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 Day7|狮子睡衣

>回来了!三十天挑战打卡继续

>原标题为cosplay。

 

 

“这是什么?”

Gilles倚在床头,他原本借着昏黄的床头灯随便翻阅手边Olivier随手摆放的杂志,等待洗完澡的Olivier一起过来睡觉。然而今天他的大男孩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洗澡过后直接扑到床上给他一个惊喜,Gilles用余光注意到Olivier在门口磨磨蹭蹭的身影,他抬起头看去,却没忍住直接乐出了声。

“别笑了!”Olivier底气不足地抗议着,拽了拽身上的衣服,“商场一定要搭配卖……我有什么办法!”

他挺直了腰板,试图做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大步迈向床的方向。Gilles注视着他那身橘黄色的连体睡衣,腹部的区域是柔软的白色抓绒,前胸和后颈的地方分别有几簇橘红色的鬃毛,不过后颈的毛被垂在后面的兜帽挡住了一部分,兜帽上有两只圆滚滚的狮子耳朵,帽檐还带有半张狮子的脸,仿佛长着血盆大口,露出两根尖牙。Olivier无视掉他好奇的目光,径直爬上床,顺便把垂落在地上的尾巴捡起来丢到床上。

“你从哪儿买的这件衣服?”

Gilles放下手里的杂志,现在他眼前有更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他抓过睡衣后的尾巴把玩,手指揉搓着尾端的小毛球:“我以为你已经快三十岁了。”

Olivier没好气地坐在床上,没有拒绝他把玩自己尾巴的行为:“我只想给Alexis买一件童装来着,你不知道这件衣服的儿童款有多可爱。”

“然后呢?没忍住给你自己也买了一件?”

“没有。”Olivier翻了个白眼,“这套衣服算是亲子装,必须捆绑销售,无良的商家……好在它的价格不贵,Claire肯定不会要,但也许Alexis会喜欢它。”

“所以你就买了一件男士的。”Gilles替他说完接下来的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你想和你的儿子相隔千里穿亲子装?”

“不!没有!我没那么,那么……”Olivier卡壳了一下,用手在空气中胡乱比划了几下,试图表达自己的意思,“你懂的。我一直都没穿过它,它在我的衣柜底下待了好几年了,今天穿它是因为,呃……”

“你又忘洗衣服了。”Gilles从善如流地提醒他。

Olivier咳嗽一声,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他知道自己私下里的生活有些邋遢,但这全是因为他们的工作强度太大了,他和Gilles又都没有一个贤惠地在家帮忙收拾家务带孩子的妻子,在一些私人事情上难免会有些手忙脚乱:“我明天会记得把它们丢到洗衣机里去的。”

“你最好记得。”Gilles放开了他的尾巴,示意Olivier钻进被窝里,他伸手关掉了床头灯,Olivier利索地缩进被子里闭上眼睛,睡衣胸前的鬃毛露出来一点,在黑暗里依然能看出是毛茸茸的一团,Gilles在感叹商家制作精良的同时,忍不住又摸了一把。

“干什么。”Olivier睁开眼睛,他根本不习惯麻烦的连体睡衣,好像他还穿着工作的制服,这让他的腿十分不自在,要知道平时他连睡裤都懒得穿。

Gilles收回手,像往常一样凑过去给了他的大男孩一个晚安吻,浅浅的胡茬轻轻剐蹭着Olivier光洁的额头,Gilles低声呢喃着他的名字,祝福他获得一夜安眠:“没什么,Olivier,只是我们住在一起的这几年,除了今天以外我从来没把你和可爱这个词挂上钩。”

“明天你就不会了。”Olivier嘟囔着,在Gilles安抚的亲吻下很快便发出舒服的咕哝声,像是一只被捋顺了毛的大猫,“明天起你就知道,这个词本来就与我无缘。”

 

第二天一早,就像他们住在一起的任何一天一样。在清晨睁开眼睛后,Gilles率先下床去刷牙洗脸,顺便为他们两个人煮一壶咖啡,作为晨跑前的能量来源。Olivier则伸手抓过表看了一眼,随后习以为常地滚到Gilles睡过的那半边去,裹着被子趴在床上准备再眯上一会儿

——被子可以下班回家之后再叠,咖啡有Gilles负责煮,去晨跑的路上还有时间喝,现在他有什么理由不多睡一会儿呢?

十分钟之后,穿戴整齐的Gilles返回卧室,叫Olivier起床。在他们混熟之后,这一直是令Gilles最为头疼的工作,他不明白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赖床习惯并且十分自律的Olivier,在和他住在一起后渐渐变得十分慵懒,每天早上都要他催促两三遍才能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快点儿。”Gilles倚在门口一边喝咖啡一边催促道,“挪挪你的屁股。”

于是Olivier听话地挪了挪屁股,睡衣后面的尾巴垂到了地上。

Gilles闭了闭眼睛,Olivier说的话他一句也不能信——这家伙现在就像一只大型猫科动物,穿着橘黄色的睡衣趴在床上趴成一坨,尾巴还晃晃悠悠地悬在床边。

他提高声音又提醒了Olivier一次现在的时间,这次他获得了来自Olivier的反馈,他们都知道这是每天赖床时间的底线,虽然Gilles从没有赖床的习惯,但有时在繁重的工作后,Olivier也会贴心地让他在第二天早上多睡一会儿。

雄狮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Gilles见自己的话起了效果,便转身准备回到厨房,洗干净沾着咖啡渍的杯子,并把给Olivier的那份倒进纸杯里方便他路上喝。然而他刚一转身,还没迈出去一步,就猛然听见身后传来哐当一声巨响。

“Olivier?”

Gilles飞快地回过头,却看见目光所及之处的床上空落落的,没过一会儿,离门口较远的床沿边缘,冒出一对圆滚滚的狮子耳朵,紧接着又是一张狮子的脸,还露着两只布料做的尖牙。

一只胳膊搭了上来,伴随着Olivier骂骂咧咧的抱怨,他坐在地上,揉着被摔疼的肩膀。显然,在半睡半醒中,他忘记了自己已经滚到Gilles睡觉的那侧,以为自己还在自己的位置,旁边应该还有很大一片空挡,于是他便往那边一滚,直接摔下去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还不小心把兜帽扣到了脑袋上。

 

 

END

 

 

是这样的,大盾已经被他的小狮子可爱疯了。



以及是这样的,最近因为一些不可抗力我必须保持更新率,原本三十天只是想写点儿小段子什么的,结果越写越多,这样我就很难保证这边的更新率。所以以后三十题的文字部分就在这边更新了ww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