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Back Up

概要: 他当然愿意做Olivier的后盾,无论何时何地,Gilles都支持着自己的朋友。

 

 

*清水向,盾狮无差。推翻了以往的私设。

*昨天占了两次tag很抱歉,继续保持更新。

*原创诚可贵,后边不说了。

 

 

十点。

Olivier疲倦地推开家门,空荡荡的家无声地迎接他,他出门的时候忘了关灯,亮了一天的灯管沉默地照亮客厅。Olivier懊恼地挠了挠头发,他总是改不了这个毛病,早上离开家时忘记窗外的晨光掩盖住了屋子里的灯光,于是等他晚上回到家,家里还是亮堂堂的。

Gilles会帮他处理这个小遗漏。在他们还住在一起的时候,负责关灯的永远是Gilles,与此同时的还有检查门窗是否锁好,水龙头和煤气是否关掉,每当这时,Olivier便倚在门框上等他,盯着他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这让Olivier想到儿时去祖父家的场景,老年人都会在大门背后贴上一张纸条,来罗列好出门前都要检查些什么,包括钥匙带了没有,钱包装了钱没有,细细碎碎地罗列一整张纸。

也许你也需要这样一张纸条。Olivier嘲笑道。省的你年老健忘。

Gilles对他偶尔的挑衅不做回应,他允许Olivier在他面前亮亮爪子,免得把这家伙憋坏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Gilles就忘记了这件事,在他搬出他们的家后,Olivier毫不意外地在门背后发现了一张从笔记本上随手撕下来的白纸,上面整整齐齐地写着出门前的注意事项,末尾额外添加着一句话——摘抄自老年人呵护网站。

操。Olivier哭笑不得,盯着贴在门板背后的纸条看了好一会儿,纳闷Gilles的报复心什么时候这么强,仿佛怕他不认识字一样,Gilles故意在每个物件的后面画了个简笔画,Olivier花了好久才分别出他画的是什么,这家伙画个作战分析图还行,画这些小玩意儿实在是为难他了。

那张纸条现在依然被留在门板背后,它掉下来过一次,又被Olivier粘了回去。Olivier关上门,拖着一天工作后略带沉重的脚步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去,随后又立刻弹起来,从后兜里摸出硌到屁股的手机扔到一边,安安心心地把自己甩在沙发上。

自从Gilles被调走,Olivier 渐渐习惯了自己霸占一整个儿屋子。他不知道Gilles去了那儿,出于保密协议,Gilles也不能告诉他,只是在临走前承诺稳定下来后会尽快联系,然而一直到现在,Olivier收到的消息屈指可数,这也不能怪Gilles,他和Olivier都很忙,一个小时的时差也是时差,往往等Gilles闲下来的时候,正赶上Olivier加班加到没时间睡觉;而等Olivier短暂地享受一个假期时,Gilles又完全没了动静儿。他掌握的信息只有除了Gilles之外,一同被调走的还有另外三个人,Olivier罗列了不少他们可能去的地方,又都一一否决,他甚至不确定他们是否还在法国境内。

毕竟——Olivier四下环顾了一圈,家里空了一半,所有双人份的东西都变成了单人份,有些是Gilles自己带走的,有些是Olivier嫌占地儿就扔掉的,Gilles几乎把家都搬了过去,看样子不像是长期出差之类的工作,更像是准备在那边稳定下来,建立一个全新的家。

家,Olivier默默地重复了一遍这个单词。尽管Gilles在搬走时就建议他重新找一个合租对象,他却固执地选择了自己承担全部的房租,拒绝让其他人踏进他们的房子。除了表示支持外,Gilles对他的执着一向没办法,Olivier也不打算对此做出任何改变。

而Gilles从不介意包容他小小的任性,

Olivier瘫在沙发上歇了一会儿,随后站起来,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悠悠地走向冰箱,准备给自己弄口夜宵吃。冰箱里还剩一些速冻食物,Olivier拿起它们嫌弃地看了一眼,一个人做饭就这点不好,没人跟他分担,他又总是做多,只好买些方便快捷的速冻食物凑合凑合填饱肚子。

沙发上的手机亮起屏幕,震动着发出声响。Olivier一手抱着一小袋米,用胳膊肘顶着冰箱门关上,他走回沙发旁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映出屏幕,他迟钝地反应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Gilles新的手机号码,他一直有懒得备注的恶习。

Gilles主动联系他的次数不多,Olivier划开接听,把手机放在耳边,一边向厨房走去:“喂?”

“是我,Olivier。”Gilles的声音从听筒对面传来,带着一丝沙哑,“你在家?”

Olivier歪过头,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空出双手去拆包装袋:“刚回来,你听上去可不怎样啊。”他抬眼看了看客厅挂着的表,“才九点就犯困了吗?”

