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假如给我三天失明

*喜闻乐见的暂时失明梗。

*五月份的时候和 @鵲行貌 讨论的梗。

*非医学狗,如有常识性错误请指出。

 

 

黑暗。

Olivier不适地摸了摸敷料底部,他的眼睛还带着清洗后的刺痛,在任务中意外被溅入液体后,他花了大量的时间来清洗自己的眼睛,然而世界在他眼里依然模糊不清,等他想起来去找Gilles求助的时候,就连Gilles都被他那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吓了一跳。

没有任何商量,Olivier被强行按在了医务室的床上,他实在是讨厌那个地方,幸好Gilles就陪在他身边。在医生检查过后,他被安排做了个小手术,随后眼睛便被缠上敷料,Olivier还没来得及看清任何东西,就彻底陷入了一片黑暗。

休息几天就会好的。开药的时候,Olivier坐在椅子上听着医生对他的嘱咐,脑袋不安地转来转去。几天是多久?三天?六天?十五天?天知道他有多不习惯这片黑暗,暂时失去视力后,听觉显得格外敏锐。他能听见医生写单子时笔与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也能听到诊室外走廊上来来往往的脚步声,甚至可以听到Gilles在他身边均匀的呼吸声。

从明天开始,这个药,每天滴两次;这个药膏,每天晚上上一次,第二天早上洗掉。医生絮絮叨叨地解释着,特意拍了拍药盒。口服的自己看说明书。

Gilles连连答应,把药盒连带诊断单一起收进口袋,他伸手搭上Olivier的肩膀:“走吧,Olivier,这几天你可以放假了。”

Olivier下意识地冲声音的方向偏过头,他看不见Gilles,也看不见诊室是什么样的构造,该死的纱布阻挡了他的视线。他犹豫着抓住座椅扶手,向前摸索了一番,在没有摸到桌子之类的阻隔物后,Olivier才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停在原地不知道下一步该往哪儿走。

“Gilles?”

雄狮发出一声像猫咪一样的细声呼唤,Gilles体贴地扶住他的后腰,另一手牵着他的手,把因为看不见而有些迷茫的小狮子圈进自己怀里:“跟着我,Olivier。”

有了Gilles的引导,Olivier放心了许多,他勇敢地挺直脊背,迈开腿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Gilles就在他身边,是绝对不会让他被撞到的,这是他对Gilles的信任,也是Gilles对他一惯的保护。

刚走没两步,哐。

Olivier趔趄了一下,伸手揉着被桌角磕疼的大腿,抬起头对Gilles怒目相视——如果他能睁开眼睛的话,一定是怒目相视。

“抱歉。”Gilles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走的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提醒你。”

“你得当我的眼睛。”Olivier理直气壮地要求道,他一点也看不见,只能依靠其他感知觉来判断周围的环境,“不然就去给我弄跟拐杖。”

“真过分啊,Olivier,我居然跟根儿拐杖是一样的。”

“或者来条导盲犬,我觉得你挺合适的。”Olivier冲着Gilles的方向歪头,失去视觉后,他不得不根据声音来寻找Gilles的大概方向。他摸索着伸手碰到Gilles的脸,又向上抓到Gilles的头发,在他的脑袋顶儿上摸了一把,“就在这儿,来上一对狗狗的耳朵,和你简直是绝配。”

年长的男人容忍着小家伙的放肆,任由Olivier在他脑袋摸索着比比划划,最后在他头顶分别支起两手的食指和中指,形成两个瘦长的三角形,仿佛一对德牧耳朵。Gilles无奈地叹了口气,拍开Olivier的手,不想让他在外面继续丢人下去。

“回家了,Olive。”

回公寓的路上跌跌撞撞,在被意外撞到腿后,Olivier似乎不再敢那么痛快地迈步了,尽管Gilles就在旁边搀着他,他也还是小心翼翼的,一步踩实了才敢继续往前挪,路上耽误了不少功夫。Gilles耐心地陪着他一小步一小步挪动,有力又结实的手臂把Olivier搂的更紧,温暖的胸膛紧贴着Olivier的肩膀,用身体的接触告诉他自己在这儿,没什么好担心的。

等回到公寓,Olivier便主动放开了他。在熟悉的环境里摸黑走路多少要比在外面好一些,回到了自己地盘的雄狮大胆地迈开步,按照记忆里的布局向卧室走去,他听到Gilles放下了装着药盒的塑料袋,不放心地跟在他身后,提醒他走慢一点。

在拐弯准备进门时,Olivier听话地慢了下来,摸索好了门框的位置后,确定了自己不会撞上才走进卧室。他很满意自己即使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也熟悉家里的地盘,于是他踢掉鞋子,以饿狮扑食的架势兴致冲冲地往床上一扑,想要瘫在床上睡上一觉。

“Olivier等等!”

Gilles的提醒刚刚出口,扑到床上的Olivier便感到腹部一痛,有什么尖锐的东西硌到了他的肚子。他翻个身,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看,随后意识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只好胡乱摸着床面抓到那个小东西,朝门口的方向举起来:“这是什么?”

Gilles看着Olivier手里的小纸盒,无奈地扶住额头:“一个包装盒,别告诉我你忘了上次我们在一起的晚上都干了什么。”

Olivier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你就把这玩意儿一直留在床上?”

“没有,我搁在了床头柜上,是你上次起床的时候扫下来的。”

Olivier撇撇嘴,把包装盒扔到地上,随后扭过身体来坐在床上开始摸索:“没有别的东西了?”

