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彩虹六号/幽灵行动】 天使长行动·续

*玻利维亚旅游女子组+可爱弟弟+幽灵小队。

*稍微介绍下荒野的四个人物,方便阅读:

Nomad(牧羊人):队长,大胡子的那位,也就是玩家操控的角色。非常规战争,武器专家,主要负责火力支援(请看宣传照上的那把轻机枪),会说相当糟糕的西班牙语。36岁,少校,来自三角洲。(顺便这位是个单亲爸爸,有个叛逆的儿子)

Weaver(编织者):黑人狙击手,心理学博士。34岁,军士长,来自海豹。

Holt(霍尔特):绿衬衫光头的工程兵。33岁,上士,来自游骑兵。

Midas(迈达斯):黑发小辫子的突击手。出身天主教家庭,年轻时差一点成为神父,会说三种语言。31岁,上士,来自游骑兵。

以上只是简单介绍,如果感兴趣的话,更多的人设欢迎来评论留言!!他们四个超可爱的!




“也许我们的确不是什么好房客。”

在自由市机场附近的一间旅馆,Caveira抱臂站在自己弟弟身前,不满地看向Twitch:“他们威胁我弟弟,Emma。”

“虽然我不是向着他们说话,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Valkyrie插嘴道,“如果不是可能得到情报,他们也不会那么痛快地答应帮助我们吧。”

Caveira不屑地发出一声轻哼:“即使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也能找到我弟弟。”

Valkyrie转向在场的唯一一位男性:“是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吗?”

Dengoso坐在床上,披着Caveira丢给他的外套,窄小的女式外套披在他肩膀上显得格外滑稽,但也遮住了他身上的伤痕。Dengoso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姐姐,在征得许可后回答道:“知道的越多对你们越不安全,这是我的工作。”

“你还知道不安全。”Caveira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如果你没有那个能力,就不要接这么危险的任务——没有后援?我看那帮人根本就是想把你丢掉算了。”

“姐。”Dengoso无奈地笑了笑,“就算是你未必能做的更好啊。”

“至少我比你强多了,小白痴。”

Caveira挽起袖子,Dengoso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仿佛生怕他姐姐跳起来把他暴揍一顿。Caveira对他这幅乖巧的怂样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Twitch的肩膀:“帮我看着他,Emma,我去洗把脸。”

“没问题。”

“不得不说,姐,我真的很喜欢你这套妆。你是怎么画的?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吗,你在我的衣服上画了只小狗的那次?从小你的手就那么巧。”

Twitch和Valkyrie忍不住从扑哧笑出声来,面对亲弟弟的嘴甜,Caveira只是哼了一声,随后哼着歌愉快地走进了卫生间,砰地一声关上门。

“那是我们小时候的事了。”等卫生间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后,Dengoso转向另外两位女士,“当时我很想要一件印着小狗的衣服,但是我们的父母不给我买,最后Taina不想看我不开心,就拿油笔在我的衣服上画了一只。”

“我该为你们家的洗衣机默哀一下吗?”Twitch开玩笑地问道。

Dengoso会意地笑了起来:“没错,不过我们是拿盆洗的,洗衣服的时候它就化开了,还染坏了其他衣服。”

“看起来你和你姐姐感情不错。”

“就像我说的那样,从小她就保护我,虽然有的时候方式有点……”Dengoso欲言又止地停顿了一会儿,“暴力。”

卫生间的水声消失了,取代而至的是一声怒吼:“我听见了!”

“对不起老姐!”

