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德搞】航迹云 01

*新坑,清水日常向。

*班迪耶格无差,脑了段班迪结束卧底后GSG9送温暖的故事。

 *班迪生日快乐www

 

 

01

 

夏天。

新的工作对Dominic来说并不忙,甚至闲的过分,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上,几乎很难遇到什么人把车开坏还跑来修,偶尔修理厂接到过一些“大活”,也都是总厂那边忙不过来了才拉来丢给他们的工作。Dominic常常无所事事地坐在修理厂门口,脖子上挂着条毛巾,穿着无论洗了多少次都会带着机油味的廉价背心和休闲裤,盯着修理厂门口的那条马路看上一整天。

也有的时候,这个偏远小镇上的居民遇到了麻烦,比如家里的电视机坏了,或者洗衣机漏水了。这些并不是Dominic分内的工作,但是有人求助于他,他也不好拒绝,Dominic甚至在一个突然大停电的夜晚顶替下班的工人跑去修理电线杆,当镇子上的人得知这件事而来感谢他时,他只是表示自己也要看电视而已。

这些免费帮忙的情况只发生过三四次,镇子上的人很好客,邀请Dominic去他们家里与他们共进晚餐。Dominic统统拒绝,他不想和太多人接触,甚至不愿意留下任何照片,如果有小孩子在万圣节活动时敲响他的家门,向他讨要糖果,他会不耐烦地把小孩子赶出去,并告诉他们只有美国的那些小笨蛋才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街上的小孩都觉得他凶巴巴的,渐渐丧失了找他玩儿的兴趣。Dominic住的小房子就在修理厂边儿上,夜晚的修理厂阴森森的,位于镇子最远的一角,有调皮捣蛋的孩子喜欢晚上偷偷溜出来“探险”,Dominic常常在早睡的夜晚被孩子们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每当这个时候,他就把被子蒙在脑袋上站起来走到窗边,突然啪地打开房间的灯,用自己的人影把孩子们吓跑——这招屡试不爽。孩子们尖叫着逃离噩梦,第二天又会好奇地围在修理厂周围,问修理厂的老板知不知道这里闹鬼了。

修理厂的老板不是外人,他曾经也是GSG9的一员,在退役后开了家修理厂免得自己太闲。正因为如此,他知道Dominic的真实情况,也愿意暂时接纳并保障他的安全。每当有小孩来找他提问时,老板就会扭头对Dominic不满地撇嘴,用眼神示意你怎么可以吓唬小孩子。

小孩子怎么了。Dominic看都不看他一眼,磕了磕手里的电子烟,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在哪儿,现在也不是回家去给家人带来麻烦的时候,在从戒毒所出来后,他只在哥哥家待了两三天,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他糟透了。Cedrick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弟弟,因为很快Dominic就又要离开他们的家,他只注意到Dominic保留了吸烟的习惯,那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也算不上什么好事,于是在临出门前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个电子烟塞给他。

就真的不能告诉我们你要去哪儿吗?Cedrick问道,十分不放心地检查着弟弟的行李。那里面只有几件衣服和数量不多的钱,看上去就跟要去坐牢似的。Dominic懒得回答,他合上行李箱,Cedrick又叫他出去嘱咐了几句,回来的时候Dominic看见小侄子颠儿颠儿颠儿地跑过来跨坐在上面,行李箱的轱辘滚来滚去,像是一个大号的滑板。

见到他,小侄子立马从行李箱上滚了下来,迈着小腿躲在父亲身后。

跟叔叔说再见。Cedrick抱起自己的儿子,抓着他胖乎乎的小手冲Dominic挥了挥,刚学会说话没多久的小男孩奶声奶气的:Dominic再见。

Dominic抬起手,想要去揉揉侄子的头发,他的侄子好奇地看着他,让他想起几个月前还在戒毒所时的那段遭遇,他的侄子从来没有恶意,但他自己却失去了玷污这片纯真的勇气。抬起的手最终缩了回来,Dominic随意地冲侄子挥了挥手,拉上行李箱推开家门。

记得给我打电话。Cedrick抱着儿子站在门口目送他离开。一个星期打一个!

