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高王】造反

概要:等王杰希不再是队长的时候,高英杰就开始“造反”了。

 

*好久没写全职啦,复健!

*梗来自于我自己的经历,如有撞梗先致歉。

 

 

 “队长……”

高英杰可怜巴巴地转着手里的签字笔,一手拿着那张薄薄的A4纸,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还像十六七岁时那样,企图用那些有的没的的理由来挽留自己的队长:“就不能不走吗?”

“我不走,留这儿跟你抢饭碗?”

王杰希罕见地开了个玩笑,从十二赛季他把微草交付给高英杰之后,他自己倒是洒脱了不少。为了给高英杰留一个缓冲期,王杰希没舍得直接大笔一挥就签字结束合同,他的合同多续了一年,从队长降为了“替补”——话是这么说,王杰希的地位在微草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下降,他只是减少了比赛的出场次数,也改变了他自己的核心地位,用一年时间不动声色地为高英杰的正式接任做好准备。

“在队里当个教练也是好的啊。”高英杰不甘心地拉长声音说道,“听瀚文说,黄少天前辈就有这个打算。”

“那都是蓝雨的阴谋。”旁边的刘小别插嘴,“你听他胡说八道——瞎掰!我怎么没听那小鬼跟我说过?”

可是卢瀚文为什么要跟你说呀?高英杰疑惑地想,但他没好意思说出来。

“或者去公会也行啊,你看叶修前辈。”高英杰用拇指推着笔盖,推开又摁回去,迟迟不肯打开这根签字笔,“天南星他们一定很欢迎你的,队长。”

“我去,你让天南星和车前子那几位天天和队长坐一间屋子?杀了他们算了。”袁柏清哈哈大笑起来,用力拍着自己的大腿,“我师父当年退役的时候有过这个打算,结果你猜怎么着?他只跑去公会部待了一天,整个儿中草堂的业绩就下滑了一大截儿。”

“为什么啊?”高英杰十分困惑。

“只顾着看治疗之神了呗!”袁柏清耸耸肩,大声哀叹道,一手搂住刘小别的肩膀,“唉!别兄!你说我怎么没这个待遇!”

“别难过,二师弟。”刘小别安慰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继承不了这个名号,你努力把力,也可以做别的嘛!比如弃疗之神什么的,我看就很适合你。”

“去你大爷的!”

眼看刘小别和袁柏清又陷入了每天日常的打架环节,高英杰转过头来,眨巴眨巴眼睛,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自己的前队长。

“怎么了?”王杰希问道,他自己一手带大的徒弟,一尥蹶子就知道要干嘛,此时此刻看高英杰转来转去的小眼神儿,显然不是在琢磨什么好事儿。

“如果……我不签字呢?”

“小杰。”王杰希的语气加上了半分严厉,就像高英杰还在训练营时那样,只要那大小眼一瞪,乖巧的小徒弟就二话不敢说一句。

然而没想到,孩子大了翅膀硬了,高英杰挺了挺胸膛,第一次拒绝王杰希对他的要求:“我不签。”

“你是队长了,小杰,别这么任性。”

“我现在才是队长,所以队长——前辈,你得听我的。”

训练室安静了几秒钟,就连扭打在一团的刘小别和袁柏清都停了手,没人敢对此情此景发表任何评论,直到柳非小声对自己的搭档李济叨叨起来:“你看,我就说吧,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小杰终有一天会把队长拍死在沙滩上。”

“你个姑娘懂什么!”周烨柏跟着小声念叨,“要我说啊,这叫做养大了徒弟饿死师父,你瞧瞧,队长这不就被饿死了吗。”

“你俩声儿有点儿大。”肖云比比划划做着口型。

“你看,老肖也这么觉得。”

我没有!肖云欲哭无泪,他小心翼翼地把目光转向自家队伍那对师徒,开始冲许斌打手势:“副队!副队!我们怎么整!”

