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西

衷于微草,忠于微草,终于微草
R6主推盾狮奶饭闪饭德搞
两个魔道倍儿牛逼,微草永远争第一!
深蹲微草坑,高王不拆;漫威贾尼盾冬,AC杂食,R6杂食(盾狮不拆,其他随意),ss杂食(主冰原师徒组)

【盾狮黑】薄荷茶

*大盾狮子黑人妹友情向。

*感觉黑人妹和狮子都是大盾的朋友这个官设挺有意思的,脑补了一个大盾拉着他俩坐一起喝茶聊天的故事。

*第一次写黑人妹,可能ooc注意。

 

 

“我听说在我来这儿之前,测试护盾的工作是你负责的。”

“噢,是的,Elias不喜欢这样的盾牌,他嫌它拖累了他的速度;Shuhrat倒是很有兴趣,但是Emma摸不透他的脾气,合作起来比较麻烦——你知道Emma认识我更久一些。”

Olivier推开家门的时候,就看到Gilles和那个新来的家伙围坐在餐桌旁,面前摆着一个茶壶和两套精致的茶杯,中间的盘子里甚至还放着几块小曲奇饼干。

他们很快注意到了这位“不速之客”,Olivier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他冲Morowa点头表示欢迎,随后便扯开嗓门不可置信地冲Gilles大声嚷嚷:“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套玩意儿?认真的吗,下午茶?”

“我只是尊重客人的习惯。”Gilles从容地回答,对Olivier的聒噪习以为常,“过来喝一杯怎么样?薄荷茶的味道很不错。”

Olivier露出十足嫌弃的表情,他梗着脖子拒绝,转身走向客厅角落里的咖啡机:“我就是渴死、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喝一口薄荷茶。”

“这话和Elias如出一辙。”Gilles耸耸肩,转向Morowa,冲她挤了挤眼睛,“他说他就算被子弹打烂腿,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拿一次伸缩护盾。”

“啊哈,你怎么不跟他提上次他们那位德国飞行员差点儿被截肢的事儿。”Olivier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咖啡胶囊,抽出咖啡机的凹槽放进去,随后启动咖啡机,把马克杯放在接口底下,“Evans——我可以这么叫你吧,女士?——你大概不知道那件事。手术开始前我们就告诉过Marius,为了隔绝奇美拉感染,我们很有可能会把他的腿截掉。在麻醉还有效的时候,Elias骗Marius说他的腿没有了,于是我们就有幸看到了两个德国人在病房里抱头痛哭的场景。”

Morowa一脸冷漠,似乎对Olivier讲的故事一点兴趣也没有,伴随着咖啡机嗡嗡的响声,Olivier端着杯子走到餐桌旁,拉开椅子坐到Gilles身边,一边忙着往咖啡杯里加糖一边问道:“所以你们在讨论护盾的专业问题?”

“不,只是随便聊聊。”Gilles摇摇头,向后摊靠在椅背上,“毕竟今天是休息日。”

“也是,我就说Emma的发明不可能出任何问题。”

“是吗,我怎么记得上次看见她在修你的无人机?”

“那是我自己弄坏的,不能算在她头上。”

“你终于承认这件事了。”

“嘿!我用了快半年,它坏一次不是很正常。”

在Gilles面前,Olivier总会变得比平日里更健谈一些,但是这份活跃并不讨Morowa喜欢,只不过在别人家里,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下头专注地喝完茶杯里的茶,意外发现Gilles泡茶的手艺不差。

“虽然你们已经在会议上见过面了,还是介绍一下吧。”

仿佛是注意到了Morowa的不耐烦,Gilles结束了和Olivier的打趣,他拍拍Olivier的肩膀示意这头大狮子有点礼貌:“这位是Morowa,控制暴动的专家。”

“你的新朋友不错。”Olivier评价道,他主动伸出手,手掌上还带着热咖啡的余温,“Olivier·Flament,CBRN单位,也是Gilles的……”

“室友。”

Olivier利索地冲他的长官比了个中指。

Gilles露出计划得手的笑容,他总是喜欢在私下里有意无意地逗逗这只狮子,看着他气到跳脚又无可奈何。更何况,Olivier并不会因此而心碎,他顶多会盘算着一些小阴谋,用一些幼稚的小手段来报复Gilles的“无情”,给他们紧张的生活里添一丝乐趣。

“既然你总说我们不在一个领域工作,那么显然我和专家Morowa更有的聊。”Gilles耸耸肩,“就连我们的作战方式都十分相似。”

