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生化组】Against

概要:疾病依然困扰着Finka,Doc不是唯一发现这件事的人。

她知道她的小秘密快要藏不住了。

 

*对于某些人明目张胆的“撞梗”,我无话可说,只有继续创作才是最好的反击:) 

 

 

“Emma,你看见Lera了吗?”

Olivier从休息室擦着汗出来,他们刚结束晨跑,沐浴并换上干净的衣物后,关系好的队员们两两三三地结伴去餐厅吃早餐,准备开展一天的工作。Olivier早早收拾干净自己,站在前往餐厅的走廊等着自己的同伴,然而眼看休息室里的人都要走光了,Lera也还是没影子,他又不能跑到女士休息室去找,只好一把拉住路过的Emma。

Emma穿着简便的运动外套,脖子上搭着一块毛巾,她疑惑地回过头看向女士休息室,思考着摇了摇头:“我刚刚就没看见她……她一般和Monika她们一起晨跑,那几个人跑起来就像疯了一样,还总是相互较劲儿。”

“什么,别告诉我你跑不过她们。”

“我当然跑得过!但是把一天的精力都放在晨跑上有什么意义?”技术宅出身的Emma完全无法理解那几位运动系的队友,她提高声音反驳着,表达自己对Olivier的怀疑而产生的不满,“你跟Gilles走得那么近,怎么他的有张有弛你一点也没学到?”

“嘿,我又不是教官,拿我和他比较干什么。”Olivier无奈地耸了耸肩,小声嘀咕着,“说好了吃完早餐一起去实验室,她人跑哪儿去了?”

Emma再次回头看了看休息室,她记得自己走出来时,浴室的水声早已终止,面积不大的更衣间也空荡荡的:“那里面应该没人了,Olivier,你不如去餐厅看看。”

Olivier点点头,虽然他不太相信Lera会爽约,但万事总有意外。他跟着Emma一起走到餐厅,Emma自觉地跑到自家队伍的位置上,和其他三个法国人坐在一起。Gilles冲Olivier打了个招呼,Olivier以点头示意,目光四下张望,俄罗斯人的小圈子里没有Lera的身影,几位聚在一起的女士中间也没有。

奇了怪了。Olivier放弃了早餐,这下他有些纳闷Lera到底能跑到哪儿去,他在实验室和办公室溜达了一圈,由于还在早餐时间,里面全部空荡荡的,只有办公室里坐着Mark。年轻的英国人听见开门后连头都懒得偏,依然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个不停。Olivier猜测是什么通讯方面的工作让Mark在这儿熬了个通宵,而英国人的脾气通常不太好,通宵过的英国人脾气更不好,他明智地没有去打扰他,悄悄退出了办公室。

这么大的基地,Lera总不可能凭空消失。Olivier最终把目的地定在女士公寓的门口,他找到Lera的房间——Olivier不止一次来过这里,在那些初到基地人生地不熟的无聊夜晚,他和Lera经常跑到对方的宿舍喝酒聊天;或者在实验室加班熬夜后,面对早已关门的餐厅,Lera也会邀请他去公寓里尝尝她的手艺。

就因为这事儿,Olivier没少遭到俄罗斯人审视的目光。特别是Maxim,老猎人打量他的眼神像个屠夫一样,仿佛随时准备把他就地解剖,就像他猎杀那些鹿或者熊,也许在战利品里加一头狮子也不错。

Alexsandr则明显不满自己的喝酒对象被抢走,Lera似乎觉得这很好笑,她喜欢在Alexsandr问她今晚有没有事时故意给出让Alexsandr失望的答案,然后跑去和Olivier一边喝酒一边大笑着描述Alexsandr那满脸失望的表情。Olivier勉强陪着笑了笑,天知道Alexsandr会不会把失望转化成揍他的动力。

公寓的门紧锁着,这难不倒Olivier,他手里有Lera房间的备用钥匙。圣母玛利亚在上,他发誓自己对自己的同事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Lera手上一样有他房间的钥匙,他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才在极其信任对方的基础上把各自的备用钥匙做了交换。

Olivier敲了敲门,随后娴熟地把钥匙捅进门锁拧动,他嘴上一边大声叫着Lera的名字提醒她自己来了,一边推开门踏入房间,面前的景象却让他着实吃了一惊。

Lera痛苦地蜷缩在地上,手边不远处散落着玻璃杯的碎片,和它残存的地步。水混着地面上的些许呕吐物流淌在地板上,往日总是意气风发的女孩此时此刻却仿佛连挪远一点的力气都没有,她伏在地上艰难地喘息着,手指无力地抓挠着地面,嘴里不断发出微弱的呻吟。