Dengoso赶紧闭上嘴,抬起手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又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翻了个白眼。

Twitch被逗笑了:“有弟弟可真好。”她说,“我有个同事,他是他们家最小的那个,每个周末的晚上我都能看见他挨个给他的哥哥姐姐们打电话。”

“有个让你天天追着给他擦屁股的弟弟可就不好了,Emma。”Caveira擦着手从卫生间出来,她脸上的涂料已经被彻底洗净,露出原本的面容,和Dengoso有几分相似。Dengoso站了起来,上前给他的姐姐一个拥抱:“我还是喜欢你原本的样子,姐姐。”

“少跟我这儿废话。”Caveira勉为其难地抱了抱他,随后把没比她高多少的男人一把推回床上,“给我坐着。”

Dengoso乖乖坐回床上,拽了拽身上披着的衣服,皱起眉头仿佛自己还很疼的样子。Caveira没有被他拙劣的演技骗到,她自然而然地坐在弟弟旁边,用肩膀挤了挤他让他靠边儿点儿:“我们什么时候走?”

“我只能买到明天的机票。”Valkyrie从兜里掏出机票放在桌上,“明天我们先飞到巴西,然后再一起回英国。”

“我已经跟Gilles说过了,没提我们具体去干什么,但是他很相信我,总之六号那边他会想办法说过去的。”Emma眨了眨眼睛,“不用担心,Taina,我们的时间很充足,你可以亲自把你的弟弟送到家门口。”

“这个小笨蛋要是忘了回家的路,我现在就把他扔在这儿算了。”

面对姐姐气势汹汹又没好气的威胁,Dengoso立刻故意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姐,我连家门钥匙都没带。”

“是吗,那你就睡在家门口吧。”

Caveira伸手拍了拍枕头,把旅馆的枕头拍的松软一些,随后她蹲下来,扯开Dengoso靴子上的鞋带,帮他脱下脏兮兮的靴子:“睡觉。”

“我还不困。”Dengoso一边说一边把腿挪上床,舒舒服服地躺在他姐姐为他铺好的床上。

“那就去洗个澡,你身上脏死了。”Caveira一脸嫌弃地替他拉上被子,“我都担心明天你会不会从飞机上被赶下去。”

Dengoso缩在温暖的被窝里,他身上还疼得要命,一想到热水淋上伤口后可能会有的疼痛,他立刻拒绝了这项建议:“不,我突然觉得我困了。”

“快点儿闭上眼睛吧,小东西,难道还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吗?”

“如果你还记得那些故事的话——我当然没意见啦。”

Caveira犹豫了一下,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两位同事,觉得似乎让她们看见也没什么关系。于是她低下头,在弟弟的额头上留下一个晚安吻:“闭嘴,别总像你的名字那样,在我这儿耍赖个没完。”

 

Dengoso睡着后,Twitch和Valkyrie礼貌地告辞了姐弟俩的房间,旅店的房间只剩下了两人间,Caveira坐在屋子里的另一张床上,警惕地守着她熟睡的弟弟。Twitch和Valkyrie的房间在隔壁,她们在浴室轮流花了一些时间打理干净自己,穿着便衣在房间休息。

玻利维亚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特别是在她们参与了杀戮之后。如果不是实在买不到当天的机票,她们绝对不会在这个是非之地多待上一秒,谁知道有没有人发现了她们的行踪,或者还没有放弃抓捕Dengoso的念头,选择这个旅店也是在反复筛查之后才决定下来。考虑到Dengoso的身体状况,在室外待一晚上不是个好的选择,他需要舒适并充足的休息才行,Caveira亲自保护着他,理论上不会出什么问题。

原本他们的计划是在幽灵的地盘休息一晚再走,根据Valkyrie的调查,幽灵在玻利维亚的暂居点大多由反抗军提供,一间间小屋无规律地遍布在玻利维亚的各个角落,除此之外,CIA在玻利维亚有一间中心据点,那里有更加齐全的配套设施。然而Valkyrie没来得及了解到中心据点在哪儿,她们就和CIA闹翻了。

幽灵不隶属CIA,只是Nomad的队伍被派来玻利维亚帮忙,他们暂时听取Bowman的调遣,站在Bowman身后为她撑腰。哪怕那只是个小据点,彩虹的三位干员也相信那里不会欢迎她们的,不得已,她们只能选择去相对危险的旅馆住一晚上。

Twitch和Valkyrie都没有睡觉的意思,她们面对面无言地注视着彼此,听着窗外夜晚的蝉鸣,以及楼梯上突然传来的突兀的脚步声。

两个姑娘对视了一眼,抄起各自的手枪握在手里,无声无息地贴近门口。木板门被很有礼貌地敲了三下,一个男声传了过来:“开门,Meghan,是我。”

Valkyrie愣了一下,手却没有离开手枪,她挂上安全链,把门打开一条缝:“Coray?”