仿佛故意为了应和Olivier的话,电话那头的Gilles打了个哈欠,Olivier用一声嗤笑来嘲笑Gilles的年老体衰。他放下手机,打开免提键,从挂钩上拎起一个小锅接上大半水,点上火放在灶台上。Gilles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认真听Olivier这边的动静。

“你在做饭?”Gilles问道,他敏锐地捕捉到了灶台点火的声音,,还有锅的底部和灶台摩擦的刺啦声。Olivier把锅搁在火上等着它烧热,随后拿起手机走出厨房,从冰箱里取出一袋火腿,撕开包装放进盘子里,把他们一起丢进了微波炉。

“加班还没饭吃,我真佩服你怎么坚持着被压榨了那么多年。”Olivier嘟嘟囔囔地抱怨道,“你呢,上次你说那边的餐厅可不怎么样。”

“习惯了也还好。”

“你是什么都能吃,不挑食,Julien可要哭惨了。”Olivier的声音懒懒散散的,他想到了另一个被一同调走的同事,那个年轻的大男孩,他还没跟他接触过几次,小家伙就被调走了。Olivier对他留下的印象大概只有他哥哥姐姐来探望他时带来的一大盒甜点,那盒可怜的甜点没过一天就被一抢而空,Julien大方地把它分享给了基地里每一个爱吃甜食的人,“他有没有晚上哭着给妈妈打电话?”

“他有什么可哭的,Emma没事的时候就给他开小灶。”Gilles无奈地叹了口气,“再说,Olivier,他已经二十六岁了,不会哭着给妈妈打电话。”

Olivier对毁坏同事形象这件事觉得好笑,他干笑两声,拧上开关关掉微波炉,从微波炉里取出热好的火腿。

Gilles不满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说了多少次,Olivier,用多长时间就拧多久,拧过了忘记关怎么办?”

Olivier翻了个白眼,他懒得计算需要加热的时间,也懒得精准地拧到半分钟的位置,他总是喜欢随手大力一拧,拧到哪儿算哪儿,他相信自己心里的计时比机器的更精准。除了有那么一两次,他热着东西就跑去干别的,完全忘记了微波炉还开着这件事,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微波炉里的食物已经被热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球。

Gilles逮住这件事叨叨了许久,听得Olivier耳朵快要起茧子,他不想再听Gilles的唠叨,于是果断转向了另一个话题:“你刚说到Emma,看起来她倒是挺轻松的,还有时间去厨房忙活她那点儿小爱好。”

“不,我们都很忙,她只是相对轻松一点。”Gilles否决了Olivier的看法,“不过我们在这边做的都不错。”

Emma更偏向技术人员,而在Gilles工作的新地点,技术人员会相对轻松。Olivier默默记下了这一点,她更轻松不奇怪,当然,这不意味着他会看轻Emma的作战能力。性格活泼又待人友善的姑娘和娇气根本沾不上边儿,她完成了和男人们同样标准的训练,也同样获得了来自任何一位GIGN同事的尊重。

锅里的水泛起了小气泡,Olivier把火关小了一些,拿起透明的米袋晃了晃,细长的米粒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声音,他把米袋放进锅里:“当然,他们可是有个很会照顾人的好长官。”

“好长官认为那三个根本不用管,甚至抵不上你一个人让我操的心多。”

“嘿!”

Olivier发出一声抗议,把米袋丢进锅里后,他就没什么事可做了。如果Gilles还和他一起住的话,也许他会拌个简单的沙拉,但现在他连菜都懒得拿出来洗,家里的菜也差不多都蔫儿了叶子。他拿起手机,关掉免提后把手机贴在耳边:“那么,让你操心的下属不在你跟前晃来晃去,我们的好长官是不是轻松多了。”

Olivier的语气怪里怪气的,像是在捏着鼻子说话。Gilles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想起自己念小学时班上那些调皮捣蛋的落后生,糟糕的成绩拯救不了他们,也获得不到老师的关爱,于是他们只好用尽各种花哨的手段来吸引老师的注意,在把老师惹怒后又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老师,来博得老师对自己的同情。

Olivier当然不会有水汪汪的大眼睛,更不会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不,一点也不轻松,Olivier。”Gilles说道,他想起Olivier那双金绿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总是喜欢追随着他,当他们的目光撞上时,Olivier看向他的眼神里则盈满了全心全意的信任。

尽管Olivier确实给他惹过一些麻烦,也和其他同事有过矛盾和摩擦,但这些都从未让他感到过为难或者羞耻——在工作关系之前,他们首先是彼此最亲密的朋友。只要Olivier没有犯错,他就没理由不站在自己朋友这边,更没理由仅仅是为了维护和其他人的关系而把Olivier拒之门外。

“我还以为我不在那儿,我们的好长官会轻松得多。”Olivier刻意咬重彰显Gilles地位的那个词,“毕竟我在影响你公平公正的形象。”

Gilles哭笑不得:“你在这儿也不会影响,Olivier,我从未因为我们是朋友而偏向你,我只尊重事实。”

“事实就是即使是你也做不到更好的选择。”

“没错。”

Gilles痛快地承认道,他并不耻于承认这个事实,战场总有牺牲,总有人要做出牺牲另一部分人的决定,哪怕这样做是对的,在事后也难免会遭到谴责。他无意争辩Gustave与Olivier究竟谁对谁错,他们本来就不在同一个立场上,只是作为朋友,在Olivier饱受责骂和非议的情况下,Gilles更愿意站在他身后,默不作声地作为他最坚实的后盾,坚定地表达他的立场。