“Lera?!”Olivier吓了一跳,他迅速关上门,把这幅可怕的景象阻隔在房间里。夏日的空气闷热无比,客厅没有开空调,燥热的温度催促他几步走到Lera身边,Olivier顾不上那些残留在地板上的呕吐物,蹲下去翻过俄罗斯女孩的身体,以免她蜷缩在地上的姿势呛到自己,“Lera?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怀里的人以咳嗽作为回答,Olivier试着去拍打她的后背,帮她把喉咙里的东西咳出来。他确信自己用的力气不是很大,Lera却对此做出了过度的反应,她挣扎着呻吟起来,仿佛Olivier在对她进行惨绝人寰的击打,Olivier吓得赶紧停下手上的动作,左右看了看,拖着Lera让她靠在旁边的沙发上。

这时候Olivier有点后悔当初没按爸妈规定好的路线走下去了,他不像他的家人那样从事医药行业,更不是个专业的医生,比起亲自上手治疗疾病,他更擅长研究它。

Olivier简单检查了一下Lera的体征和症状,Lera似乎平静一些了,至少她不再蜷缩着痉挛。在Olivier检查的时间里,Lera恢复了一些意识,她勉强睁开眼睛,在看到蹲在她身边满脸焦急的Olivier后,立刻露出了无比绝望的表情。

“不……”Lera挣扎着推搡起Olivier的胸膛,用嘶哑的声音驱逐着他,“离开这儿,Flament……不,忘掉你刚才看到的……忘掉它!”

Olivier不明所以地被推了几下,他纹丝不动,Lera有气无力的推搡根本撼不动他结实的身躯。但这是不对的,Olivier还记得那次格斗交流训练,气势汹汹的Lera利用技巧把他硬生生掀翻在地,场边的Maxim十分满意地笑了起来,站起来一边鼓掌一边大声用俄语说着什么;Gilles则不忍直视地偏开目光,一副假装我们不是一家人我不认识你的样子。

Olivier不想和Lera硬碰硬,他暂时妥协地后退两步,指了指地上的玻璃杯碎片:“你是想喝水吗?”

Lera把目光移向一片狼藉的地面,下意识抹了把自己的嘴角,在她的手碰到下巴之前,Olivier眼疾手快地从旁边的纸抽里抽了张餐巾纸,替她擦干净下巴上的呕吐物残留:“我去把这儿收拾收拾,你跟这儿坐着?”

在受到Lera审视的视线后,Olivier不得不补充了一句:“你们俄罗斯人怎么都喜欢这么看人?我发誓我不会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说出去我就,呃,这辈子打不了你的激素。”

Lera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算是对Olivier的默许。她坐在地上看着Olivier去厨房接了杯凉水,递给她之后又去拿抹布和拖把清理地上的水迹和呕吐物,同时开窗通风,打开空调让空气循环的快一些。屋子里的气味不怎么好闻,Lera有些懊恼自己的窘态被Olivier看了个正着。她安静地坐在地板上,后背靠着沙发,等待来自神经的疼痛感逐渐消退,她尽量忍着不去碰近在咫尺的激素,Lera知道自己打了它之后会立刻好很多,但它能治疗她的时间越来越短,抗药性已经产生,在她想出新的办法来治疗之前,她必须减缓抗体的发展速度。

打理完一切,Olivier活动了一下肩膀,走到Lera身边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下。活儿总不能白干,他认真地咳嗽了一声,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像个老大哥一样无比严肃:“好了,Lera,你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说的,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Lera拒绝了Olivier的探寻,她把头扭向一边,明确地表示自己不想回答。

Olivier耸了耸肩,他曲起一条腿,手臂搭在膝盖上:“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怎么替你保密啊?”

话音刚落,Olivier就差点儿被突如其来的冲击撞翻在地,Lera飞快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刚才虚弱的样子。她恶狠狠地用膝盖顶着Olivier的肋骨,手掌则虚掐在他的脖子上:“如果你敢说出去,Olivier。”

“怎么,你还给我就地灭口吗?”Olivier向后缩了缩脑袋,“你又不是意大利人,他们那儿的黑手党才这么干。”

他们僵持了一会儿,随后,仿佛意识到Olivier 的话是对的,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把这家伙就地处决永久封口。Lera的肩膀垮了下来,她后退着坐回地上,没好气地回答Olivier的问题:“我和Monika她们一起晨跑,跑的太快所以吐了,就这么简单。”

“吐到痉挛躺在地上起不来?”

“……”

“你的队友,那些俄罗斯人知道这件事吗?”

