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GIGN中心】当智齿遇上蛀牙

*昨天那篇智齿的后续,看评论区的留言挖到了新梗,一时兴起就写了。顺便心疼下评论区拔过智齿的各位

*欢脱向!依然是人人都爱Julien系列!(←那你为什么折腾他,假粉)

 

 

 

Julien的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

拔掉智齿后,法国人集体向他们最年轻的队员表示了关心和爱护,就连平日里总是一副暴躁老哥样子的Olivier都留下来陪他聊了会儿天儿——尽管Julien更想安安静静地看电视,他的嘴巴还疼的厉害——聊着聊着,Olivier提到了德国人送给他的巧克力。

反正你现在这样也吃不了巧克力了。Olivier大言不惭地开导着Julien。不如再给我几块儿。

好啊。Julien单纯地点了点头,他当然乐得和同事分享好东西,他无意舔了舔自己的牙齿,被拔掉牙齿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小坑,空出一圈不硬也不软的牙床,带着一丝血腥味。Julien舔着那个窟窿,嘴巴一动一动的。你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吧。

别舔你的牙。

注意到Julien在干什么的Gustave挤了过来,再一次挤开了虎背熊腰膀大腰圆的Olivier。他伸手摸上Julien的侧脸,略带责备地说道:牙医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忘了……Julien缩了缩脖子,把舌头乖乖放平在嘴巴里。他说,唔,咬一会儿棉花团就可以止血了。

Olivier发出极其不满的抗议:你怎么老挤我?

你占地儿。

Gilles代替Gustave做出回答,身材同样健壮的Gilles倚在门口,不想挤进这间不大的卧室。在Julien换上睡衣躺下后,Gilles把他那件沾血的T恤扔进洗衣机,连带浴室一角筐里积攒了一周的脏衣服。直到听见洗衣机嗡嗡作响的声音,钻进被窝里的Julien才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不知所措地向Gilles道谢,Gilles则摆摆手表示这没什么。

眼下,洗衣机的声音戛然而止,Gilles好人做到底,反正卧室不大,他也不像Olivier那么健谈,完全没什么事可做,干脆顺手帮Julien把衣服捡出来放进烘干机里。等他忙完这一圈回到卧室门口,发现Julien还没有入睡,Olivier则在旁边絮絮叨叨个不停。

被Gilles一怼,Olivier顿时吃瘪,他不情不愿地让出地方,Gustave趁机坐到Julien的床边,不放心地嘱咐着坐在床上的小家伙:你再舔它还会出血,如果它流血的话,不要往外吐,咽下去就好。

话音刚落,Julien就吞了口口水。

有不舒服就叫我。Gustave揉了揉Julien的头发,他还是不太能放心这个大男孩,生怕他照顾不好自己,尽管Julien已经快要三十岁了。Gilles说你在那边输液了。

嗯,输了抗生素。Julien指了指桌子上摆着的药盒。说是防止感染的,还开了些口服的药,我没仔细看。

你就不怕Gilles老眼昏花给你拿错了吗。Olivier插嘴道,被Emma狠狠踩了一脚。

我的视力不需要你操心,Olivier。Gilles慢条斯理地反驳,抬起手突然用力一巴掌拍在Olivier相对柔软的后腰上。啊呀,我想拍你肩膀来着,看错了。

Olivier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弹了起来,通常情况下丰厚的背肌能让他无畏任何击打,唯独后腰是任何人都万万不能碰的地方。作为最亲密的朋友,Gilles在一次格斗训练中无意发现了这一点,随后就像是抓住了Olivier的要害,屡试不爽。

被Gilles揪住了后颈皮的Olivier不敢放肆,他乖乖退到门口,和Gilles一左一右堵住卧室。Gustave拿起袋子里的药盒仔细看了一遍,确认都是Julien可能会吃到的药后,他拍了拍枕头,示意Julien躺下休息,等大男孩乖巧地钻进被窝,Gustave奖励地轻吻他的脸颊,同时刮了刮他的下巴:你该刮胡子了,Julien。

明天就刮。Julien眨眨湛蓝色的眼睛,故意用自己的胡茬去蹭Gustave的嘴唇,Gustave警告地拍了下他的手背,Julien立马缩回手,满脸写着委屈。刚输完液!

你可拉倒吧Julien,扎那么一根小针能有多疼?Olivier第一个戳穿Julien的演技。那么大一根激素镇扎你屁股你怎么不说疼?

