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Lion生贺】Close,Closer,Closest!番外篇

*狮子生日快乐!一篇生贺送给我最爱的大狮几!

*育碧挂件都不给QAQ简直过分!

*非连载,系列短篇X3,时间线还没到这儿,这篇就算个生贺番外吧w

 

 

“生日?”

Olivier叼着牙刷,抬起头从镜子里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Gilles,他的合租对象兼长官正抱臂看着他,听到他含糊不清的疑问后,Gilles点了点头:“今天是你的生日。”

“噢。”Olivier咬着牙刷思考了一会儿,刚起床还略为迟钝的大脑反应过来,今天是29号,二十六年前他出生的日子。Olivier低头吐掉嘴巴里的泡沫,拿过装着自来水的牙杯贴进嘴唇,含住一大口凉水用力漱口,“生日快乐?”

“这话该我对你说,Olivier。”Gilles看着年轻人还没有完全睡醒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平日里利落的棕发此时乱七八糟地堆在头顶,就像Olivier还没转过来的脑回路一样,“生日快乐,也许我们该出去庆祝一下。”

Olivier的动作僵硬了一秒,他用牙刷搅和着杯子里的水,在清洗干净牙刷后,它和牙杯被一起放回了洗漱台上,紧挨着Gilles的那个。Olivier拨动牙刷,给它换了个方向,免得和Gilles的牙刷碰到一起,随后,他低头用手捧了把水,撩在嘴巴上清洗干净残留的泡沫:“没什么好庆祝的,又不是十六岁。”

“四十六岁也可以庆祝。”

“留给六年后说给你自己吧。”

Gilles对私下里这样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并不在意,今天是他们俩难得凑在一起的休息日,尽管住在一起,排班表却总是把他们错开,以致于他们很难在属于自己的休息日里看见对方,晚上回家通常也只是打个招呼就回屋休息或者睡觉了。他们在基地见面的时间比在家还长,Olivier不善言辞,Gilles还没找到机会好好了解他。

结束了清晨的洗漱,Olivier转身走向卫生间门口,侧身和Gilles错开,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翻找晨跑的衣物。Gilles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尽管是休息日,他们也不愿意轻易放松自己,晨跑的时间只是稍微错后,这项运动从没有被暂停过。

Olivier套上轻便的T恤和短裤,顺手从床头柜上抄起手机看了一眼,那上面有几条短信,来自银行或者办理过卡券的餐厅,机械又整齐地祝他生日快乐。Olivier的手指往上滑动,仔细看过每一条短信,一直翻到底,他也没有看到他想要的。

除去机器发送的短信之外,Gilles是第一个祝他生日快乐的人。

“你知道吗,我觉得你的建议不错。”Olivier抬起头,拨开手机侧面的静音键,把手机揣进兜里,“跑完步之后我们可以去喝个咖啡什么的。”

Gilles欣然同意,他当然不会反对Olivier在生日这天的任何建议:“隔壁街区那家面包店怎么样,他们家的咖啡很不错。”

“而且便宜。”Olivier补充道,面包店的咖啡总要比咖啡店的便宜一两欧元,味道却丝毫不差,有的甚至更加醇香,“没准儿我们可以把那里作为晨跑的终点。”

“别想偷懒。”

Gilles的语气略带警告,他当然知道Olivier不会真的懒惰到这个地步。比他年轻了十多岁的大男孩耸耸肩,趿拉着拖鞋走到门口,蹲下来准备踩上运动鞋,在这之前,Gilles及时从鞋柜上方的小平台上拿过一对护膝,丢到Olivier面前:“套上。”

Olivier皱起鼻子,郁闷地回头看向Gilles:“我的膝盖已经好了。”

“在医生给你开证明之前,你得听我的。”Gilles不容拒绝地说道。

“我已经不是你手底下的学员了,Gilles。”

“我手底下的那些新人学员都不会在训练中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成熟的雄狮呲了呲牙,抖搂着脖子上的鬃毛示意自己已经长大,而驯养员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像对待幼狮时那样,一手拎起后颈皮,掐住。

Olivier僵持了一会儿,最终不情愿地拿起地上的护膝,乖乖套在膝盖上,在训练中因为失误而挫伤的膝盖已经不再红肿发烫,也感受不到任何疼痛,Olivier坚信自己已经痊愈了,Gilles却根本不肯在这方面给他一丁点儿信任。

“真麻烦……”

Olivier嘀嘀咕咕的,这对护膝让他看上去像是个娘娘唧唧的“运动爱好者”,只肯享受有空调的健身房的那种。Gilles在出门前检查好家里的一切,随后,他关上门,和Olivier一起挤进窄小的电梯,从家门口的街道开始进行晨跑,和每一个休息日的跑步路线一样,他们并肩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路过散发着甜香的面包店,飘着清香的蔬菜摊,以及倚在摩托旁端着咖啡准备上班的警察,并在心底嘲笑了这些人和宪兵简直没有可比性。

“告诉我,Gilles,你以前在宪兵的时候也是天天端着咖啡上班吗?”

