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Rook中心】高速路下

*一个关于Rook还在高速路宪兵时的故事,是年轻的小天使!

*梗来自于这几天在希腊旅行,总能看到路边很多帅气悠闲的警察,或端着咖啡或拿着手机或握着面包,戴着墨镜穿着制服倚在摩托旁边,两两三三地聚在一起唠嗑。一天下来无论什么时间看见他们都是这幅十分悠闲的样子,感觉好可爱(虽然不是在法国但反正都是在欧洲嘛差不多差不多(差多了喂!

*总之本来一直就想写一个年轻时Julien的故事XDD

 

 

Julien没有被分配到理想的单位。

他从小没什么特别擅长的事,除了跑得快和眼神不错之外,在决定成为宪兵并经过基础训练后,Julien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射击水平也十分优秀,他满以为自己会担当电影里追着罪犯穿越好几个街区、最后帅气地一枪击毙罪犯的治安职务,然而分配结果下来后,他不得不跑去仔细研究怎么把摩托骑得更稳。

不过高速路巡逻单位也没什么不好的,在Julien完全掌握了开摩托车的诀窍后,又失望地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骑快车的机会——作为新人,他的工作大多很简单,只需要在上班时间换好制服,骑着摩托一路开到工作地点,高速路检查口或者街区之类的,随后把车停在那里,度过无所事事的一天。

至于连续几天在高速路轮班巡逻,得等他更加熟悉地形和工作节奏后再说。

从简单的工作做起也没什么不好,Julien安慰着自己,至少这不如当初想象的那么辛苦,每天几乎都可以按时回家,一天下来既没有危险也没有刺激,甚至还能在下班后按照短信要求帮哥哥姐姐把孩子从日托接回来。

Julien没有离开图尔,他才不到十二岁,哥哥姐姐在他这个年龄时还在上大学,周末时不时回家一趟,Nizan只有最小的孩子选择早早应招入伍,这让他的父母在骄傲的同时也十分担心。考虑到父母的感受,Julien退而求次,留在了自己长大的地方工作。

留在这里并非没有好处,最大的好处便是Julien足够熟悉这里的地形,儿时起他便在晨跑时穿越过每一条街道。他知道这条路拐过去后是什么地方,也知道这栋楼房后藏着什么不见光的场所,这对他的工作来说都是十分有利的信息,只可惜到现在为止,他还一次都没用上过。

Julien抱着四杯冰凉的咖啡,塑料杯外壁还挂着一层薄薄的水珠,和他并肩而行的同事手里则拿着四个热狗,那是他们的午餐。他们一路慢慢悠悠地走到摩托车旁,把咖啡和食物分给其他同事,在早上一口气吃了三个可颂后,Julien现在并不太饿,他把热狗握在手里,一口气喝下一大口冰咖啡来缓解夏季高温带来的炎热。

“比想象中的无聊吧?”负责带领他们这批新人的队长拍了拍Julien的肩膀,“没胃口?”

“他看上去快中暑了,哦,可怜的小Julien。”另一位同事插嘴道,“上次是谁吹牛说在高温下还跑了个冠军来着?”

“那是真的,那年特别热,田径场又没有空调。”Julien反驳道,随后冲队长摇了摇头,“不,我没事,只是早上晨跑之后吃的有点儿饱。”

“我的天,这家伙居然还有精力去晨跑,这一天工作下来我都快要累死了。”有人抱怨道,“让我早于上班时间起床,我就立刻死给他看。”

“怎么死?”

“睡死!”

四位宪兵同时发出低低的笑声,Julien耸耸肩:“我不觉得现在的工作很累,而且晨跑是我的习惯。”

同事张了张嘴,在他准备出口反驳之前,队长率先开口道:“没错,现在的工作确实不累,等你们正式去高速路上,就没有喝咖啡的时间了——我们可不是那帮天天不干事儿的警察。”

Julien瞥了眼不远处那几位和他们持同样姿势的警察,宪兵和警察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哪怕负责相同或邻近的区域,两支队伍也还是离得远远的,他们把车停在了街道一处略为繁华的地段,安身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躲在树荫底下一边聊天一边享用午餐,目光还时不时在人群中扫来扫去,紧盯有没有疑似扒手的行为。

关于高速路宪兵究竟该干什么,Julien当然心里有数,等他度过这段新人熟悉期,就该和其他前辈们一样,三四天为一个轮班,在偏僻的高速路上来回不停地巡逻、奔波,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天天按时下班回家,也不能悠闲地倚靠在摩托车上和同事一起吃饭聊天。Julien不介意工作的辛苦,年轻气盛的他更期待这份工作可能带来的刺激——毕竟天天在市区里和同事聊天根本不会发生任何激动人心的事情。

“希望高速路上的休息区能有吃的卖。”另一位同事开玩笑道,“不然我们的Julien怎么办,在高速路上陈跑完发现没东西吃,岂不是会哭出来。”

Julien无可奈何地反驳道:“我又不会在高速路上晨跑……”

“你刚才还说晨跑是你的习惯。”

“习惯又不一定要天塌下来还必须保持。”

“总而言之,别被欺负哭就好,毕竟你上去是比较好欺负的那个。”