一个瘦高的黑人站在门口,旁边还跟着幽灵的队长。Weaver对Valkyrie笑了笑表示友好,拎起手上的酒瓶示意:“是我,现在有空吗?”

Valkyrie没有轻易放下警惕:“你跟踪我们?是Bowman叫你们这么做的?”

“只是私人见面,Bowman已经放弃从Dengoso身上挖情报这件事了。”Weaver回答,“好久不见,Meghan,难得在这儿遇上老战友,不和我喝一杯吗?”

“跟踪倒说不上。”跟在他后面的Nomad开口,“只是我们队里有个家伙因为无人机的事现在还没能消停,吵得我和coray睡不着觉,出来溜达溜达。”

Twitch和Valkyrie相互看了看,在达成共识后,Valkyrie摘下门锁,把武器收起来,邀请两位幽灵进入她们的房间。Weaver和Nomad踏入旅馆的小房间后,Valkyrie又迅速锁好了他们身后的门。

两位幽灵和两位彩虹尴尬地面面相觑,在任务中,虽然他们都打过照面,但是相互之间的称呼只有代号,甚至还没来得及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作为联系纽带之一的Weaver咳嗽了一声,推了把身旁的Nomad:“不如我们先相互介绍一下。”

“Anthony。”Nomad从善如流地伸出手,冲两位女士点点头,“幸会。”

“Meghan。”Valkyrie跟他握了握手,同样没有说出自己的全部姓名,她冲Weaver的方向偏头,“和那位以前是同事,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没介绍过我,Coray。”

“我是怕打击他的自尊心,毕竟三角洲一位女性也没有,我们好歹有一位。”

Valkyrie满意地点点头,松开Nomad的手,Twitch凑了过来:“Emmanuelle,之前的合作很愉快。”

“Emma。”Nomad放弃了又长又拗口的全名,“holt念叨了你很久,总说有机会要再和你交流交流——他的名字叫Dominic。”

Valkyrie和Twitch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我们那边也有一个叫Dominic,是不是天下叫Dominic的都脾气不太好?”

“听Bowman说,你们在这边和毒贩们对抗。”Valkyrie认真地补充,“我们那边的Dominic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是吗,那我可真希望他们俩能换换,你可不知道我们这位Dom是怎么加入我的队伍的。”Nomad故作头疼地扶住额头,“他都快没人要了,我倒是希望能换成一个真正能帮上忙的。”

“嘿,小心你说这话Dom跟你急。”

Weaver出声提醒,他把酒瓶放到桌上,环顾起旅店的房间:“你们选的地方倒是不错,这家旅店足够安全。”

“怎么,你们也住过吗?”

“当然,我们都来这儿好久了,总不能天天和反抗军抢地方。”Weaver点点头,“再说难得出来‘旅游’,当然得体验体验当地的风土人情——建议你们不要尝试羊驼肉,这里的人不会正确地烹饪它。”

“我们已经订好了明天的机票。”Twitch耸耸肩,好奇地压低了声音,“我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你们在这儿很久了?”

“天,久到我都数不清我错过多少次我儿子学校的活动了。”

Nomad感慨道,他们作为被派遣并驻扎在玻利维亚的主要队伍,其他来帮助他们的队伍还可以待一阵就回国休假,而他们几乎没有回国的时间,时时刻刻奔波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他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儿子,Nomad不明白为什么自家的小家伙总是长得很快,就像他每次结束驻扎回家时,他都要反应一会儿才能认出这是他的儿子。

“我也错过了很多次我孩子的各种比赛。”Weaver附和道,“没错,我们在这里待了很久了,久到我认识这家旅店的老板。”

“怪不得你们能找到我们的房间!”