“我可不愿意拎着那么大个盾牌走一天。”Olivier皱起鼻子,这是他表达嫌弃时习惯的表情,“你该小心点儿肩周炎,或者哪天年老体衰不小心脱臼。”

“会脱臼没准儿是因为你把盾牌当铁饼使了。”

Morowa插了进来,作为同样的盾兵,她有资格反驳Olivier的挑衅:“掌握正确的姿势就不会出问题。”

Olivier张了张嘴,没想好怎么回答,他习惯和Gilles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嘲讽斗嘴,却从来不会和其他人也这样做,那是他知道因为只有在Gilles面前,他才能被宽容地允许展现他性格里有缺陷的那一面。他转头看了看Gilles,对方并没有给他许可的指令,于是他乖乖收敛起那副不正经的语气,干巴巴地笑了一声:“你说的没错。”

“谢天谢地,我总是被这家伙挑衅。”Gilles做出松了口气的表情,“你看,我和Morowa确实有很多可聊的,至少她帮我解决了某些人目中无人的问题。”

去你的,Olivier在桌子底下踹了Gilles一脚。

Morowa似乎对此信以为真,她的目光在Olivier和Gilles身上来回扫了两圈,提出了属于自己的建议:“如果他不懂得什么叫做尊重长官,为什么你不直接揍他一顿。”

已经有人替我做过这件事了,Gilles心想,但他没说出来。眼看Olivier就要拍桌而起,他连忙补充道:“暴力只能解决大多数事情。”

“我以为彩虹存在的理念就是以暴力对抗暴力。”

“那是对我们的敌人来说。”Gilles胡撸一把Olivier的头发,试图安抚这头开始呲牙的大狮子,“对于我的朋友,我想一把猫薄荷或许就够了。”

在Olivier反应过来之前,Gilles已经用另一只手拎起茶壶,毫不客气地把一壶热乎乎的薄荷茶倒进了他刚刚喝完咖啡的马克杯里。

 

 

END

 

小片段:

关于G(和谐)8和G(和谐)20峰会:

“2011年是最繁忙的一年,上半年刚担任完G(和谐)8的安保,下半年又要负责G(和谐)20。”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很忙,要知道我和Gilles是一起去的,但是我印象里几乎没什么事情要做。”

“那是因为峰会很安全,压根没需要CBRN出场,你们整个小组从开始到结束都坐在空调房里喝咖啡。”

“而你就得举着个盾牌站在外面被太阳晒掉一层皮,我记得每天回住所后你那身衣服都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说真的,制服一身黑不溜秋的热不热,谁设计的,多大仇。”

“热的是工作热情。”

“你这笑话真冷。”

“你呢,Morowa?我记得2009年是开在伦敦。”

“没错,但是2013年在北爱尔兰的那次我也去过,让人庆幸的是我没有一直坐空调房。”

“嘿。”

“你看,Olivier,你甚至不如一个姑娘。”

“那是上级的安排,又不能怪我!”

“好吧,那如果你也能出来……”

“让我穿着那么厚的防化服在太阳底下晒上一整天?别想,有空调房为什么不要。”

 

 

ENDX2

 


打个广告,开了个提问箱,欢迎提问www会统一整理然后回答!

地址走:提问箱点这里!


一直想写这三个人!看到资料里Gilles愿意测试新的盾牌也太可爱了,忍不住脑补他测试的时候控制不好距离,电到了推门而入来找他的狮子(x)

旁边负责实验的电车(笑爆

三人组感觉也蛮可爱的,大盾和黑人妹狮子都是朋友的话,没准儿私下里会介绍两个人熟悉熟悉,狮子梗着脖子:我就是从这儿跳下去!也不和英国人做朋友!

可是黑人妹并不属于SAS啊XDD

同样和某英国人玩到一起的rook:诶我觉得英国人很好相处啊。

狮子,败。

 

总之就是一直想写一个盾狮黑三人组喝茶的故事!虽然没有写出想要的效果但也算是填坑惹!

黑人妹的性格真的不太好把握……写的不好请见谅QAQ

 

G(和谐)8和G(和谐)20在2011年都在法国举办,一个是五月一个是十一月,既然资料里写他们两个都有讨论,没准儿大盾一年去了俩2333(也可能是去过之前的,这里就不搞太多私设啦)

顺便这两个会居然是敏感词,我也是迷醉……

 

最后薄荷茶真的巨好喝!!无敌好喝!!喝过一次之后满脑子都心心念念那个味道wwww



评论(5)

热度(30)