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 Day8|夜巡

>三十题挑战打卡,原题目为逛街

>任务原型出自GIGN纪录片。



“这是个好人。”

随着负责搜查的同僚宣布,Olivier叹了口气,松开用胳膊紧紧禁锢住的男人——这是个无辜的人,这意味着他们今天下午的抓捕和搜查全部白费,包括他们十五天不眠不休的追踪。也许他们锁定错了目标,或者这次的目标足够狡猾,什么也没带,没有证据对他们来说就等于没有实施逮捕的权利。

Gilles和他一同放开了手,在两个山一样健壮的宪兵离开后,男人慌慌张张地收拾好因为搜查而变得乱七八糟的车,把行李胡乱塞进后备箱,随后开上车堂而皇之地离开了这片停车场。

“那家伙肯定有鬼。”Olivier嘟囔着,摘下胳膊上别着的袖章,把印着宪兵字样的那面朝里叠好,揣进裤兜里,和Gilles碰了碰拳,“辛苦。”

“你也是。”Gilles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他看向穿着普通便装的Olivier,由于地点特殊,便衣是更好的选择,免得在周围引起民众的惊慌。别再胳膊上的袖章是他们身上唯一的身份标识,而现在,由于证据不足,他们的抓捕提前结束,具体下一步如何实施还要看情报部门的进度,结束工作的同僚们纷纷摘下袖章收好,一个个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而Olivier,Gilles不想移开目光,他看着他的大男孩因为无功而返而略显沮丧,正烦躁地用手胡撸被风吹乱的头发。天已经黑了,Olivier穿着牛仔裤和宽松的外套,袖子卡在结实的小臂上,隐隐露出很久前手臂上留下的疤痕,再配合着他那一脸凶巴巴的长相,仿佛是什么夜不归宿的街头小混混。

那件外套是olivier临出门前匆忙套上的,命令来的突然,比起一直待命的Gilles,临时受到派遣的Olivier显得有点准备不足——他拿错了他们的衣服,这件外套原本属于Gilles,而一路上Gilles都没时间来提醒Olivier这一点。Gilles的外套穿在Olivier身上略显宽大,为了不影响行动,Olivier把袖子挽了上去,但还是不能掩盖这件衣服不是他的的事实。

“拿错了?”

等同僚们两两三三地散开之后,Gilles终于逮到机会提醒他这件事。Olivier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耸耸肩:“谁让你把你的外套挂在了我那边衣架上。”

合租从不意味着一切都能分开,因为没有多余的空间,总有一些不得不共享的东西,比如门口的衣架和鞋柜。Gilles仔细思考了一会儿,上次回家时他似乎确实放错了地方,不小心把自己的衣服放到了属于Olivier的那半边。

于是Gilles没再那这件事开Olivier的玩笑,他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在下一个命令到来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用来暂时放松一下:“想去哪儿?”

Olivier环顾四周,抓捕的工作从下午开始,搜查的工作却一直进行到了晚上,周围的店家早就纷纷关门,街道上空荡荡的。他望向不远处的一片住宅区,透过几扇没拉窗帘的玻璃,Olivier看到那些在一天忙碌的工作过后和家人团聚的人们,他们围在桌边聊天,享用晚餐,逗一逗年幼的孩子,平淡又幸福地度过每一天。

Olivier吸了吸鼻子,他感觉自己仿佛闻到了晚餐的香味。

“我饿了。”

他诚实地说道,看向他的长官,上午接到命令后他一路从萨托利附近的家赶来,从早餐到晚餐都一口没吃上——虽然错过早餐是因为他起得晚而懒得做。

Gilles看了眼附近的店铺和餐厅,他们身处的地方算不上繁华,但也绝不偏僻,不然他们也不必考虑便装抓捕。只是毕竟完成工作的时间太晚,周围的店家大门紧闭,身旁的大男孩又眼巴巴地看着他,Gilles回忆着这附近的街道,他是为了防止目标逃脱才特意去记了附近的建筑,却没想到在这时候用上了。

“这附近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不过要走一会儿。”

“那就走啊。”

Olivier一马当先,仿佛没什么东西是可以在吃面前阻拦住他的:“往哪边走?”

