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德搞】好凶好凶的耶格格

*德搞+ Brunsmeier兄弟亲情向,日常欢脱。

*题目有毒,请忽略。

*关于德国幼儿园,只是查阅过资料,如有小错误请忽略XD

 

 

Dominic无比后悔自己的承诺。

在他难得回国休息的日子里,Dominic原本的计划是在家里好好歇几天,为了满足按奈不住想在柏林旅游的Marius,他还特意空出几天来带Marius四处转转,免得他这位说话不过脑子的同事回基地后向其他人抱怨个没完。

然而这一切美好的计划都被他的哥哥,Cedrick给破坏了。

在Dominic回国的第二天,Cedrick便一大早给他打电话,明明Cedrick刚出门上班没几分钟,有什么话不能在家里说完了再走?Dominic严重怀疑他哥哥给他打电话只是为了故意吵醒他,让他放弃睡懒觉的机会。

“Dom,你得帮帮我!” Cedrick的声音略带焦急,还带着跑步后的喘息,“刚刚通知我要加班,下午你能帮我接下儿子吗?我把他幼儿园的位置发给你。”

“为什么是我。”Dominic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还没睡醒的迷糊,每个词的发音都被他拖得老长,“让你同事去。”

“老师看见生面孔是不会把孩子放出来的,有证件都不行。” Cedrick说道,“而你和我长得一样,完全可以装成他爸爸。”

Dominic翻了个身,平躺着举电话太累,他把手机扔到枕头上,打开免提调大音量:“骗老师可不好,Cedrick。”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儿说服力也没有,Dom,我们小时候没少骗老师,而且大多数都是你出的主意。”

“你看,现在我改了,某些人还是原地踏步。”

“别闹了Dom——你忍心让你侄子眼巴巴地看着其他小朋友都被接走,自己孤零零地玩着玩具,一直等到五六点吗?”

“那有什么不忍……”

“当然不忍心!Dom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侄子!!!”

突兀的声音横插进来,尽管Dominic背对着门口,用后脑勺也能想出来闯到他房间的人是谁,他懒得翻身去搭理,而对方似乎不依不饶,大步走到床边揪住他的衣领开始往上薅,试图把他提起来:“你可是他亲叔叔!你不能让你的侄子自己在幼儿园孤零零地等到那么晚。”

Dominic不得不坐了起来,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没好气地盯着Marius:“怎么,触碰到你幼小心灵中的童年阴影了吗?”

Marius被噎了一下,他不甘心地直视着Dominic的眼睛,随后干脆伸手抢过他手里的电话:“接送卡在哪儿?”

“就在客厅的餐桌上。” Cedrick赶紧抓住机会回答道 ,“谢了啊,回家我请你俩吃饭。Dom,记得好好和同事相处,打好关系很重要!”

还没等Dominic回话,Cedrick就已经飞快地挂掉了电话,不给他任何反驳的机会。Dominic嘟囔着抱怨了一句,抬眼看向还站在床边的Marius:“起开。”

“我得盯着你。”Marius理直气壮地说道,“幼儿园一点半放学,你最多再睡十分钟,然后就给我起来去换衣服出门。”

“这儿到底是谁的家?”Dominic忍无可忍地发出抗议,他十分不喜欢Marius这样气势汹汹地命令他的样子。往日里Marius总是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他屁股后面,被骗的团团转还毫无自觉,但今天不知道怎么了,Marius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硬,Dominic心想总不能是他那句童年阴影真的戳到了Marius的痛点了吧?那也太过巧合了。

“不管是谁家,你都不能对你侄子不好。”Marius抱臂宣布自己的底线,“起床!”

“你不起开我怎么起床?”

“哦。”

Marius这才意识到Dominic刚才那句起开是什么意思,他连忙往后退了两步离开卧室,随后又跟守门似的在门口站定。等Dominic慢慢悠悠地从卧室出来,趿拉着拖鞋一副困倦拖沓的样子,Marius忍不住又催促道:“快点儿!”

“急什么,你还要盯着我上厕所吗?”

在Marius做出回答之前,Dominic钻进卫生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上帝保佑,他只是想在休息日里睡个懒觉而已,调整一下紧张工作带来的疲惫,为什么偏偏上天要派一个Marius来折磨他?