等他回到家里,放下儿子,走进他暂住的客房收拾,掀开枕头。Dominic想,这家伙就会发现他根本没把手机带在身上。

和家人断绝联系不是什么难事,也不是什么稀罕事,Dominic习惯了独来独往,也习惯了融入一片新的环境——但眼下,这个小镇他却一点儿也融不进去,他离开正常生活已经太久太久,过于祥和安宁反而让他浑身不对劲。

生活中唯一的波澜来自每个月的那几天。

也许是因为关心,也许是因为怀疑,Dominic不打算思考他们这么做的含义,每个月GSG9都会抽随机的几天派人来检查他的情况,Dominic对此嗤之以鼻,这哪里是对他的照顾,分明是有些人不信任他的人品,和定期去监狱探视没什么两样,哪怕仅仅是为了检查他还有没有吸毒的迹象,都让Dominic感到十分不满——他才是承受了那该死的一切的人,不是吗?这些人什么也没经历过,却因为权力而得以对他指手画脚。

Dominic厌恶极了这件事,当他拉上小屋的窗帘,坐在屋子里接受身体检查和心理评估的时候,他甚至渴望能听到平日里孩子们恼人的喧闹。然而没有,什么也没有,那些小屁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Dominic身边只有滴滴作响的仪器,盛装着血夜或者尿液的小瓶子;耳边听到的要么医生冷冰冰地宣布合格的结果,要么是反复就那么几句的善良提醒,医生总是建议他增加锻炼,以保持身体的健康,也能为随时的归队做准备。Dominic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反问道你们居然还记得归队这俩字怎么写。

是的,他的归队日期遥遥无期,Dominic甚至怀疑自己是否还能够回去,是否还能够成为GSG9的一员;或者说他就被这么丢弃在这个偏远的镇子上,打着保护他的名义,过上那么几年,等他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惯了被困在这里,上面对他也不会再有任何特殊的照顾和探望。

他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未来。

 

第五个月的那几天还没来。

Dominic坐在修理厂门口的阴影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揪着从缝隙中长出的杂草。他不想一下把它们揪断,那就没得玩了,手指拨弄了一会儿之后,一只蚂蚁气势汹汹地从缝隙里爬出来,攀到草叶上霸占住这片领地。Dominic耸耸肩,放弃了跟小家伙计较的打算。

快半年没和家里有过任何联系。Dominic默默计算着日期,也许Cedrick已经给他的原单位打过电话,询问他现在的工作或者住址,但Dominic要求他们对任何人都保密这一点,即使是对他的亲哥哥也不例外。

Cedrick大概会急的团团转,还会生气地在家里骂他跟个青春期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似的。Dominic向后仰躺在地板上,盯着天空中飘动的云朵,一道航迹云从天空中横跨而过,拉出一条白线,刚刚有一架飞机经过,Dominic却一点儿也没听到动静儿。他的注意力不再像之前那么敏锐,他甚至能感觉到体力的衰退,在四年过度的透支后,身体的抗议姗姗来迟,Dominic并不打算对此做出任何改变或者抗争,那没必要,对于修车来说,拿得动扳手就够了。

想到自己的哥哥,Dominic皱了皱眉,他不该想的那么美满,没准儿他的哥哥根本不像他想的那样,会像锅里的蚂蚁那样焦急地寻找他的下落——就像上次那样,他和他不在像儿时那样亲密,双生子对彼此的重要性终归会被其他东西所取代。Cedrick有妻子,有儿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生活祥和平稳,根本不需要再考虑更多其他的事情了。

Dominic扭头看向那只蚂蚁,它依然死死扒在草叶上,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于是他伸出手,食指抵着大拇指啪地一弹,把蚂蚁弹出去老远。

蚂蚁飞出去摔在地上,打了个滚儿,紧接着又被一只运动鞋啪地踩在了脚底下。

它死定了。Dominic顺着那只运动鞋往上看,牛仔裤包裹着肌肉紧实的双腿,T恤的边缘遮住皮带,就是这衣服的花色着实让人难以评价。Dominic坐起来,打量着站在他面前的人,对方拿着手机,正迷茫地四处张望,嘴里还念念有词。

“修理厂?这也能叫修理厂?我叔叔的修理厂都比它大,到底是谁告诉我这里是修理厂的,这里真的是修理厂吗?怎么连个牌子都没有?”