没、没有扎我屁股。Julien睁大眼睛反驳道。你别凭空污蔑人……

怎么污蔑,上次我都看见了,你趴在地上,Gustave对着你的屁股就是一枪。Olivier发出巨大的笑声。又粗又长。

Julien红了脸,拉上被子不想理他,听着Olivier大笑着扬长而去,随后Emma和Gilles也向他道别,Gustave临走前帮他接了杯温水放在床头,又在他的脸颊上放了一个冰袋。Julien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小声向Gustave道谢,换来了一个落在他额头上的轻抚。Gustave低声安慰着他:也许明天你就会好起来。

然后帮你去把Olivier揍一顿。Julien露出一条手臂,绷起胳膊上发达的肱二头肌,示意自己绝对有这个能力。

虽然事实上,在格斗训练中他总是被掀翻的那个。

 

尽管Gilles给他准了两天假,Julien还是在第二天的天亮时睁开眼睛。他相信医生的话,在那颗快要折磨死他的智齿被扔进垃圾桶后,他一定会很快好起来并恢复平日的状态,不耽误任何训练和工作。

然而等他睁开眼睛,他才发现事情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首先映入眼帘的并不是他熟悉的卧室,鼻腔里尽是消毒水的味道,盖在身上的被子也不似家里的那么柔软,Julien被天花板上的白炽灯刺激的眯起眼睛,一时有点搞不清情况。他环顾四周,看见立在旁边的输液架,上面挂着的输液袋正在顺着软管下下输送液体,他顺着软管一路往下看去,输液管的另一端连接着针头,而针头则埋在他的手背上。

这里是医务室。

Julien一个激灵清醒了,他下意识想要坐起来,昏涨的脑袋却不允许他这么做。他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似乎比睡着前肿的更加厉害,拔掉智齿的地方变本加厉地折磨起他的神经,简直比那颗智齿还在时更让人痛不欲生,Julien想要去舔舔那个窟窿,但想起Gustave对他的嘱咐,伸过去的舌头又缩了回来。

他试图思考明白这是怎么回事,Julien抬手捂住额头,清晰的滚烫感传达到他的手掌,他知道自己正在发烧,却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幸好,没等他迷茫多久,医务室的门就被推开了,Julien顺着声音望过去,看见Emma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见到他醒了,Emma长长地松了口气,随后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顶儿上:“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你!”

啊?Julien愣住了,他刚想开口问Emma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劈头盖脸就是一巴掌,他委屈地揉了揉脑袋,缩在床上可怜巴巴地看着Emma:“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Emma指了指旁边立着的输液架,拍拍Julien的小腿示意他往旁边挪挪,Julien听话地照做了,他把腿挪到一边,费力地撑着床面坐起来,发软的手臂支撑不住他的体重,再加上脑子阵阵发晕,Julien不得不放弃地摔回床上。

在他接触到床面之前,Emma飞快地揽住了他,一手托着他的脑袋小心地扶着他躺回去。Julien感激地对她眨了眨眼睛,Emma没好气地挤开他的腿,一屁股坐在病床边儿上:“生病了为什么不说。”

Julien迟钝地反应了一会儿:“可我本来就刚拔完牙啊。”

“谁把拔个牙会烧到起不来床啊。”Emma翻了个白眼,“Olivier当年去拔牙的时候,除了抱着Gilles大腿边哭边嚎,第二天就起来活蹦乱跳了,哪像你。”

听到以前听说的八卦似乎得到证实,Julien顿时来了兴致,他试图岔开话题:“所以……Olivier抱着Gilles叫爸爸那件事是真的?”

Emma根本没有被他拙劣的手段所骗到,她点了点Julien的鼻尖,像照顾不听话的小弟弟那样帮Julien盖好被子:“你以为你就比他强了吗?Gilles背着你来医务室的路上,你可是搂着他的脖子说了好多有的没的。”

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有点儿超过Julien的思维处理能力,他思考了一会儿Emma的话,露出错愕的表情:“你说我是怎么来这儿的?”

“Gilles背你来的,要不是他,我们谁挪的动你这身肥肉。”Emma伸手戳戳Julien的侧腰,那里分明肌肉紧凑结实,像是完美的运动员选手会拥有的身材。Julien缩了缩肚子,免得Emma真的从他的腹肌中揪出一点点松弛的地方,“早上我去叫你吃早餐,你没动静,我还以为你只是睡得太死了。直到中午我们又去加你,你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们才打开了门。”

“那扇门……还好吗?”

“又不是用踹的,Gilles那里有全部的备用钥匙。”

噢,Julien点点头,Emma继续讲了下去:“你烧的很厉害,我们差点儿就带你去了附近的那家医院。你自己说说,一颗智齿而已,怎么到你这儿把自己搞成这样。”

“这还用问,免疫力低下呗。”

熟悉的大嗓门从门口传了过来,声音的主角丝毫没有自己处在需要保持安静的地方的自觉。Olivier大大咧咧地推开门,大大咧咧地走到Julien身边,大大咧咧地伸开手掌往Julien发烫的脑袋上一盖:“这不是好多了吗,我就说Kateb那家伙大惊小怪。”

“托着他的屁股把他弄到Gilles背上的人是谁?”Emma懒得搭理他这种明显欺负病患的行为,“你少说人家,Olivier,你当年没比他强到哪儿去。”

眼看Julien露出好奇的目光,Emma清清嗓子又要开始发表长篇大论,Olivier连忙转移话题:“过去的事儿我们就不提了,Julien,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嘁。”Emma发出十分不屑的声音。

“我挺好的。”Julien认真地回答道,“毕竟没什么事情是睡一觉解决不了的,不是吗?”