军队出身的Olivier并没有相关经验,他算是特招进来的,五年宪兵的条件根本没能满足。Gilles倒是在宪兵这条路上从头走到尾,十八岁做出决定成为宪兵的选择时,他那身处军队的爹鼻子都快气歪了。

“我们可没有喝咖啡的时间。”Gilles耸耸肩,略微放慢脚步来缓解长距离奔跑带来的喘息,“更不会天天倚在摩托上。”

“说真的,我倒想看看你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九几年又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没留下过多少照片。”

晨跑的终点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到达时正巧赶上一个红灯,Olivier率先一个急刹车,站在原地平复呼吸,不适地小幅度弯曲腿部,俯下身扽了扽护膝,嘴里不停地抱怨着:“我真想先就把这蠢玩意儿摘了,它正好卡在弯曲的部位,你知道这有多难受吗?”

“不知道。”Gilles诚恳地回答。

“……你知道你这句话一点儿安慰的作用也没有吗?”

“知道。”

“嘿!”

从十字路口走到临近街区的面包店只用几分钟的时间,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背着书包或夹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在正常的工作日里穿着运动服的Olivier和Gilles在这条街道上显得格格不入,这没办法,谁让他们的休息日从来没有和正常的休息日接轨过。他们慢慢穿过街道,清晨初起的阳光散落在地面上,非但不炙热,还伴随着阵阵凉风,Olivier享受地眯起眼睛,没注意到Gilles正悄悄暼着他,目光带着笑意。

二十六岁,这个对不少人来说大学刚毕业没几年的年纪,Olivier已经成为GIGN里数一数二的生化专家。Gilles看过Olivier的档案,那上面的最高学位停留在高中,而CBRN的工作内容却远超高中课本的范围,他不知道Olivier是通过何种渠道学习那些高深知识的,也许是天赋异禀,也许是有人指点,在军队担当救援兵的同时挤出时间来学习更多,Olivier很聪明,这母庸置疑,但Gilles仍然不清楚他如此勤奋的理由是什么。

偶尔放松一下对这个大男孩来说不是什么坏事,Gilles跟随Olivier一路来到面包店,挑选了一个店外的位置,两个椅子之间夹着一个小圆桌,Olivier一屁股坐在了正对着马路的椅子上,用一只手指着下巴:“你去点。”

“想吃什么?”

“都行,回头把小票给我。”

尽管属于合租的室友,Olivier还是习惯把两个人的账算得清清楚楚,他不介意请客,但绝不喜欢欠Gilles任何钱或者人情。Gilles并不指望他太多,毕竟他们才刚刚住在一起几个月,彼此还不够熟悉,Olivier也清楚过于和长官亲密没什么好处,他警惕地保持着距离,这层身份产生的隔阂让Gilles一度十分无奈。

Gilles走进店里,点了两杯热咖啡,挑选了几块夹着甜奶油的酥软面包,在掏出皮夹付款的时候,他看到橱窗里摆放的蛋糕,正散发着诱人的甜香。

“可以预定一个蛋糕吗?”他对收款员说道,“我的朋友今天生日。”

“当然可以,先生。”收款员点点头,“您想要什么样子的?”

Gilles的目光在橱窗展柜里来回移动,蛋糕大多被做成可爱的造型,他打赌Olivier不会喜欢。在反复挑选后,他锁定了一款看上去不那么粉嫩的儿童蛋糕,上面用可食用的色素描绘出一只橘色的卡通狮子头,大小也刚好适合两人份。

“就要那种吧。”Gilles指了指看中的蛋糕。

“没问题,需要写什么字吗?比如您朋友的名字或者年龄。”

“他叫Olivier,26岁。”

Gilles已经不知道的多久没买过蛋糕了,他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儿时牵着母亲的手去蛋糕店里挑选自己的生日蛋糕,尚且年幼的他只会挑看上去体积最大、奶油最多的那个,根本不会在乎上面的图案或者形状。他的母亲会抱着他看玻璃后面的蛋糕师傅做蛋糕,盯着刀片如何抹去一层层奶油,年幼的Gilles总是忍不住舔舔嘴唇,在心里抱怨这么做真是浪费。

