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GIGN中心】老大哥?外卖哥!

*GIGN中心,欢脱向。

*人人都爱Olivier系列!

 

 

太热了。

Olivier艰难地挪了挪屁股,离开沙发上被自己坐烫的那部分。持续地吹了一天的空调挽救着所有人的生命,在休息日,酷热的室外任何人都不想轻易涉足,尽管没有太阳,阴沉又闷热的热空气依然笼罩着整个儿基地,稍微活动一会儿衣服就会黏在身上,黏黏糊糊地出一身汗。

Olivier的动作挤到了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的Gilles,年长的男人不得不坐远了些,远离这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热量的狮子。他盯着动来动去也找不到凉快地方的Olivier,年轻人仿佛无论如何都没法在这张沙发上找到一块儿舒服的地方,最终,Olivier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感叹还是瓷砖地板比较凉快。

从早晨到现在,除了Gilles在清晨时分出去慢跑了几圈外,他们还没有踏出过共同的公寓。Olivier睡到中午才顶着一脑袋乱毛起床,随后就赖在他和Gilles共享的客厅里靠空调续命,赖在沙发上一动不动。Gilles原本想做口午餐,打开冰箱却发现由于前一段时间两人一直忙于工作,根本没空去超市采购,冰箱早已空空如也。

去超市这个建议被Olivier果断否决,他理直气壮地指着窗外,坐在沙发上一副你让我离开这儿我就跳起来咬你的架势:外面那么热,出去就得热死,饿一顿又饿不死。再说,基地不是有餐厅吗?

Gilles并没有坚持,他关上了冰箱门,坐回沙发上和Olivier一起观看一部电影。Olivier总是建议他看些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这样才能和其他人有共同话题,比如Julien,Gilles的年龄快够当他爸爸的了,巨大的年龄差总是让Julien在Gilles面前显得有些紧张。

你确定这是Julien那个年纪的人喜欢看的吗?Gilles盯着电视里四只粉嫩的小猪,对Olivier发出质疑的声音。

当然。Olivier理直气壮地点点头,美滋滋地调大电视的音量。《小猪佩奇大电影》,年轻人都喜欢看。

Gilles忍着动画片里魔性的小声和时不时的猪叫看完了电影,他怀疑Olivier放这部电影完全是为了故意折磨他,来报复上次演习时发生的失误——可这怎么能怪他呢?要不是Olivier自己冲的太快,也不会在门口就被判定射中,更不会因为系统带来的冲击力而从楼梯上滚下去。那是外面的楼梯,Olivier从上面叽里咕噜地滚下来的样子被部分同僚看个正着,而Gilles恰好跟在他身后,Olivier撞到他脚边后停下,被系统提示不准动弹,瘫在地上保持着翻滚后的姿势直勾勾地瞪着Gilles。

一大坨亮黄色的东西从他面前软绵绵地滚下来,Gilles承认正面目睹这一幕实在太过搞笑,于是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现在,他终于熬完了Olivier的小报复,墙上时钟的时针指向最下方,该是吃晚餐的时候了。慵懒的狮子从地板上伸个懒腰站起来,眼巴巴地看着Gilles:“晚上吃什么?”

“你不是不饿吗?”Gilles没好气地表示,“冰箱空了,超市也差不多该关门了,早让你去你不去。”

讲道理对Olivier来说是没用的,他不甘心地打开了冰箱,确认里面是真的连一片芝士都没有了。他再次抬起头,目光越过冰箱门看向Gilles:“可我们总不能饿一天吧。”

“我吃过早餐。”Gilles淡定地回答,他一天都没怎么出门,没什么能量消耗,确实还不太饿,“你可以去餐厅。”

Olivier绝望地往窗外看了一眼,室内外的温度反差在窗户上甚至形成了一小片哈气。彩虹的基地尽管只是借了赫里福的一角,面积却一点不小,从分配给他们住宿的楼房到餐厅至少要走上五六分钟,而Olivier一分钟都不想在外面多待。

一定还有别的办法。Olivier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如何不出门就吃到晚餐,他想起了他的队友:“我们可以去找Julien或者Emma借点儿食材,他们肯定有存货。”

“或者更可能把你打出来。”Gilles挑挑眉,“不过你可以去试试。”

 

在Emma的房间门口,Olivier如愿以偿地吃到了闭门羹。

公寓的房门紧锁着,Olivier怎么敲也没动静,也许Emma在休息日睡了个昏天黑地,也许她和其他同事出去逛街,总之——她不在家。Olivier不得不放弃这条路,转而硬着头皮敲响另一间房门。

Julien和Gustave被分配到同一个公寓,就像Gilles和Olivier共享同一间屋子一样,客厅同样是属于共享区域。要想找Julien,就可能遇到Gustave给他开门的情况,Olivier祈祷打开门的是Julien,即使不是,他也绝对不会对Gustave说出自己来这儿的真正目的。他顶多会说:Gilles吃不上饭了,派我出来问问你有没有能吃的,哪怕一根草也行。