Lera看了他一眼,慢慢低下头,似乎对隐瞒队友而感到羞愧:“……不知道。”

“那个老家伙也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

“不知道,还有,对Alexsandr放尊重点儿。”

这绝不是跑步跑吐这么简单的事情,Olivier心想,谁没跑吐过呢?在最初参军的时候,他经常被那些有的没的体能训练整到吐,但绝不会吐到起不来——教官踹一脚他的屁股他就得起来了。眼下Lera的情况根本不是由剧烈运动引起的,Olivier迅速思考了许多种可能,其中一种让他不寒而栗:“你,呃,你是不是那个,呃……女生的……”

“生理期?不,当然没有。”

“没有生理期?!”Olivier发出巨大的声音,“那你岂不是怀孕了!果然!”

“Olivier·flament!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叫上俄罗斯人把你拉小黑屋揍上一顿?!”

Lera忍无可忍地踹了Olivier一脚,她有些怀疑这家伙的脑回路到底正不正常,还是被某个同样不正常的德国人传染了。Olivier很快做举手投降状,略微讨好地笑着解释:“我只是开个玩笑,Lera,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好多了?”

“没错,一想到能把你揍一顿我就觉得好多了。”

Lera认真地点点头,紧接着,她看见Olivier收起笑容,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她天生的直觉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毕竟她的病不是秘密,档案上写的一清二楚,就算看不到档案,只要稍微留心一下,就能注意到她主攻的方向和研制纳米机器人的原因。

真正的秘密,是所有人都以为她好了。

“还有其他人知道吗?”Olivier问道,他看着Lera略显憔悴和焦虑的样子,继续猜了下去,“Alexsandr?Maxim?总不能是我们的上级吧?”

Lera摇摇头,她不放心地看了Olivier一眼,在对上法国人诚挚的眼神后,她小声吐出了一个名字:“Kateb知道,我猜。”

Olivier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听到这个名字让他全身都下意识紧绷起来,不过很快,他又放松下肩膀。尽管有私人矛盾,但Gustave的为人任何人都清楚,比起举报Lera隐瞒病情,那家伙现在一定更乐意去着手研究治疗的方法:“我想他在帮你。”

“如果连我都没有解决的办法,他能做多少?”Lera黯然地摇摇头,“而如果他解决不了,我可不相信他还会给我时间。”

“虽然我和他关系不好,但我得说,那家伙最爱搞拯救苍生那一套了。”Olivier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通常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不然你以为我们是怎么吵起来的。”

“既然这样,我还是在这儿把你就地处决了吧。”

“嘿!我好歹也是个专家好吗?”

“高中毕业的专家?”

“……你别光看学历!学历能代表什么!”

Olivier很快就炸毛了,那副装出来的老大哥的架势荡然无存,活像只准备上蹿下跳的大猫咪。Lera好笑地看着他抓耳挠腮又想不出具体怎么反驳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时候只有自己才能挽救自己,你能帮我保密就够了,Olivier,不需要再做其他的。”

Olivier板起脸,明明他自己才是更年长的那个,他可不想让Lera看轻了自己。他拍拍自己的胸膛,做出属于男人的承诺:“老大哥会把你保密,当然——前提是你必须保证在完全康复之前不出外勤,Lera,你不能给你的队友制造任何可能的危险。”

Lera迟疑地点点头,她略微犹豫,在权衡利弊后,她最终痛快地答应了这个条件:“我会找借口申请暂时调离一线。”

“我看怀孕这个借口就不错。”

“滚!”

Lera抬起手作势要打,Olivier敏捷地躲开。他们并排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空调的冷风混杂着夏日燥热的空气一同袭来,交缠在客厅中,较着劲儿拼命试图压倒另一方。最终,还是依靠机械运转的空调略占上风,冷风不知疲倦地吹着,吹走来自大自然孕育的产物。

在人类的智慧发明面前,自然有时也会无可奈何。

也许再过十几年,几十年,大自然的报应会接踵而至,也许人类的科技终究改造不了自然的构造,但那不是他们现在需要面对的,也不是Lera现在需要考虑的。

“我做到过一次。”她说,她曾经成功利用自己的智慧对抗了试图侵害她身体的病毒,也许她不能真正战胜它,也许它总有一天会反噬她,但只要她还活着,她就会不断地与它战斗到底

“现在,不过是再来一次而已。”

 

 

END

 

 

 

一直觉得finka都知道自己的病复发了,还坚持在一线的话就是对队友的不尊重了,万一在战场上发病可怎么办。

调离一线也没什么关系,她在实验室还是可以继续发挥价值的,训练也不必中断,治好了再回战场也不迟。说不好听一点,自己的身体是次要的,真要拖累了队伍那才是大事故。

所以找了个借口私设狮子也知道了。

老大哥来挽救你了!(←并不靠谱的高中学历老大哥x)

 

 

评论(1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