Gilles被他的大男孩急躁的样子逗笑了,现在Olivier全然没有了工作时严肃正经的状态,反而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和任何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没什么区别,玩到夜晚玩累了想要找吃的,如果时间充足也许还回去酒吧耗一晚上——当然,这个现在不在Olivier的考虑范围之内。

“跟我来吧。”

 

他们步行在夜晚的街道上,寒风瑟瑟,Olivier的手畏畏缩缩地插在兜里,Gilles则穿着短袖,仿佛和Olivier活在不同的季节。他带着Olivier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七拐八拐,耳边听着Olivier对天气时不时的抱怨。

“这才是我休假的第二天。”Olivier又抱怨到了工作,“说走就走,我要申请加班费,还有从家开车到这儿的油钱。”

Gilles当然知道Olivier的抱怨不是真的抱怨,这个在工作中勤奋的年轻人从不抱怨任何辛苦,他只是觉得这里太安静,想用自己的声音来掩饰过于宁静而产生的不适而已。于是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Olivier:“你知道,我们一向严重缺人。”

“但这是压榨。”

“知足吧,你看我都被‘压榨’多少年了。”

“说真的,Gilles,你要是多计较计较加班费,没准儿你早就发财了。”

Gilles笑了笑,没发表自己的评价,他明白这只是Olivier随口的玩笑,刚进来的初期基础工资都不算太高,即使算上补贴或许也抵不上Olivier在军队的工资。而Olivier跳槽到这里的理由也从不是工资的高低,而是在GIGN,他能寻找到更多的挑战。

他们顺着街道一路走下去,路过一片住宅区时,Olivier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向上方的某户人家。

“怎么了?”Gilles问道,顺着他的目光向上看去,在拉着窗帘的一扇扇玻璃中,有一户人家的窗帘没有拉上。一个小男孩从窗户后面冒出头来,双手扒着玻璃,好奇地向下打量着他们。

“我小的时候也喜欢这样。”Olivier自顾自地说道,他看着小男孩,竖起食指和中指合拢,冲他比了个手势。小男孩好奇地歪了歪脑袋,冲Olivier眨眨眼睛,“在学习完之后,把课本推到一边,扒在窗户上往下看,盯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猜测他们要去什么地方。”

“这听上去很无聊。”Gilles点评道,“为什么不自己下去玩呢。”

Olivier耸耸肩:“他们希望我能好好学习,最好十多岁就能考上大学,当个天才什么的——结果事与愿违。”

小男孩的脑袋缩了回去,也许是他觉得没意思,也许是他的母亲在催他睡觉,没过一会儿,窗帘哗啦一下被拉上,Olivier再也没法打探到窗户后面的情景。

“这没什么,Olivier。”Gilles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看,我和你一样,都是高中学历。”

“但事实上我已经考下了生化专家的资格,我是自学成才,Gilles。”

“……我就不该对你有任何同情,是不是?”

Olivier嘿嘿笑了两声,他当然知道此时此刻学历并不能说明一切,就像Gilles终究是他的长官一样,他也只敢在私下的时间里小小地挑战一下Gilles的威严和地位。

便利店在街道的尽头,孤独地亮着亮堂的白炽灯。Olivier挑选了足够他们两个人吃的食物,还有大杯的饮料,包括一些平日里被Gilles严格禁止的高热量零食甜点,当做今日加班的犒劳。Gilles知道他为Olivier制定的减重计划注定再一次走向失败,对此他已经习以为常——那东西就没一次成功过,归根结底在于Olivier的毅力不够和他的看管不严,他走向收银台,值班的收银员无精打采地计算着价格,显然也因为轮到夜里值班而十分不爽。

走回去的路途显得无比轻松,Olivier忍不住一边走一边吃,等到了车上,袋子里的食物几乎吃光了一半。Olivier自觉地把自己的屁股落在副驾驶上,Gilles不得不坐进了驾驶位,拿起因为在便利店里放久了而有些冷掉的食物,和早已经忍不住大快朵颐的Olivier一起狼吞虎咽起来,一份明明不怎么好吃的夜宵在加班的夜晚却显得格外美味。

Gilles接过Olivier递过来的饮料喝了一大口,冰凉的汽水顺着喉咙从嘴巴一路延伸到胃部,冰块哗啦哗啦地响动着。他举起杯子,和Olivier碰了碰杯:

“加班愉快?”

“加班愉快,长官。”

 

 

 

END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