“我们就不能不说那件事吗……”

在一片友善的笑声中,Julien发出懊恼的抗议,在这段新人适应期并非一直无所事事,就在前几天,在查处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时,原本已经下车接受罚单的车主突然一把推开Julien,钻回车里开车逃跑。正在写罚单的Julien错开一步试图站稳,靴子却正好绊在马路和人行道中间的小沟壑里,整个人直接摔在了柏油路上,虽然Julien很快爬起来跳上摩托,和其他同事一起把车主捉拿归案——现在他还多了条袭击宪兵的罪名——但等Julien回到家,才注意到膝盖被磕出一片擦伤。

伤口不深,面积不小,第二天他贴着大号创可贴来到宪兵队更衣室时,遭到了同事们夸张的嘲笑。

笑什么。Julien眨了眨湛蓝的眼睛,满脸写着无辜。

一点小擦伤对从小在田径场上摸爬滚打的Julien来说并不是问题,他甚至不怎么觉得疼,只是伤口和长裤摩擦肯定不会让人舒服,所以他才选则了用创可贴来隔离。

然而他的同事却不这么想,显然,他们到今天都还在那这件事当做笑料,一点小伤就要贴大号创可贴的大男孩。怎么想都可爱的要命。

Julien喝了口咖啡,开始享用他的热狗,他渐渐开始习惯站着进餐了,倚在属于他的那辆摩托上,用一只胳膊支撑着身体,或者靠在墙边也是不错的选择,没有被太阳晒过的墙总是凉凉的,在这酷热的夏天里,贴一会儿冰凉的墙和一头扎进空调房没什么区别。

“Julien!”

有人在不远处呼唤他的名字,Julien下意识抬起头,看到路边站着他的姐姐,正挥着手冲他打招呼。Julien不知道她是恰好路过还是有意来找他,出于礼貌,他也腾出手冲姐姐打了个招呼,姐姐并不见外,眼看他现在是在休息时间,立马几步走过来,在冲其他宪兵打过招呼后,她给了弟弟一个短暂的拥抱。

“我正好路过这儿。”做姐姐的习惯性替弟弟整理好制服的领子,上上下下打量着自家最小的孩子,“你穿着这身儿可真好看。”

“谢谢。”Julien笑了笑,“你今天穿的也很漂亮。”

“少来这套,把这句话用到你喜欢的女孩身上去。”

眼瞅着其他同事又要发发出起哄声,Julien连忙开口:“休息时间快结束了,姐姐,我们晚上回家见。”

话一出口,Julien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他的姐姐倒没有在意这一点,她笑着点点头,冲其他几位宪兵道别,在走过马路后,她又回过头来冲Julien挥挥手,眼神里充满了对自家弟弟的骄傲。

“你怎么还要姐姐帮忙整理衣领。”等Julien的姐姐离开后,同事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是不是还要姐姐帮忙熨制服啊?”

Julien的脸顿时红了起来:“没有!我自己租的公寓。”

“租在你家人旁边?”

“……是。”

“那出门之前串个门熨衣服岂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Julien捂住脸,他知道自己洗不清了,在被辛苦的工作压垮之前,他绝对会先被这些同事“欺负”个够:“喝你的咖啡去,别跟这儿多嘴。”

“我只是实话实说,生气了吗?我们的小J……靠!”

在同事故意用妖娆的语调念出他的名字之前,Julien握住摩托的把手迅速往旁边一拽,摩托倾斜过去,屁股倚在摩托上的同事毫无防备,险些就这么摔一个大屁墩,除此之外,他还恰好因此咬到了舌头,此时正捂着嘴嘶哈嘶哈地发出痛苦的吸气声。

明天就给你买一杯热咖啡。Julien愉快地想,通常情况下他不怎么恶作剧,但不意味着他不会。他不但要买热咖啡,还要叫售货员帮他把热咖啡装在凉咖啡的杯子里,那一定会折磨他同事那可怜的舌头,让他再也无法张嘴说多余的话。

 

 

END

 

 

 

腹黑的Julien,表面天使切开都是黑的(x)

原本想的场景是哥哥姐姐看到了正在执勤的Julien,于是远远地打个招呼,然后Julien在工作中也没办法回应,只好腼腆地笑了笑,就继续严肃工作去了。回家之后跟哥哥姐姐解释情况,哥哥姐姐拉住脸开始蹂躏:我们的Julien正经起来真可爱呢XDD

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写成这样了orzzz

关于哥哥姐姐应该还会再写一篇,真的好想看Julien的家人怎么宠家里最小的小天使w

 

查了下高速路宪兵属于行政,刑事那边的话全法国三分之一的案件是由宪兵破获的。

而且宪兵和警察的关系似乎不怎么样23333

感觉可以玩梗诶比如Julien的哥哥是警察啥的(bushi

 

顺便希腊这边的警察真的好悠闲啊,什么时候看到他们都是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有一次正好停车的时候我看他们,大概是看的有点儿久,其中一个抬起头来凶巴巴地看我T_T不要凶嘛我只是想看帅哥而已。

一个个都是颜值巅峰,还都穿着制服靴子,啊,幸福躺平。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