“嘿,抱歉,只是我们分开的时候气氛实在太尴尬了不是吗?而且我们想确保你们在离开之前都是安全的。”Weaver耸耸肩,“Bowman通常待人不错,别误会她,她只是……在Dengoso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

“谁?”

“这是我们来这儿的原因,你听说过几年前美国大使馆被炸的事情吧?”

这件事虽然算不上人尽皆知,但作为同行,多少还是听闻过一些:“是圣塔布兰卡干的?这让他们上了你们的黑名单。”

Weaver和Nomad相互看了看,Nomad决定隐瞒事情的真相,毕竟那件事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是的,是圣塔布兰卡做的,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发现了我们的卧底。”

“那家伙死得很惨,我们去晚了一步,只在垃圾堆里找到了他的尸体。”Weaver继续说了下去,“你看,同样的故事,Dengoso比那家伙幸运多了。”

Twitch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会儿:“所以……Bowman和你们那个卧底的关系很好?”

“相当不错。也正是因为这样,Bowman才决定要打击圣塔布兰卡。”

话音刚落,Nomad警惕地回过头,但还是慢了一步,Caveira无声无息地站在他身后,而他甚至没能听到门锁被拧动的声音。

“Dengoso比你们的人幸运,是因为我在第一时间就赶了过去。”Caveira面无表情地说,因为洗去了脸上的油彩,两位幽灵险些没认出来她,“而通常上面的那些人不够快,也不够重视,只有在人死了之后才会凑过来两眼。”

“Taina?”Twitch下意识往同事那边走了两步,阻挡在她和Nomad之间,“你怎么过来了?”

“那个还没断奶的小崽子睡不着,而且你们在隔壁说话的声音我听的一清二楚。”

想到自家弟弟,Caveira无奈地叹了口气,明明已经是个成熟的联邦警察了,可只要是在她面前,Dengoso就总是喜欢像小时候那样向她撒娇,缩在她身后,仿佛他还是那个需要她时时刻刻保护的小弟弟。就像现在,Caveira亲自检查过Dengoso身上的伤痕,虽然这会让他痛苦一阵子,但绝不至于疼到睡不着觉,Dengoso却坚持认为他没有止痛泵就没法睡着,Caveira不耐烦地表示这荒郊野岭的哪儿给你找止痛泵去,结果Dengoso就一定要坐起来和姐姐聊天转移注意力才行。

他是不是这辈子都长不大了?Caveira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

“他自己在房间里呆着,有事喊一嗓子我就能听见。”Caveira说,“再说他也不小了,知道怎么保护自己。”

“他的身体怎么样?”Weaver露出关切的表情,“你们走的时候太急,抱歉没来得及问。”

“好的很。”Caveira警惕地看向他,“当然,你要问他适不适合被关进小黑屋,那么我会回答他离死不远了。”

“Taina,你得学会分清士兵和CIA的区别。”Valkyrie出来打圆场,作为曾经的前海豹队员,没人比她的立场更合适,“他们只是来确保我们的安全。”

“毕竟这可是片荒野。”Nomad说道,“没人比我们更了解荒野。”

Caveira的目光在weave和Nomad之间来回转悠了一会儿,似乎确认他们来到这里真的是出自自己的意愿,最终,她向几小时前合作的盟友作出了妥协:“好吧,感谢你们先前的帮助。”

“举手之劳。”Nomad笑了笑,“来我们这儿求助的人可多了。”

Sam·Fisher——前不久来向他们寻求帮助的人之一。Nomad隐隐觉得这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第四梯队的存在几乎无人知晓,而彩虹小队也只是一个在世界各地流传着的传说,至于他们自己,作为幽灵,他们就连传说也算不上,不应该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不知道Bowman把他们在这儿的消息透露给了多少人,但他必须找机会跟Mitchell汇报这件事,毕竟再怎么说,Mitchell才是幽灵们真正的直属上级。