Dominic一言不发地盯着他,任凭他嘴上嘀嘀咕咕,他打量着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对方脖子上挂满了汗珠,一看就是一路走过来的,看他找修理厂的样子,也许他的车坏在半路了,用地图搜索到附近有家修理厂,所以才来到了这里。

“修车的话,今天是休息日。”

Dominic出声道,他无所谓是否失去一位可有可无的客户。他的声音吸引了对方的注意,男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举起手机与Dominic保持水平,仿佛在进行对比。摄像头直勾勾地对着自己的感觉让Dominic下意识警惕起来,他绷起大腿,原地发力向前倾斜,猛地窜起来就准备夺下对方可能在进行拍摄的手机:“干什……”

话还没说完,对方却不按套路出牌地突然伸开双臂,上前一步给了正好撞过来的Dominic一个大大的拥抱:“Dominic!天!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

饶是Dominic,也愣是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他就这么不偏不倚地撞进了对方的怀里,对方还久别重逢般拍了拍他的后背。

“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儿吗,他们给你安排的这地方可真够偏的。”男人放开了他,滔滔不绝地控诉起自己来的路上有多么不容易,“我下飞机,租了辆车,结果开到一半开反了,等再往你这边开的时候又没油了。它现在坏在半路上啦!就算再出色的技师,没油也发动不了它是不是。我走了好远才到你这儿,天哪,这地方可真热。哎,你说你在脖子上围条毛巾热不热啊?”

Dominic很久没有一次性听到这么多废话了,他还没来记得及消化,对方又忙不失迭地介绍道:“哦对了,我叫Marius,Marius·Streicher,总之你叫我Marius就好了,M-A-R……”

“好了,我知道了。”Dominic及时打断了他,简单地问出了最主要的问题,“你来这儿做什么?”

Marius不慌不忙地从兜里掏出GSG9的证件:“从今天起,我负责每个月来观察你。”

“你?”Dominic上上下下打量了Marius一番,对这个人的脸一丝印象也没有。

“噢,我以前是技术顾问,你可能没见过我。”

一个技术顾问来负责监视他的健康和状况?Dominic觉得有点儿头疼,他完全不知道这家伙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究竟是要干嘛——不过反过来想,这也意味着以后每个月不再有抽血和尿检,更不会有恼人的善良建议,对方不是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可以以此为突破口把这个叫Marius的糊弄走。

Dominic看向Marius背上背着的背包:“你来这儿旅行?”

“不不不,我只是猜你一定不太喜欢它们,所以我把它们放在包里。”Marius说着就放开一侧的背包带,把背包挪到胸前来打开拉锁,里面装满了各类简单的检查仪器,包括Dominic最不陌生的那些小瓶子。

好吧,现在他有点儿怀念那些白大褂医生了,Dominic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让一个技术顾问来给他抽血?谁能保证他不会把针扎到胳膊肘上。

 

 

TBC

 

再次挖坑(喂!)

这个故事来源于我做的一个梦,梦里有个场景大概就是班迪和耶格一前一后走在街道上,晴空万里,天空上划过一架飞机,留下一道航迹云。班迪停下来双手揣着兜抬头望天,跟在他后面的耶格歪着脑袋看他,不知道他突然停下来干什么。

…。我承认这个场景很日漫但是也很美好对不对!

于是就脑补了一个班迪结束卧底后并没有立刻回归工作,而是在一个偏远的地方隐姓埋名地生活了一段时间的故事。

想在不ooc的情况下写出一个很糟糕的班迪,直到耶格把他从深渊里拉了出来。

(拉出来的真正原因:耶格(趴在深渊之上叨叨叨叨叨)班迪:行了你别说了我爬上来躲开你还不行吗吵死了,底下这小破地儿想不听都不行x)

 

评论(13)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