不过好在,卫生间能够他暂时清净地躲上一会儿的。为了避免被听出端倪,Dominic打开花洒,水流哗啦啦地冲刷着卫生间地板的下水道口,他自己在浴缸的一角坐下,想要再打一个盹——天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休假日、明明在自己家,他却不得不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那样委曲求全地躲在卫生间里睡回笼觉。

然而Marius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打算,这人简直没有半点慈悲,没过几秒钟,Dominic被门外一声提高声音的警告惊醒:

“我给你计时——!”

 

Dominic克制了好久,才没在自己家里制造出一发血案。

当事人毫不知情地哼着小曲,在吃过简单的午餐后,Marius迫不及待地换上外出的鞋子,催促Dominic准备出门。Dominic没好气地看了眼表,离幼儿园的放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而他们走过去只需要二十分钟。

“你再着急,幼儿园也不会提前把孩子放出来。”Dominic不紧不慢地套上T恤和短裤,走到餐桌旁拿起接送卡看了看。照片上的男人和他原本应该如出一辙,现在却已大不相同,Dominic觉得但凡长了眼睛的人都不会把他们搞混——也许他们小时候、或者年轻的时候会,但现在再也不会了。

照片上的男人笑容温和,眼睛里曾经的锐利和凶悍不知不觉消失殆尽,平稳又幸福的生活让他的眼神变得同样平和, Cedrick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有着一份稳定又安稳的工作,拿着足够全家人生活的薪水,家庭幸福美满,每天朝九晚五地上班,晚上回家和家人享受天伦之乐,没有任何来自生活和经济上的压力。他唯一会犯愁的大概只有他儿子今天又尿裤子了,或者把哪个小朋友推倒了,但那些更像是甜蜜的烦恼,在平淡的生活中激起一丝微小的波纹作为调剂。

他自己又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Dominic抬起头,看向客厅里摆放的镜子。镜子里的人和Cedrick完全不一样,尽管都有着相似的脸,但Cedrick却已经开始发福,Dominic还保持着略微消瘦的身材和脸型,身体因为长期锻炼依然保持着肌肉紧凑的状态。他很久没有开怀大笑过了,脸上总是带着一副没好气又不耐烦的表情,阴沉沉的眼神像是随时随地要掏出一把小刀进行抢劫一样——这根本不能怪他侄子总是害怕地躲着他。

Dominic甚至不确定他侄子愿不愿意跟他走。

这才是他拒绝帮这个忙的原因,Dominic叹了口气,他哥哥家的小男孩小时候一见到他就哭个不停,有一次Cedrick恶作剧地让Dominic假装自己,去逗还在婴儿床里的儿子玩。Dominic不情不愿地照做了,然而他刚把孩子抱起来,小婴儿顿时爆发出一阵惨绝人寰的嚎哭,一边还用含糊不清的发音尖叫着抗议:爸爸凶!不要这个爸爸!

在被哭了一身的鼻涕和哈喇子之后,Cedrick姗姗来迟地前来救场,他抱走自己的儿子,轻晃地哄着他。小家伙趴在爸爸身上看了看Dominic,又看了看自己的亲爹,果断选择一扭头趴在亲爹肩膀上,抽噎着打嗝,屁股对着Dominic,仿佛自己挨了天大的欺负。

面对Dominic的尴尬,Cedrick搂着儿子强行解释道:一定是你身上的气味不对,小婴儿的鼻子很灵敏的,你多在我家待几天他就熟悉你了。

Dominic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的手腕,袖口带着浓重的烟味,还混杂着机油的味道,总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过刺激。他又凑过去闻了闻Cedrick的肩膀,Cedrick身上带着婴儿的奶香,还有洗衣粉的清香,显然——他的哥哥没少为儿子洗尿湿的床单。

最终,Dominic因为在哥哥家待了太久,带着一行李箱小孩子的奶臭味回基地时,被德国同僚集体嘲笑了好几天。

当时嘲笑他的当事人之一,Marius,正兴致冲冲地在门口看着他,像是一只准备出门的小狗,焦急地原地摇尾巴。Dominic突然发现他不但要承担接侄子的任务,还要承担遛Marius的工作,也许他该买两根牵引绳,一手牵一个,免得跑丢了。