风评即将被害的Gilles在房间里打了个喷嚏。

谢天谢地,Julien为他打开了门。年轻人像是刚洗完澡,一头软软的小卷毛乖巧地贴在额头上,脖子上还挂着一条毛巾,身上穿着宽松的背心和短裤,拖鞋不知道去哪儿了,他就这么光着脚在瓷砖地板上站着。Julien邀请Olivier进屋说话,就连走廊里都弥漫着湿热的空气,Julien一点也不想让它钻进凉爽的空调房里。

“是这样的。”Olivier踏入房间,Julien在下一秒便迅速关上了门,“你这儿还有什么食材吗?Gilles懒得去超市,只想看电视,还说怕我中暑,所以他宁可饿着也不去采购。”

风评被害的Gilles在房间里再次打了个喷嚏,他疑惑地看了看空调遥控器,把温度调高了一些。

Julien在听完Olivier的话后露出为难的表情,他站起来打开冰箱示意,里面同样空空如也。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前段时间工作太忙了,没时间去采购。Gustave比我更忙,今天也有工作,本来采购这件事应该归我负责,但是我不小心睡过头来着……”

“你睡到几点?”

“呃,下午四五点吧。”

Olivier了然地点点头,他们在同样的轮班批次里,Julien对加班的辛苦从来不抱怨,但毕竟长时间的工作大家也都有目共睹,更何况在任务结束后一觉睡过一整天的人不在少数,像Gilles或者Gustave那样完全是出于自律或者工作狂,他和Julien这样有张有弛才是正常的。

“我打算去餐厅吃晚餐。”Julien补充道,“但外面实在太热了。”

大男孩可怜巴巴地盯着他,有意无意地揉了揉肚子,Olivier顿时后悔自己来这儿的决定,这下好了,他不但要为了自己和Gilles去趟餐厅,还要为了同样饿着肚子的Julien。

如果换做别人,Olivier一定根本不管,可Julien——Julien是个例外,谁会不喜欢自家队伍里最年轻的大男孩呢?又有谁会忍心看着他们的大男孩饿肚子呢?

“好吧。”Olivier叹了口气,决定肩负起自己作为前辈的责任,“你想吃什么?反正我也要去给Gilles带一份。”

Julien的眼睛一亮,他迅速转了转眼睛,列出一份比正常分量要多一些的晚餐清单,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刚才那些都要双份的。”

“你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Olivier怀疑地看着他。

Julien露出自信的笑容,他点点头,指着墙上的钟表:“我可是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没吃着一丁点儿食物啊。”

“不会吧,我怎么记得你这儿有挺多小零食的。”

“唔,Gustave说那些不健康,所以都收起来了。”

一句话戳到了Olivier的痛点,想到Gilles那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以及那份十分严苛的减重计划,他不屑地哼了一声:“是不是更年期的人都这样不讲道理。”

“可是我觉得Gustave说的很有道理啊。”

不屑于和不理智的小迷弟争论,毕竟是个人都能看出来Gustave有多喜欢这个原本就讨人喜欢的小家伙,也能看出来私下里备受照顾的Julien对他们的医生有多崇拜。Olivier算了算总共四人份的事物,意识到怎么拿回来是个问题。

“我只有两只手,拎不了那么多。”Olivier开始四下打量着,“重量倒不沉,但是这么多东西,装的袋子一定少不了。”

Julien略微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光着脚蹬蹬蹬地跑到自己的卧室,从床边拖出一个护甲包,又蹬蹬蹬地跑回客厅,把平日里当宝贝看的护甲包交到了Olivier手上:“用这个!”

“这个……”Olivier难以言喻地看着手上的护甲包,边缘磨损的厉害,里面空空荡荡的,显然,这不是Julien现在用的那个,“你还有留着旧东西的习惯?”

“啊,也不算太旧,留着也不占地儿,万一有用还能派上用场。”Julien笑了笑,随后又不放心地叮嘱道,“不过要小心啊,千万不要把汤水洒进去,或者弄上油渍,很难清洗的。”

“Gilles想喝奶油蘑菇汤,洒了你就怪他。”

风评再次被害的Gilles在房间里打了第三个喷嚏,他拿起遥控器,干脆把空调彻底关上了。

 

当Olivier拎着轻飘飘的护甲包走到餐厅,买完四份晚餐并把它们小心地装入护甲包后,装在裤兜里的手机震了一下。Olivier掏出手机一看,Emma发给他一条短信:

<听说你去餐厅了,帮我带份晚餐呗,和你的一样就行。>

Olivier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看了看还有富裕空间的护甲包,又看了看Emma的短信,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不帮忙的后果,果断回复了一句:<当然,没问题。>

他又去买了一份差不多的晚餐,鉴于Emma是女士,Olivier确定她的胃口一定比自己小,于是他自作主张地去掉了一些副食,并把它们换成甜点和饮料。在他打包好这些后,Emma又发来一条信息:

<再帮Monika带一份吧,我们刚刚从游泳馆一起回来,她也饿了。PS.我知道Julien给你的护甲包够大。>

紧接着发来的是一份晚餐清单,Olivier打开一看,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鬼知道为什么德国人知道了他在餐厅这件事,也许是Monika告诉了他们,也许是Julien说漏了嘴,总而言之,这份清单上列着足够四个德国人吃的晚餐,堪比德国全家桶,还特别备注了要几罐冰啤酒。

<一个护甲包装不下八份晚餐。>Olivier勉强冷静地回复道,<Julien还要了双份的!>

<谁让你一次送上来了,多跑几趟不就好了,就当抵消了你的无人机保养费。>

这不是一个概念!Olivier在内心发出一声哀嚎,他不得不先抱着这满满的一包法国全家桶回到公寓楼,分好餐后又拎着变空的护甲包跑回餐厅,按照德国全家桶的清单买好食物,再抱着沉甸甸的护甲包敲响德国人公寓的大门。

来给他开门的是Marius,德国工程兵大概以为自己真的在点外卖,或者他故意在Olivier面前表演。Marius有模有样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安全栓还挂在门上,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张纸条展开,准备现场验货:“我们的外卖到了吗?”

又累又热的Olivier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是,您的德国全家桶到了。”

Marius的演技不到一秒钟就溃败掉,他夸张地哈哈大笑起来,仿佛觉得德国全家桶这个名字无比好笑。Olivier站在闷热的走廊里,贪婪地呼吸着从德国人公寓内传出的凉气:“你再不让我送进去。你们的啤酒可就该变热了。”

“Dom!他还真的带了啤酒!”

Marius扭头对屋里喊道,第一个窜过来的却是Elias,最年轻的德国人一把拨开安全栓,从Olivier怀里接过沉甸甸的护甲包和一袋子啤酒,随后一脚踢上了门:“我就说Julien没有骗我哈哈哈哈哈哈他果然给我送啤酒来了!谁让他上次赌球赌输了,我就说他得负责我半年的啤酒,而且还得随叫随到!”

很好,差点儿被门板拍一脸的Olivier默默在心里记了笔账,盘算着下次训练怎么找机会整整Julien那个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切开心里发黑的臭小子。

还没等他准备转身走向电梯,房门再次打开了,Elias拿了几个硬币放在他手里,诚恳地看着他:“大热天的,你帮Julien还人情也不容易,给你点儿送餐费吧。”

砰,门在Olivier面前再次被用力关上。

Olivier颠着手里的几个硬币,哭笑不得地向自己的公寓走去,早知道他还不如答应Gilles去超市采购的建议,总比在闷热的走廊里跑来跑去强,这下可好,他倒成了免费的送餐员。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Gilles建议他去问问Julien有没有饭吃,他又怎么会变成免费送餐员?

归根结底,一切都是Gilles的错。

这个想法在Olivier踏进家门的时候彻底爆发了,家里闷热的和走廊没什么区别,Gilles已经吃完了晚餐,餐盒整齐地堆在垃圾桶旁,他本人则拿着一本小播书,坐在沙发上怡然自得地享受饱餐后的时光。

“空调呢?”Olivier热的四脖子汗流,顾不上饥肠辘辘的肚子,开始四下寻找遥控器,“你就不觉得热吗?”

“当然不,事实上长时间在空调房里呆着才不健康。”Gilles优哉游哉地给自己扇风,“所以我把空调关了。”

“关了?你疯了吗,Gilles?这天气你把空调关了??”

Olivier不可置信地看着Gilles,仿佛在看什么养生的魔鬼:“你不至于年老体衰到空调都吹不得了吧?”

Gilles没理会Olivier的大声抗议,他不紧不慢地从沙发上起身,从桌子上的口袋里取出一份奶油蘑菇汤,打开盖子放到Olivier鼻子底下,蘑菇汤热腾腾的,混夹杂着奶油的甜香。Olivier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Gilles挪动汤碗,Olivier被香味牵着鼻子走,跟随Gilles手里的奶油蘑菇团一路来到餐桌旁,拉开椅子坐下。

Gilles放下碗,摸出遥控器打开空调,清爽的凉风从Olivier头顶吹过,Olivier舒服地眯起眼睛,向上仰起脸想要多感受一些冷气。Gilles好笑地看着他略显幼稚的样子,胡撸一把狮子的鬃毛,把一头整齐利落的棕色短发揉的乱七八糟,随后用力往下一摁:

“赶紧喝你的汤吧,送餐员。”

“再加热一遍可不好吃。”

 

 

 

END

 

 

 

Julien点了两份是因为要给医生留一份!(说完就跑)

夏天开空调食物真的好容易瞬间变冷,每次喝茶倒一小茶碗,觉得烫就晾一会儿,然后过了一分多钟就凉凉了【生无可恋.jpg】

外卖这个纯粹玩梗,毕竟这个梗一直很想玩XDD

 

惯例广告:欢迎约稿w

评论(9)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