“说的对!”Olivier象征性地鼓了鼓掌,“你可不知道,今天早上看到你那副病恹恹的模样,Kateb吓得都快蹦起来了。”

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Olivier是在胡扯,Julien只是敷衍地笑了笑,却没想到Olivier越来越来劲:“我就说不用复查,他非坚持要把你弄到医务室来观察情况,可怜Gilles那老胳膊老腿,一把年纪了还要饱受大胖小子的摧残……”

眼看Julien脸上有点挂不住,Emma连忙出来为自家小家伙解围:“行了,Olivier,你比他重得多,Gilles怎么没抱怨你。”

“我又没压在他背上摧残他。”Olivier耸耸肩,“再说,我身体好得很,可不会像我们的Julien那样躺在床上叫都叫不醒。”

 

打脸来的很快。

Julien在医务室躺了两天,情况却没有丝毫好转,忽高忽低的发热不停地折磨着他。Gustave怀疑是拔牙时遗留了部分牙齿,或者缝合没有做好导致伤口发炎,几天下来,病恹恹的Julien整个人都瘦了一圈,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Emma试着为他做了些容易咀嚼的食物,对Julien来说那依然难以下咽,第一天他勉强吃了些面包,为了清理口腔里的面包屑而漱口时,Julien疼的一脸扭曲;第二天他什么也不想吃,等到了第三天他觉得饿了,却发现自己的嘴巴肿的完全张不开。

由于Julien平日里人缘不错的缘故,来探望他的干员不在少数,但Julien并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他这副尴尬的样子。他只见了Elias和Mark,德国人对他表示了诚挚的慰问并笑得直不起腰;英国人则关切地陪了他一下午,Julien无法说话,Mark也以沉默应对,最终他们一起靠在床头,用Mark带来的电脑看完了一部电影。

Gustave终究不是牙医,设备不全,给出来的意见有限,眼看Julien的情况没有任何好转,Gilles决定再带他去一趟医院,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Julien低垂着头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待叫号,Gilles倚在墙边,双臂交叉在胸前。在他的右边,Olivier捂着腮帮子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满脸痛苦地嗯嗯啊啊个不停。

一左一右,两个自家队伍的病患,五个法国干员病倒了俩,简直是给人家看笑话。Gilles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自己是什么养了两个不省心的小崽子的单亲爸爸。

“你丢不丢人,Olivier。”他踢了踢Olivier的小腿示意他小点儿声,“多大了还长蛀牙?”

“Julien也在这儿呢!你怎么不说他啊!”Olivier以更大的声音抗议着,一手捂着腮帮子痛苦不已。

 “长智齿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蛀牙则是没有意志力的表现。”

Gilles从容不迫地反驳他,事实证明有些时候嗓门并不能谁是在理的那一方。Olivier很快蔫儿了下去,他绕过Gilles粗壮结实的腿部,看了眼垂着头有气无力的Julien,随后拍了拍Gilles的大腿:“你也不知道让人家靠会儿。”

“我没事。”Julien虚弱地小声说道,他的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那是临出门前Gustave帮他贴上的,希望他在颠簸的路途上能好受一点。他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试图坐直一点俩让自己的话看上去比较可信。

Gilles放开交错在一起的手臂,绕过Julien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三个椅子连成一排,坐在中间的Gilles的旁边还有一个空位,Olivier见机行事,自觉地一屁股坐了过去。

“放松,Julien。”

对Olivier,Gilles看都不看一眼,他按着Julien的脑袋引导他枕在自己的臂膀上,命令小家伙先靠着自己休息一会儿,反正还有一会儿才能到他们。Julien犹豫着靠上Gilles宽厚的肩膀,稍微调整一下姿势,找到相对舒服的位置,随后小声道谢,缓缓闭上眼睛。

Gilles低头看着枕在他身上浅浅入睡的Julien,大男孩的额头还有些发烫,过热的体温穿透贴身衣物传达到他的胳膊上,他知道至少还得过一阵子Julien才会完全好起来,在这之前,没人会介意多照顾照顾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

另一个大家伙就不一样了。

Gilles猛地感觉肩膀一沉,另一侧的Olivier十分自觉地压了上来,理所当然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捂着嘴理直气壮地找了个足够舒服的姿势:“我在帮你平衡重量,Gilles。”

“……”

“不用谢我。”

法国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Gilles无可奈何地向后靠在椅背上,向后倾斜身体让两位倚靠着他的下属休息的更舒服些,他的身体足够健壮,也足够两个年轻人靠的。Gilles右边的胸膛上枕着Julien,左边的肩窝上睡着只大狮子,他自己被挤在中间,一手搂着一个。

活生生从一座大山变成了一只大枕头。

 

 

 

END

 

 

 

部分梗来自@鵲行貌

脑补下要是有走过路过的其他国家的人看见这幅场景……

真实丢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自我感觉有点ooc,毕竟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大男人了。是实在很想看Gilles搂着自家队员当大枕头的样子!所以就还是写了XDD

是表面严厉实际温和的长官

 

打广告:

随缘约稿

什么都写

无需定金

价格好说

有意向请私信w

 


评论(2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