而不是落井下石地去做压垮他的最后一棵稻草——那不是朋友应该做的。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Gilles耐心地等待着。他全心全意地在困境中支持着他的朋友,也是为了回应Olivier对他毫无保留的信任,但他做的还不够,在西非那件事过了没多久,他便接到了来自彩虹的邀请,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开导开导挫败的大男孩,就不得不离开他们共同的家,甚至不能告诉对方自己要去哪儿,天知道Olivier在这件事上会怎么想。

Gilles想了想自家厨房的样子,Olivier刚把什么东西下了锅,此时此刻没准儿正倚在灶台对面的洗碗池边,一边盯着锅一边跟他打电话,还因为提起这件事而有些愣神,想到这一点,Gilles出声提醒道:“小心你的裤子。”

“靠!”Olivier迅速弹了起来,他的屁股刚好感到一阵凉意,洗手池上还残留着洗锅时溅出来的水,而他刚好一屁股靠了上去,怡然自得地盯着锅,等Gilles提醒他的时候,水恰好渗透了他的牛仔裤。

一点水倒不至于换裤子。Olivier懊恼地挠挠头,迅速从那件令人不快的过往中把思绪拔出来,转而站在厨房里开始四处打量:“我怀疑你在家里装了监视器,Gilles。”

“我可没有。”Gilles从容地反驳道,“我只是很了解你,了解到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你在干什么——比如你现在一定手足无措地站在厨房里。”

“一定有监视器。”Olivier根本不听Gilles的辩解,自顾自地嘀咕着,“下次我拜托技术部的哥们儿来家里查查,看看你给放哪儿了。”

“就冲你上次把三明治热成个小碳球,我是该在家里装个婴儿监视器。”

米饭热好了,Olivier关掉火,从锅里把那一小袋米拎出来,带出稀里哗啦一串水珠,他向下抖了抖,把水控回锅里一些。随后剪开袋子,拿来装着火腿的盘子,把热乎乎的米饭倒进盘子里,他把勺子随手搁在盘子边缘,一手端着盘子一手举着手机走向客厅:“如果你敢装婴儿监视器,你等着,下次我就在你的行李箱里放个追踪器什么的,看看你到底跑到了什么地方。”

Gilles对Olivier的威胁毫不在意,他听着电话那边的脚步声,拉开椅子与地板的摩擦声,还有勺子与盘子的磕碰声。他猜测Olivier大概回到了客厅,坐在他们曾经共享了无数次的餐桌上,孤零零地吃着简单的夜宵:“出门的时候关灯了吗?”

Olivier诡异地停顿了一会儿:“……关了。”

“你迟疑什么。”

“我刚刚正好在咽一口饭!你不能指望着我吃饭的时候还跟你说话。”

Gilles无视掉他的辩解,出声提醒:“下次出门记得关灯。”

“知道了知道了。”Olivier不耐烦地说,“你怎么跟幼儿园老师似的,下一句是不是该提醒我饭前便后要洗手?”

“我该庆幸这时候正在吃饭的是你,而不是我。”

Olivier被这句话噎了一下,他想了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又低头看了看盘子里剩下的一坨黏黏糊糊的米饭,顿时失去了吃完它的欲望。

“那你呢?”Olivier拿起勺子,还是继续吃了下去,“你吃过晚餐了吗?”

“没有,我刚从一个地方回来。”Gilles隐晦地说道,他尽量避免让Olivier判断出更多的信息,“不过我还不饿,也不忙。”

“你就只有在不饿不忙、闲得无聊的时候才会想起联系我。”Olivier发出一声嗤笑。

“毕竟我们有时差。”

“一个小时的时差算什么,在我去晨跑的路上打个电话,时间都富裕的很。!”

“因为你那边是六点,而我这边才凌晨五点。”

“你也可以半夜给我带电话。”

“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早起和熬夜哪个对你来说更痛苦。”

Olivier嘿嘿笑了两声,Gilles了解他,几乎把他摸透了,他并不反感把自己的一切习惯和好恶展示给另一个人看,也不反感对方对自己的一切了如指掌,前提是他对这个人有着足够的信任。比如Gilles,没有人比Gilles更让他觉得值得信任了。

当然,反过来也一样。

 

 

END

 

 

这电话就别挂了,连麦睡觉吧233333

部分梗来自 @鵲行貌 不过当时聊的是大盾去了彩虹后和狮子视频通话,这里改成了手机,视屏通话想放在另一篇里写(因为还有个聊天时更棒的梗没写到2333)

顺便法国人煮米饭的方式就是这样的,很搞笑,拿一个袋子放在锅里煮,和熬粥差不多?据说也不好吃

 

不想随大流,既然“普遍”认为轻易可以推出盾狮有过矛盾这种私设,那我就要写点儿不一样的了。

试试挖掘另一种可能吧,创新才有乐趣。

 

毕竟狮子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和医生只是理念不同,而仅仅是因为为了维护全队的和谐,就要抛弃自己的挚友?铁面无私渣渣盾。

塑料兄弟情。

假的。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