童年的记忆永远显得十分美好,预定好了取蛋糕的时间后,Gilles端着他们的早餐走出面包店,把早餐放到Olivier旁边的桌子上,经过晨跑消耗体力后的Olivier接过奶油面包咬下一大口,含含糊糊地抱怨着Gilles怎么这么慢。

Gilles不打算提前告诉Olivier这个小惊喜,他拿起咖啡慢悠悠地喝着,掰下一小块儿面包屑丢给地上闲庭信步的鸽子:“再过十七年你就懂了。”

“等到你那个年龄?”Olivier轻哼一声,“我不比你差,Gilles,二十六岁的你未必比我强到哪儿去。”

“想想九四年发生过什么。”

“……算我没说。”

“挑衅”失败,Olivier一声不吭地喝起咖啡,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Gilles懒得让他没面子,偶尔让这只小狮子亮亮爪子没什么不好,他默许地纵容了这一点,鸽子咕咕咕地围到他脚下,梗着脖子望着他,等待下一口食物,Gilles耸耸肩,拿起面包当着鸽子的面儿咬下一大口,鸽子们歪着小脑袋看了他一会儿,扑棱棱地煽动翅膀飞走了。

“你欺负小动物。”Olivier懒懒散散地说,他惬意地半摊在椅子上,面对着街道欣赏清晨忙碌的街景。

比起欺负鸽子,显然欺负这只大狮子更有意思。Gilles知道这么说出来的话必然会遭到Olivier的抗议,于是他换了个话题:“下午有安排吗?”

“没有,教堂今天不需要我帮忙。”Olivier伸长腿伸了个懒腰,很快又把挡在人行道上的脚收了回来,“怎么,你还打算出去庆祝吗?”

“不错的主意,我们可以去一家热闹的餐厅,告诉服务员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猜会怎么着?”

“饶了我吧,Gilles,我可不想站在椅子上捧着蜡烛,听全餐厅的人唱祝你生日快乐。”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他们还会在你吹蜡烛的时候鼓掌。”

“就像小孩第一次自己尿尿也会有人给他鼓掌一样。”Olivier无比嫌弃地皱起眉,“说真的,我完全不明白这种活动的意义,他不如送我几块免费的蛋糕。”

Gilles侧头看了眼面包店,隔着玻璃,他看不清另一侧橱窗后的蛋糕,但就从Olivier的话来看,他挑选的礼物正巧满足了这个大男孩的心愿。

 

 

END

 

 

 

其实原本构思的是他们的一整天,晚上真的去餐厅吃饭了然后大盾偷偷告诉服务员今天是狮子的生日什么的,结果莫名其妙喝个咖啡就写了好多233333

这里私设的时间线是狮子25岁加入GIGN,理由是这样,2015年狮子30岁的时候就已经有率领第二龙骑连的资格,证明有一定威望和地位,也有一定被认可的领导能力,那么他加入GIGN的年数应该不会低于三年,也不会一直拘泥于二等救援兵这个地位。18岁加入军队的话,六七年也足够他学习并成为生化专家了。

GIGN的选拔在秋冬,然后训练一年才能正式加入,这样算的话应该是春季加入。Close这篇文设定是刚加入就和大盾合租了,所以26岁生日时正好和大盾合租刚几个月。

结果意外多了个彩蛋,就是大盾26岁的时候正好赶上法航那件事。

仔细算算的话,大盾18岁加入宪兵,宪兵自身的培训就要一年,就算刚满足五年条件就去参加选拔GIGN,等全套下来正式加入也至少25岁了,可能刚加入不到一年就赶上了GIGN最出名的事件。

让刚加入不到一年的人去参加这么危险的任务,大盾的实力应该也很过硬了。

 

总之祝我们的大狮子生日快乐!!!要不是在旅行我真想多写几篇QAQ育碧连挂件都不给,过分!

 

PS.埋了个伏笔最后没填,大概就是狮子看手机那里,原本想的是狮子在等家人和儿子的短信,但是谁也没给他发,一直没等到,最后快过半夜了,儿子才不情不愿地给他发了个短信,就一句生日快乐,给狮子高兴的不要不要的

我想吃父子啊——(发出渴望的声音)

有空再写一篇的话会写这个梗!!我要父子!!父子!!!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