫌疑(←还好意思说)请不要在意!当恶搞文看就好了!


评论(19)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