他抬手示意Marius再等一会儿,Dominic把接送卡放进兜里,慢慢悠悠地换上运动鞋,顺手从鞋柜上方的钩子上取下一顶儿童棒球帽,扣在Marius头上:“戴着,他喜欢这个。”

“老实说,我觉得你侄子挺喜欢我的。”Marius整理整理帽子,大言不惭地说道,过小的帽子在他的大脑袋上斜斜地歪着,根本戴不进去,看上去颇为滑稽搞笑,“你看,这几天他总是来找我玩。”

Dominic白了他一眼:“搞清楚,他叫的Jager是我家狗,不是你。”

“一样,天下Jager一般亲。”

好吧,这下Marius自己都承认了这件事,Dominic感觉自己真的是要出门遛狗了。

 

从家走到幼儿园的距离不远,Dominic揣着兜信步闲庭地溜达,倒是Marius走的很快,总是超到他前面,又不得不停下来等他。他们之间像是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制住,谁也不能离开谁,尽管Marius总是愿意做窜出去的那个,但也总会在Dominic离他太远的时候停下来等等他。

他们出来的太早了,Dominic故意磨磨蹭蹭的,他们走到幼儿园门口时,离放学还有足足半个小时。孩子们应该正在吃午餐,Dominic站在幼儿园门口的马路对面,无奈地看着Marius:“你看,来早了。”

“我们可以等半个小时。”Marius认真地回答,拉着Dominic躲到树下的阴影里,“但绝对不能让孩子等我们半个小时。”

“我打赌,Cedrick经常让他等不止半个小时。”

“那是他爸爸,你是他叔叔。”

“我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

Marius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什么但无法说出口似的,他转头看了看幼儿园空荡荡的大门口,又抬起视线,透过玻璃看着楼里孩子模糊的身影:“没有爸爸接已经很可怜了,Dom。”

Dominic哼了一声:“看来你的童年相当悲惨。”

“不,我小时候有校车可以送我回家。”Marius摇摇头,“我叔叔从来不管接送这件事,哪怕,呃,车坏在了半路上,那时候也没有手机。”

“所以还是很悲惨。”

“只有那一次!”

在Dominic怀疑的打量下,Marius不得不继续承认道:“好吧,还有班车迟到,或者我没赶上班车的情况。”

“你叔叔就一点儿不担心你一个小屁孩走丢了吗?”

“他很忙啊。”Marius无辜地眨眨眼睛,仿佛对被忽视的童年并没有什么格外的不满,“但是你一点儿也不忙,所以你不能让你的侄子等你。”

Dominic不知道Marius是怎么做到瞬间把话题转移到这上面来的,但他决定小小地满足一下Marius的愿望。

 

“Streicher叔叔!”

小男孩迈着小短腿,颠儿颠儿颠儿地扑向Marius,一手抱住他的脖子,手脚并用地往他身上扒。Marius手忙脚乱地把接送卡塞进裤兜里,一手托住小男孩的屁股,稍微用力把他抱起来,一边还不忘向负责老师道谢。小男孩咯咯地笑个不停,趴在Marius身上要求骑到脖子上去,小腿踢来踢去,一张和Dominic相似的小脸猛地凑过来,啪地一声在Marius脸上留下一个响亮的吻。

Dominic倚在大门口看着,骑在Marius脖子上的小男孩很快发现了他,羞涩地笑着对他打招呼。Dominic挥手示意,随后目光下移,看见Marius艰难地从人群里挤出来,走到Dominic身边后,Marius蹲下来把小男孩放到地上。

Dominic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刚从幼儿园出来的家伙,一手牵起一个:

“回家。”

“——Marius你就蹲着吧,我看这高度挺好的。”

 

与此同时,远在彩虹基地的Elias和Monika分别收到一张照片,照片中幼儿园的大标牌占了一半,在剩余的部分里可以看到,Marius兴冲冲地走进一家幼儿园,只留下一个兴高采烈的背影。

发件人来自Dominic:

<人尽其才。>

 

 

END

 

 

 

所以耶耶是被班迪骗进去留黑历史的嗯x

 小声)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帽子丢了。

 

广告:欢迎约稿

评论(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