“没有了,躺下吧。”

Gilles应答道,他看见Olivier还在不放心地这儿摸摸那儿按按,不得不叹了口气走过去,在床边俯下身帮他整理好被弄乱的被子。Olivier坐在床上侧着头,用耳朵追随Gilles的声音,仿佛只有侧着脑袋他才能更专注地听Gilles说话,Gilles空出一只手来托住他的后背,示意他顺着自己的胳膊往下躺。

“你不会在枕头上竖了把刀吧?”Olivier絮絮叨叨的,面对未知的事情不是他的风格,他承认自己有些不安,“趁机报复可不行啊。”

Gilles托着他的后背,小心翼翼地帮助他躺下,在听到Olivier的“控诉”后,Gilles被逗乐了:“放心,如果我想报复的话,这几天有的是机会。”

“欺负伤员,你还有没有人性。”

Olivier嘟嘟囔囔地抗议,他随着Gilles的动作小心地往后仰躺,直到脑袋落在了枕头上,他还不放心地摸了摸枕头周围有没有什么额外的物品。Gilles看着他那副胡乱摸索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于是他蹲下来,凑到枕边Olivier触手可及的地方,拉住Olivier迷茫地乱摸的手,贴到了自己的嘴唇上。

“好好休息。”他轻吻着Olivier的手背,慢慢的又移到手指,顺着指腹一路到达指尖,划过干净整齐的指甲绕到手心,温暖又粗糙的手心仿佛猫科动物的肉垫,Gilles没忍住多吻了一会儿,随后便把这只手赛回被子里,“我去准备晚餐。”

“这几天会很无聊。”Olivier说道,他看不见Gilles,只能根据声音判断出大概的方向。在Gilles放开他的手后,他不甘心地把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敏捷地揪住Gilles的领子,“你会待在这儿的,对吗?”

“只在你需要的时候,我有我的工作。”Gilles拍拍他的手示意他放开,他不觉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在暂时失明的情况下生活自理会有什么问题,而且他确定,Olivier“需要他”的时候,往往不是什么让这头盲目的小狮子高兴的事情。

 

果然,仅仅是刚到第二天早上,Olivier就已经泪流满面。

“忍着。”Gilles毫不客气地命令道,他一手扒着Olivier的眼皮强迫他睁开眼睛,另一手拿着眼药水瓶往里滴。眼药水顺着被刺激出的眼泪一起往下流,爬满了Olivier英俊的脸颊,Olivier羞耻地想要闭上眼睛,摇晃着头试图挣脱,拒绝面对自己“哭”的一塌糊涂的事实,视线还是一片模糊,他只能隐隐看到Gilles的人影在他面前晃啊晃,像个残酷的刽子手一样把该死的眼药水往他眼睛里倒。

还有没有人性了!Olivier满脸写着悲愤,等Gilles终于为他上好药,擦掉脸颊上的泪水,重新包好遮住眼睛的敷料后,丢人丢到家的Olivier拒绝下床去吃早餐,也拒绝Gilles帮助他上厕所的建议。

“我上厕所,你看着,这不公平。”Olivier说道,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我自己可以去。”

Gilles也不坚持,只是耸耸肩,收拾起摆在床头柜上的药盒——房间黑乎乎的,Olivier的眼睛不能见光,从昨天晚上开始Gilles就没有开灯,早上也没拉窗帘,他几乎和Olivier一样处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还要照顾这个不安分的年轻人:“当然,你能自己做到最好,别尿歪了。”

尿歪了我也看不见。Olivier得意洋洋地想,尿歪了也是你收拾,反正我什么也看不到。

眼看着Olivier摇头晃脑的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坏主意,Gilles好笑地伸出手,用宽厚的手掌盖住Olivier眼睛上的敷料:“下午我去给你买个眼罩吧。”

“为什么是眼罩?戴上眼罩我还是什么都看不见。”Olivier动来动去,即使是Gilles的手掌也没能让他安稳下来,“不就是不能见光,你可以买个墨镜。”

“戴着墨镜你保证自己不会出去瞎跑?”Gilles一副我早就摸清你什么脾气的语气,“出去你就栓不住,而你在彻底康复前看任何东西都会模糊。”

“这意味着我没法工作了?”

“这意味着你连上厕所都是问题。”

Olivier不服气地跳下床,他决定现场就要给Gilles表演一个盲射,他扶着墙跌跌撞撞地走到洗手间,一路磕磕碰碰,Gilles信步闲庭地跟在他身后,在他即将要撞到什么地方之前及时扶上一把。

“看好了。”Olivier站在马桶前,手握在睡裤的松紧带上,往Gilles的方向大声宣布,“即使看不见对我来说也不是问题。”

Gilles倚在门口,挑眉看着Olivier背对着马桶、一副昂首挺胸准备脱裤子的样子,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算了,我看我还是请假吧。”

在Olivier把裤子脱下来之前,Gilles伸手搭住他的肩膀,帮助他掉了个个儿,转向正确的方向。随后,他退出卫生间关上门,对Olivier现场表演的盲射没有任何兴趣。

 

 

END

 

 

8.10补充:

 

鉴于ED嚷嚷我这篇梗没提他,来,附上聊天记录,请注意日期↓

这位Edkf给自己加戏真是一把好手

谁先谁后?

况且我用到的也都是我自己提到的描写和剧情,压根儿没用你的

也从来没说过你那篇《手贱》涉嫌抄袭,别加戏了

而且提醒下,那位ED在空间发的时候可没说过是跟我聊的,在lof发的时候才补充了这一点。

 我干嘛要提你?

 

 

 

评论(1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