况且,Nomad瞥了眼在场的法国人和巴西人,即使是美国士兵,在没有受到邀请的情况下也没有权利得知幽灵的存在,更别提其他国家的军事成员。他们在玻利维亚的行动不被美国政府承认,也并不合法,他倒不是太担心Twitch和Caveira会把对他们不利的消息透露出去,作为合作过的盟友,于情于理她们都没必要这么做。只是Nomad无法抹除心中的不安,这一切都显得格外不对劲,在这片玻利维亚的荒野里,不符合常规的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

“如果有机会,相信我们也愿意尽全力为你们做同样的事。”

Twitch打破了空气中的沉默,她诚恳地看着Nomad:“如果我们还有机会合作的话——像你说的,跨机构合作。”

“也许你们的上司一开心,就把你们那边的专家派到我们这边来了呢。”weave拍了拍Nomad的肩膀。“嘿,你记得吧,她说他们那边可是有这方面的专家。”

Nomad很快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从容地接了Weaver的话茬:“不,我听说那位脾气不太好,我可受不了再来一个坏脾气的了。”

“交换也不错啊。”Twitch摊开手,“我们这边还有很多科技方面的专家,他们的实验室一定都很欢迎Dom的到来。”

Nomad稍微想象了一下holt看见同时敞开门的各类实验室的画面,他完全可以想到holt那双闪闪发光的蓝眼睛闪烁着兴奋,像孩子看到游乐场的大门同时向他敞开一样,恨不得把自己切成好几块同时冲进去:“那他一定会很高兴,高兴到Midas——你们可以叫他Rubio——都拉不住他。”

“毕竟科学才能改变生活啊。”

幽灵和彩虹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weave拿过放在桌子上的酒瓶,啪地一声打开易拉环,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举起杯子:“那么,为我们的这次合作而干杯?”

“嘿,你们喝酒怎么能不叫上我?”

房间的门被推开,Dengoso溜了进来,他还穿着那件血迹斑斑的白背心,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酒瓶:“我可是看到你拿来了六瓶。”

说时迟那时快,Caveira闪电般抢过了桌上的两瓶啤酒,用拇指和中指捏住瓶壁,一手一个,左右手的食指同时用力,拉开了酒瓶上的易拉环,和weave碰了碰杯。随后痛快又豪爽地一饮而尽了一瓶,在Dengoso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拎起另一瓶晃了晃:“半夜出来找姐姐的小屁孩没资格碰酒精,老弟。”

眼看Caveira举起酒瓶,把瓶口对准嘴唇,Dengoso爆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嚎:“等等姐姐!我立马就去睡觉,给我留一口——”

话音未落,酒瓶已经见了底,Caveira有些得意地看着她那满脸委屈的弟弟,仿佛欺负了一个联邦警察对她来说十分愉快。她故意把酒瓶倒着向下抖了抖,几滴可怜的酒水珠滴落到地板上飞溅开来,只在地板上留下几道浅浅的水痕:

“你肯定不介意替你打架又替你说话的姐姐替你喝酒,对吧?”

 

 

END

 

 

*现实中的海豹没有女性,文里提到与三角洲的对比是因为游戏里有女武神嘛。

*提到的卧底是Ricky,DEA派去的卧底,已经很接近噩梦了,结果被发现然后折磨死了。大使馆是他炸的,然后栽赃给SBC,因为他觉得如果不这么做,美国是不会重视玻利维亚猖獗的毒贩的。

关于Ricky这个人,游戏里收集的语音文件里有很多他给Bowman发的,大多是自己在卧底时的困惑和对美国的不满。其中的矛盾感和人物塑造都很有意思,有兴趣的话大家可以去收集一下。

*Sam·Fisher是之前幽灵行动和细胞分裂的合作任务。

 

原本对女鬼无感,但是这个任务之后觉得她的人设一下丰满起来了!太可爱了www

接下来大概还会围绕这个任务/合作梗写几篇吧23333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