“能怎么整。”许斌对眼前的情况也是一脸无奈,一个前队长一个现队长,他这个副队长哪里插得上话呢。许斌踹了脚袁柏清的屁股,“别跟小别闹腾了,你也是个做徒弟的,想想辙。”

“我靠,我哪儿敢对我师父这么说话,那可是方神,我逃一次训练他都能抄起拖鞋追着我打。”

说着,袁柏清特意看了眼王杰希脚上的运动鞋,松了口气:“放心吧,至少小杰不会挨揍,拖鞋打人可疼了我跟你说。”

王杰希无奈地看着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小徒弟,眼前的男孩一如既往地倔强,高英杰不是那种会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的人,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会不动声色地闷头努力,或许这和他略微内向的性格有关。经过了这一年的锤炼,高英杰已经越来越有队长的风范,他可以一个人带着两位队员去参加发布会,面对长枪短炮般的摄像头也临场不乱,早就没有了当年说句话都磕磕绊绊的腼腆劲儿。

眼下,这位已经初显队长风范的小家伙正坚定地看着他,把手里的签字笔扔回桌儿上,一副仿佛要造反的架势。

王杰希不慌不忙,从高英杰手中抽走那张已经欠了不少名字的退役登记表,那上面有余老板的名字,有财务部负责人的名字,有技术部负责人的名字,这些人在后台悄然无息地维持着微草的运作——微草从不是一支单纯的队伍,正是这家俱乐部的全体成员运作起来,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微草。

现在,这张纸上只剩下这支队伍队长的位置还空着了。

“你不签,副队长签也行。”王杰希抽走那张登记表,连带拿走了桌上放着的签字笔,作势要把表格递给许斌,“许斌。”

“别别别!我签!”

在许斌因为莫名其妙卷入这场师徒之争并准备欲哭无泪之前,高英杰抢着把登记表夺了回来,打开签字笔利利落落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王杰希露出果然不出所料的微笑,他看着高英杰签完名字,恋恋不舍地拿着登记表,抬头看着他,像还是少年时那样用目光紧紧追随着他,微微撅着嘴巴问道:“真的不能不走吗,队长?”

“这时候知道叫队长了?”王杰希摇摇头,从高英杰手里再次抽走那张终于填满的登记表,准备去余老板那儿办理最后的手续。

临走前,王杰希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高英杰棕色的头发,棕发软软地贴在脑门上,王杰希把它揉的乱七八糟,活像高英杰顶着一只鸟窝,刚才那副造反的嚣张气焰顿时全无。高英杰眯着眼睛任王杰希揉来揉去,缩着脑袋等待队长发落。

“走了啊,小杰。”

在终于把高英杰的头发弄成乱草窝之后,王杰希心满意足地放开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顺手拍了拍袁柏清的肩膀:“等什么呢?赶紧给他拍一张,够你们笑好几年的。”

“卧槽队长机智啊!”袁柏清一拍大腿,抄起手机对准高英杰那副凌乱的模样,咔咔咔地按起了拍照键,“哎不过说起来队长,听说师父那儿有一张你的黑历史,难道你们当年也干过这事儿吗?”

王杰希不可置否地笑了笑,站在训练室门口看向里面闹闹哄哄的场景,他想到了十年前,自己刚刚接任队长的时候,林杰也是拿着一张登记表,把他的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

“走了啊,杰希。”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林杰回过头来,冲当时那些不过十八九岁的微草队员们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等什么呢?还不快点儿拍,士谦,你报复的机会来了。”

事后,方士谦揪着这件事吹了好几年——林杰就是向着我,他理直气壮地宣布道,王不留行和微草给你算个啥,我要是把这张照片发出去,信不信你分分钟脱粉一百万!

 

 

END

 

 

 

最后算是一点儿杰谦?感觉就是方士谦各种闹腾然后林杰:好好好,对对对,都听你的。

方士谦(趾高气扬.jpg

 

 

很久没有写过全职啦!写这个是因为前两天辞职,跑签字跑到短腿,就脑补假设退役需要队长签字的话,高英杰:我不签!

是造反的小英杰!

很久没写感觉ooc的不行(捂脸)其实这个可以当做《贼不走空》那篇的前传?王杰希最后还是去了公会部工作什么的(有兴趣可以去看看那篇虽然我坑了三年多了(还好意思说啊喂!

 

总之好喜欢奶凶奶凶的高英杰www


评论(2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